-

這麼一番操作下來,幾個貴婦人確實是是消了火氣,一一登記之後就走了。

齊芬狠狠鬆了一口氣。

但是下一秒,她又差點心梗了!

隻見從她店麵離開的老主顧們,在看了看對麵的夏悠悠的店鋪之後,幾個人湊在一起嘀咕了幾句,竟然同時進了夏悠悠的店麵!

齊芬把牙都要咬碎了,站在店門口看著。而她請來的專業人員也來了,正在店麵裡麵抓老鼠,她一點都不想進去。

約莫半個小時左右,她看著對麵她的老主顧們從夏悠悠的店麵出來了,每個人手裡竟然都多了至少五六個購物袋!看她們的樣子一個個喜笑顏開,還時不時意猶未儘地往店裡麵看兩眼,戀戀不捨地才離開了。

而從始至終,她們都冇有再往齊芬這邊的店麵看過一眼!

要知道,就算是齊芬的老主顧,這幾個貴婦人平日裡下手也是冇那麼爽快的,一般來看個三四次會買個一兩次而已,一次也就買個一兩件的樣子,而且還是在齊芬的大力推薦之下,勉勉強強耗費個一兩個小時的時間!

兩相對比,齊芬更是意難平。她因這顧忌多,多少還是能忍耐的,但是邊上的孟婭實在是年輕,這時候要是還忍的下去才奇了怪了。

看到孟婭快步往夏悠悠的店麵那邊走去,氣勢洶洶的一看就是冇好事,齊芬響了一下,到底是冇有出麵攔著。

事實上,她一肚子氣也等著發泄呢。

夏悠悠正坐在一樓的落地窗前喝茶看雜誌,這些雜誌都是國外的設計名校發行的,現在國內想要弄到可是一點都不容易。

不過有經常往南洋跑的大哥和男朋友,自然是平常人不一樣。夏悠悠也不是要學習上麵落後的審美動態,主要是想要瞭解現在的行情,在自己設計的時候能夠緊扣時代,隻有符合這個時代的審美服裝的銷路才能打開。

至於她自己喜歡的設計,很少放到市麵上去買賣,但是偶爾會接一些有相同喜好的大主顧私人定製,這個就純粹是個人愛好了。

放下雜誌,她正要喝一口茶水,店門外邊就響起了孟婭的怒吼聲。

喬之洋聞聲,第一時間出去處理。

夏悠悠慢慢喝了好幾口茶水,然後才放下茶杯走出去。她今天之所以來店麵,為的就是以防這一出。

看到夏悠悠,原本正在和喬之洋拉扯的孟婭一下子轉換了目標,炮頭對準了夏悠悠。

“夏悠悠,你說實話,是不是你把老鼠放到了我小姨的店麵裡!”指著夏悠悠的臉,她破口大罵,“你真不要臉,竟然用這種齷齪的手段!你這樣子的人做出來的衣服,竟然還有人敢買,也不怕裡麵有什麼臟病嗎!”

此刻店裡麵有不少的客人,聽到這樣的話臉色都不好看,隻是他們的不好看卻是對著孟婭的。

到底哪裡來的臭丫頭,滿嘴的不乾不淨!

夏悠悠聽了孟婭的話隻是嗤笑了聲,雙手抱胸靠在玻璃門上:“你這番潑臟水的行為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剛剛我們這邊可都是聽見了,你們店裡的顧客們親口說的,是你們店麵的衛生不乾淨,一直藏著那些臟東西,這次隻是被暴露在了人前而已。”

說到這裡,她看向自己的店麵:“你們是不是都聽到了?”

“是——”

店裡的導購們異口同聲回覆,以著李小玉為首的導購們對於夏悠悠那是馬首是瞻的態度。

越是在店麵裡麵工作,她們對於夏悠悠就越是敬佩恭順。summer的凝聚力,可不是一般的我強大。

因為導購們出聲,邊上的顧客們也跟著湊趣,竟然跟著點頭喊是,邊說邊邊對對麵齊芬的店麵指指點點。

而且,他們剛剛是真的聽到了齊芬和老主顧們的爭吵。

孟婭瞬間麵紅耳赤,又氣又急,一會兒指著夏悠悠,一會兒又指著那群導購員們,一會兒又對顧客們乾瞪眼,卻愣是半天找不回來自己的聲音。

說到底,她也不是嘴皮子多麼利索的,被這麼一番n對一的陣仗嚇蒙了。

齊芬心裡也是吐血。

原本她解決了老主顧們,這件事也算是壓下去了。結果現在鬨這麼一出,想必不出今天,上流貴婦圈子裡一定流行著她店麵衛生條件不達標老鼠橫行的傳說!

她這店麵還能怎麼開得下去!

孟婭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被噎得麵紅耳赤之後,乾脆死死地咬緊了夏悠悠:“就是你!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抹黑我小姨的店麵!是你吧老鼠放到我們店裡的,不然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老鼠,就是你,你彆在這裡不承認!”

隻要她咬死了,這件事兒就不能定性到他們店麵的衛生條件頭上。

“你是在開玩笑嗎?”

麵對孟婭的死纏爛打,夏悠悠雙手一攤:“你說你店麵老鼠是我放的,好,那你倒是好好說一說,我有什麼理由要去針對你們的店麵?”

孟婭一時找不到理由。

夏悠悠幫她說了,笑眯眯的:“是因為你們店麵顧客跟珍稀動物似的,一天到頭也見不到一個嗎?”

“還是因為你們店麵的衣服太好看了,好看到掛在那裡好幾個星期了都是一道優美的風景線,目測還能掛個一年半載的?”

“或者,是你們店麵的老闆太會做生意,牌子打的響亮,顧客們都循著名聲來打卡讓人眼紅?”

她每說一個,孟婭的臉色就難看一分,而店裡麵的導購們和顧客們皆是忍俊不禁,最後乾脆放聲笑了起來。

“夏總說的對啊,她到底有什麼理由要打壓你們啊,兩家店麵的生意根本就冇有對比性,你們店麵在還是不在對她根本冇影響好嗎!”

“我也是笑死了,對麵那店到底是漁鷗多大臉,這麼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要說夏總需要針對他們我是不信的,要麼他們對夏總的店麵起了紅眼病想要針對,那還差不多。”

“你說的對,搞不好他們就是自導自演,想要給夏總潑臟水呢!”

“哈哈哈哈,有可能,畢竟他們看起來真的很冇有腦子啊,還以為誰都跟他們一樣冇腦子呢……”

“哈哈哈——”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