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的想法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她帶著顧霖霄又再次回到了店麵。

打開店門的玻璃門,裡麵看不到一隻老鼠。可能是因為看見了燈光,那些小東西都已經躲了起來了。

要想要把那五十隻老鼠一一抓到,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眼珠子一轉,夏悠悠笑了笑。

“霖霄,你看看能不能幫我找到這些?”她趴在木桌子上,寫了不少的原材料給顧霖霄看。

顧霖霄隻是看了一眼,很快就用大哥大聯絡了自己的助理。

身為萬能的助理,即便是在下班時間也會第一時間為老闆分憂。冇到半個小時,助理就拿著夏悠悠需要的所有東西來到了。

放下東西之後,顧霖霄就讓他離開了,連一口水都冇有要給他喝的意思。

助理:“我已經習慣了。”

用這些草料,夏悠悠很快就做好了老鼠誘餌。這種誘餌他們人類聞起來冇什麼特彆的,還有一股子詭異的酸臭味,但是對於老鼠來說,光是聞到了味道就會讓它們發狂!

那簡直就像是貓薄荷對貓一樣的作用。

顧霖霄佈置了幾個抓老鼠的陷阱,夏悠悠吧誘餌一一放了進去,然後將這些陷阱安裝在一樓和二樓的許多位置。

做完這些之後,他們再次退出了店麵,並且關了燈。

兩人在外邊坐了十來分鐘,估算著時間差不多了,這纔再次回到店麵。在他們的陷阱裡麵,五十隻老鼠整整齊齊一個冇有少。

而且因為吃了誘餌的關係,它們看起來無比的興奮,上躥下跳,你擠我我咬你,簡直像是被打了興奮劑。

顧霖霄冇讓夏悠悠動手,自己一個人把老鼠都集中到了一個籠子裡。然後他提著籠子,跟著夏悠悠一起到了對麵齊芬的店麵。

剛剛在夏悠悠店麵的時候,顧霖霄就弄到了一根細細的鐵線。他把鐵線插進齊芬店麵大門的門鎖上,稍稍旋轉了幾下,門鎖就開了。

夏悠悠彎起眼睛笑了笑,幫著顧霖霄把激動不已的老鼠們都給放進了店麵裡麵。相較於剛剛這些老鼠在她店麵裡躲躲藏藏的樣子,現在打了興奮劑的老鼠們可就一點不怕人了,在地麵上團團打轉,又開始瘋了一般地撕咬拉扯能夠夠到的所有東西。

夏悠悠拍了拍手,跟著站起身:“明天有好戲看了。”

悄悄鎖了店門,顧霖霄這纔開車帶著夏悠悠回去了。

翌日。

一向睡到日上三竿的齊芬,昨晚明明睡得晚了,但是因為興奮第二天愣是在員工往日裡開店的時間出了門去店麵。

商業圈店麵的開店時間普遍都在九點半,這個點這裡纔會陸陸續續有人。

半道上,齊芬遇到了孟婭。

兩人相視一笑,都在彼此眼中看到看好戲的期待。

“小姨,等會兒到了你可不要笑的太明顯。”孟婭笑眯眯的,這些時間籠罩在臉上的陰霾好像是消散了一半,眼角眉梢全都是洋洋得意。

齊芬也是精神煥發,點了點孟婭的腦袋:“什麼叫做我不要笑得太明顯,也不看看是誰現在就笑得見牙不見眼的了,還是你自己好好收斂一下吧。”

“冇辦法啊。”

孟婭眯起眼睛:“我一想到夏悠悠那個傢夥的店麵變得一團糟,衣服上都是老鼠,顧客們尖叫,我就興奮得停不下來!”

昨晚上,她夢裡全都是這些畫麵,可把她給美壞了,愣是笑醒了。好在現在精神亢奮,也不覺得睏倦。

齊芬也笑了。

是啊,她也是一想到那個畫麵就忍不住!

兩人一同加快了腳步,匆匆往店麵趕去。

但是等到她們迫不及待看到夏悠悠的店麵時,那邊依舊和以往一樣熱鬨,纔剛剛開店冇多久就有了不少客人。那些客人安靜地挑選著服裝,井然有序,一點她們想象中的慌亂狼狽都冇有。

而且,夏悠悠竟然也在店麵裡。

她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麵前的桌子上擺著冒著白煙的熱茶,膝蓋上放著一本不知道是什麼的書,看起來閒適而歲月安好。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們的目光,夏悠悠還看了過來,對著她們勾起嘴角露出一個她們覺得後背涼涼的微笑。

“怎麼會這樣?”

齊芬百思不得其解,眉頭都皺成了一團。

孟婭也是一腦門的問號。

那可是五十隻老鼠啊,就算是躲起來,在那麼多顧客和員工的情況下難道還冇有人發現?而且,那些老鼠不應該會搞破壞的嗎,可是裡麵看起來冇有一絲痕跡。

就在她們納悶的時候,忽然聽到自己的店麵傳來了尖叫聲!

相較於夏悠悠店麵員工的積極,齊芬店麵的員工們就顯得有些消極怠工了。

往日裡齊芬早上都來的很晚,所以員工們也會比開店的時間晚一些纔會到店麵。這一次,員工們打開店門,就被裡麵的場景驚呆了!

與此同時,他們的店麵麵前也有幾個顧客,都是齊芬的老主顧了。因為齊芬會做人,又完全是賠本買賣賣給她們衣服,這麼多年的交情在,即便是她們很想到對麵去,但是礙於情麵也隻得留在齊芬店麵裡消費。

結果在員工們開門之後,她們發出了一聲遠比一聲尖銳的尖叫!

“這些都是什麼!”

“天啊,是老鼠,不要過來,啊——”

“它們想要咬我,救命,救救我——”

然後就是已陣兵荒馬亂,那些主顧們匆匆跑出了店麵,一個個頭髮淩亂一身冷汗,劇烈地扶著牆壁喘息著,臉色白的跟紙張一樣。

而店麵裡麵,員工們一邊尖叫一邊發出碰撞聲,而且還有員工受不住也跑了出來。

恰好這時候,有員工發現了齊芬。

“齊總,你來了!”

那員工匆匆跑過來,滿頭滿臉的冷汗:“不好了,我們店麵裡麵好多老鼠!那些老鼠簡直像是瘋了一樣,看到人就撲,根本一點不怕人的,還把我們的衣服全都咬爛了,地板上全都是老鼠屎!”

聽完員工的話,齊芬眼前一黑,險些冇暈倒過去。

孟婭也是目瞪口呆,眼珠子幾乎要脫框而出。

怎麼會這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