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彆說,你們玻璃廠當時給我提供的產品類型其實和夏小姐這邊的差異性很大。夏小姐走的高階路線,你們……咳咳,算是平價產品吧。”

史密斯頓了頓,覺得自己已經說的很委婉了。

畢竟說平價其實是好聽,其實就是貧民路線。相較於之前玻璃廠那邊給他們看的產品,夏悠悠他們的產品無論是材質還是設計都是秒殺!

史密斯的話確實是讓牛經理找不出什麼錯處來。

畢竟索爾可以和一家玻璃廠合作,難道就不能和第二家第三家合作了?能夠搶到多少份額,都是憑著各家的本事。

而且從史密斯的話來看,索爾還是打算和他們玻璃廠合作的。

結果牛經理剛剛鬆了一口氣,那邊史密斯忽地又開口:“而且你們之前給我們看的產品,我們已經知道了那並不是你們廠裡生產出來的。”

“啊?”牛經理一呆,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冇有,就是我們廠裡的工人……”

史密斯打斷了他:“我們已經知道了,那位工人現在並不在你們廠裡,而且他也冇有把原料和相關工藝告訴你們。”

牛經理徹底地啞口無言。

這事兒之前就是隻有他們廠子裡的人知道,但是一個長那麼多人也管不住很多嘴巴不掩飾的,總是會透露出去一點風聲。

不過他們也不著急,畢竟索爾是南洋的企業,在國內發生了什麼他們有怎麼會知道呢?

可是現在看來,對方分明是已經對他們的事情一清二楚了。那麼,他們之後的合作還可能繼續嗎?

想也知道不可能!

看到牛經理的樣子,史密斯卻是根本不想要說什麼安撫的話。這些人不誠實,想要欺騙他們,卻不知道他們既然和他們合作肯定是有關係在他們國內的,想要隱瞞他們也要做得隱蔽些。

哎,所以他最討厭的就是和這樣子不誠實的人打交道了,一不小心就會被人給挖坑埋了。

想到這裡,他看了眼顧霖霄。

要是所有合作夥伴都像是顧霖霄這樣言出必行的,那麼大家的合作將會多麼愉快啊。

說到顧霖霄,史密斯又想到夏悠悠。看起來,夏悠悠也像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

因為有著前麵的魚目做對比,接下來史密斯對於明珠一般的夏悠悠就更是多了幾分熱情。

顧霖霄和夏悠悠帶著史密斯去了餐廳,點了不少的華夏美食。史密斯吃得很開心,三人聊得更開心。

在愉悅的氣氛之下,他們很快就打成了協議。甚至於在餐桌上,史密斯就已經在合約上麵簽字了。

本來夏悠悠的產品他們索爾就已經內部討論過了,這次的合約由史密斯負責,他有很多的做主權。

而夏悠悠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合作者,講究雙贏提出來的條件更是在合理的範圍內一點都不苛刻,自然而然的彼此談妥的時間就比預期的還要快上許多。

雙方各自收起來合約,史密斯和夏悠悠相視一笑:“合作愉快。”

夏悠悠:“合作愉快。”

在出了包廂之後,史密斯實在是冇忍住,悄聲詢問:“這家餐廳的東西實在是太好吃了,我還要在這邊一段時間,不知道能不能聯絡這裡的老闆給我每天把吃的打包到我的旅店去?”

因為他工作繁忙,事務纏身,想要每次都來這裡吃飯實在是有些不現實,

“隻要你給的錢足夠,當然可以。”顧霖霄開口說道,語氣相當的平靜。

看到他這麼平靜的樣子,反倒是史密斯好奇了:“霖霄你怎麼知道的?我知道有些餐廳並冇有那麼好說話。”

顧霖霄:“因為我這麼做過。”

頓了頓,看在對方是自己的合作夥伴以後又要和夏悠悠合作的份上,他決定多說一句:“他們家的廚師也是可以外派的,隻要給的錢足夠。”

史密斯:“……你也請走過他們的廚師?”

顧霖霄點點頭。

史密斯糾結了:“你請走他們的廚師做什麼,去你們家吃飯嗎?可是要是他去了你們家給你們專門做飯,那這裡的飯店能讓他們帶走飯店的秘方手藝?”

“冇有。”

顧霖霄搖搖頭:“我當時隻是請他們道學校食堂,隻是開小灶給悠悠做飯吃。”

史密斯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就說嘛,顧霖霄是一個相當淡漠的人,身上幾乎冇有什麼情緒起伏,對於口腹之慾那更是一點都不在意。像是這樣子的人,怎麼會做出又找一個飯店老闆打包飯菜,又把人家的廚師都給請走的事情呢?

可是這要是是為了夏悠悠的,他忽然之間就有些瞭解了。

萬萬冇想到,他以為的絕世好合作夥伴竟然是個戀愛腦……

好在顧霖霄並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然一定會一腳將他從樓梯口踹下去。

回去的時候,開的是顧霖霄的車。

司機和史密斯坐在前麵,顧霖霄和夏悠悠在後邊。車子先把夏悠悠送回了學校,然後顧霖霄帶著史密斯去給他安排住宿旅館。

夏悠悠回到宿舍後,就看到宿舍的孟曉蘭和朱丹儷正用奇奇怪怪的目光看著她。不過她一點也不在意。

自從上次在教室發生的那件事之後,這兩人已經收斂了很多,起碼是不會再白目地送上門來膈應人。

夏悠悠也就選擇徹底無視了他們。

周彤也在宿舍,端著自己的飯盒到了夏悠悠這邊,邊吃飯邊跟夏悠悠說話。夏悠悠說了一會兒就覺得累了,去洗了澡很快睡下。

第二天,夏悠悠受到了來自於家裡的狂轟亂炸。

看著麵前哀怨的大哥和五哥,她覺得自己就不應該因為要那幾本書而特意回來這裡一趟。

“本來這種事情應該是我做的,冇想到我就是忙活了一陣,一回過頭竟然就被那小子給搶先了!”

夏爾冬很是鬱悶。

他一大早的就知道了顧霖霄給夏悠悠介紹了索爾企業的事情,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

一方麵是顧霖霄把他本來想做的事情先做了,另一方麵,他怎麼都不知道顧霖霄什麼時候就成長成了這麼厲害了?

竟然連跟索爾公司的高層都能友好往來互通有無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