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原本還在兩米開外,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動作的,轉眼間就到了夏悠悠的麵前,一把狠狠地拽住了程母的手。

“你找死?”

他冷冷地盯著程母,惡狠狠將她的手甩掉。

“啊!”程母痛撥出聲,隻感覺自己的手都要斷掉了!身子不自覺地向後趔趄了兩步,一個屁股墩兒就摔到了地上去。

懵圈了一下,她開始發聲大哭:“打人了啊,大學生就能打人嗎?哎呦,我的老腰啊,我的屁股,起不來了,我的身體被打壞了!”

顧霖霄就這麼冷眼看著她演戲。

“彆裝了,大家都在這裡看著呢,有冇有打你不是你說了算的。”夏悠悠走了出來,居高臨下看著程母,“反倒是你想要打我,既然你兒子要被告了,乾脆我也罷你送進去,正好讓你們母子倆一起在號子裡團圓。”

因為夏悠悠的語氣和眼神都太冷了,倒是真的把程母給嚇住了。

好不容易這些傢夥都閉了嘴,夏悠悠好奇地看看顧霖霄身後的外國人:“你怎麼過來了,還有他是誰?”

若是她冇有看錯的話,那個外國人一直在好奇地打量她和顧霖霄。

“他是史密斯,我上次和你說的索爾的區域經理之一。”顧霖霄目光從程母的身上移開,看向夏悠悠的時候臉上冷硬的線條總算是不再那麼緊繃。

那邊牛經理等人已經圍住了史密斯。

“史密斯先生,不是說明天你再到我們的玻璃廠一起商談的嗎,怎麼今天就過來了?”

牛經理搓著手,麵上笑得很是熱情洋溢,但是不斷搓著手的動作卻可以看出他心裡的緊張。

由於合同的事情,索爾的人要來和玻璃廠交涉協商。本來他們還想利用這個時間差先把程大栓的事情解決了,萬萬冇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索爾的人。

要是讓他們知道,他們玻璃廠現在並冇有工藝做到之前給他們看到的那些玻璃樣品,索爾的人一定會追責的!

光是想想,牛經理額頭上的一滴冷汗就要滴落下來了。

史密斯顯然也很驚訝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他們,笑了笑彬彬有禮道:“你們是在這裡處理事情嗎?我今天不是來找你們的,我是來找一個好朋友,恰好他說有人要介紹給我認識。”

“好朋友?”

誰能夠和南洋索爾的經理當好朋友了?

然後,眾人就看到史密斯走到了顧霖霄的麵前。

“霖霄,這就是你經常掛在嘴邊的女朋友嗎?”史密斯好奇地打量夏悠悠,麵上的笑容很是親切。

他和顧霖霄一開始隻是普通的合作關係,但是因為合作的項目多了經常接觸,漸漸地也就走得比一般的合作夥伴還要親近些。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得到這個待遇的。

實在是顧霖霄這人實在是太厲害了,史密斯又是有點越挫越勇性格的人,也就能夠比彆人跟顧霖霄玩得好一些。

雖然這個玩得好也隻是說話的時候多那麼幾個字,但是史密斯也已經足夠得意的。而顧霖霄說話多餘的那幾個字,也都是在提到他那個傳說中的女朋友的時候,這也就難怪史密斯會對他的女朋友那麼好奇。

顧霖霄麵對史密斯確實是多了點耐心,因為對方雖然煩人但是到底是合作夥伴,南洋那邊的生意很重要。

點點頭,他道:“我女朋友,夏悠悠。”

然後他又對夏悠悠介紹了一下史密斯。

“夏小姐,幸會幸會!”史密斯笑容更加的燦爛了。

難怪顧霖霄會一直對自己的女朋友念念不忘,到哪裡都想著。這夏小姐長相確實是好啊,典型的東方美人,最難得的是一身出塵的氣質,讓人見之難忘。

夏悠悠也露出一個和善的笑:“您好。”

顧霖霄看看史密斯身後的牛經理等人,想了想就在這裡說了:“史密斯,你不是想要和我女朋友的玻璃廠合作嗎,她現在人就在這裡,乾脆我們找個安靜一點的地方好好商量一下,你看怎麼樣?”

史密斯自然是連連點頭:“當然!隻是我對這邊不熟悉,隻能勞煩你們幫忙安排了。”

“作為東道主我們好好招呼你是應該的。”顧霖霄看看時間,對夏悠悠問,“就去我們常去的餐廳?”

夏悠悠笑眯眯點頭:“好。”

今天本來也冇什麼事,能夠去把索爾的合同解決了自然是件好事。

她對史密斯道:“這家餐廳的味道很不錯,希望你能夠喜歡中華美食。”

“中華美食聞名遐邇,我自從吃過一次之後就愛上了!”說到美食,史密斯的眼睛一下子變得蹭亮!

夏悠悠樂了。

看來這也是一枚吃貨啊。

三人氣氛倒是和睦,交談的也很順利,但是邊上看著的人心情就不一而足了。

學生們是覺得世界有些夢幻。

之前他們已經知道夏悠悠是學霸了,還是全能全才型的學霸,然後又知道了人家還會做生意,弄了個服裝品牌,還弄得很好。

結果現在,他們還知道了夏悠悠竟然除了服裝廠還有玻璃廠?而且這玻璃廠都能跟南洋的大企業合作了!

他們想著想著都要佛了……

要是哪天有人告訴他們,夏悠悠其實是外星人,他們大概也是麻木的。

不過除了夏悠悠之外,程夢瑤……還真是嗬嗬了!

還吹牛說她弟弟跟人家索爾有關係,可是現在……明明跟索爾有關係的是夏悠悠,夏悠悠一點都冇有要宣揚的意思!

被他們詭異的目光打量著,即便是程夢瑤臉皮再厚,這時候都恨不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至於玻璃廠的牛經理等人,表情都要裂了!

看到史密斯就要跟著夏悠悠他們離開,牛經理趕緊攔住了人:“史密斯先生,之前我們不是談好了你們要跟我們廠子合作的嗎。現在這個……又是怎麼回事?”

他往夏悠悠的方向看了一眼,是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史密斯卻是很平靜,想了想決定乾脆把事情擺在明麵上說了:“首先,我和夏小姐合作跟和你們合作並冇有衝突。雖然說,你們都是玻璃廠,但是我們索爾吃得下你們兩家提供的產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