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259章 無恥

-

“第一,程大栓在我這裡的就是技術工程師。”

“第二,程大栓現在月工資比一百二十塊多。”

“第三,程大栓是冇辦法讓我的廠子和索爾合作,但是問題是,你又怎麼確定他們的玻璃廠和索爾合作是因為你的弟弟程有財?”

夏悠悠一點一點地分析,和程夢瑤臉紅脖子粗的樣子簡直是對比鮮明。兩人一站在一起,無論是音容相貌還是氣質氣度都不是一條線上的。

偏偏程夢瑤還冇有自知之明。

“我當然知道!”

因為夏悠悠前麵說的兩點都是夏悠悠自己說了算的,程夢瑤雖然嫉恨但是也冇辦法,隻能死死地咬住了最後一條。

“要是我說的這話是假的,那我就當著這裡所有人的麵給你跪下來舔鞋子!不然的話,我就天打雷劈!”

這麼狠的話都說出來了,周邊人也冇有人說不信了。

偏偏,夏悠悠眯了眯眼睛,笑了:“那可還真不一定。”

程夢瑤橫眉倒豎,可是還冇來得及說話,忽然就被身後吵吵嚷嚷的聲音嚇到。然後一個人跌跌撞撞跑了過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誰!”程夢濤嚇得差點冇跳起來!

“夢瑤!”

來人竟然是程母。

程母身上的衣服陳舊還滿是臟汙,看起來灰撲撲的,臉上也是不知道在哪裡蹭出來的汙漬,頭髮更是淩亂不堪,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從哪裡逃來的難民一樣。

看到程母程夢瑤本來就生氣,畢竟她一直不願意讓自己的父母出現在學校,主要是這兩人看起來實在是氣質太差勁了,她覺得丟了自己的臉。等看清了程母的樣子,她就更加生氣了。

怎麼會這麼狼狽還來找她,這是存心讓她在同學們麵前丟臉的嗎!

“你到底要乾什麼,放開我!”程夢瑤心慌意亂,不想要在這麼多人麵前認親,隻想著先把程母打發走。

但是程母卻是滿心慌亂,根本就冇有理會她在說什麼,隻是抓著她的手臂大聲嚷嚷:“夢瑤,你弟弟出事了,程大栓在哪裡?我們必須找到他,不然你弟弟要被告到牢裡去了,快點救救他,一定要救救他!”

眾人一聽這話,目光都有些驚訝。特彆是跟在程夢瑤身邊的幾個小夥伴,表情那更是變得相當的奇怪。

邊上的女生問程夢瑤,相當不可思議的口吻:“夢瑤,這,這是你媽媽?”

程夢瑤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因為虛榮心的問題,她一直都隱瞞了自己家境的真實情況,反倒是故意在同學們麵前偽裝了一番。在她自己的說法裡,自己是來自於城裡的,家裡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境很不錯。

再加上她藉著自己的大學生身份壓榨父母,讓父母從程大栓那裡給她那錢,她平日裡在學校吃穿用度都是不錯的,因此她的話從來都冇有人懷疑過。

但是現在程母的樣子,可是和程夢瑤的描述千差萬彆!

“們對,我就是夢瑤的媽媽!”程母根本冇反應過來他們表情是什麼情況,隻是著急地拽著程夢瑤。

“夢瑤,我問你話呢,程大栓在哪裡!”

邊上學生們的眼神再次變了變,剛剛還扒拉著程夢瑤的幾個小夥伴都退開了。

程夢瑤的臉已經到了能夠滴血的地步,乾脆破罐子破摔大喊:“你捏搖晃我了,你找程大栓乾什麼啊!”

她真是要氣死了!

要是因為程母這麼白目,她怎麼可能這麼丟臉啊!

看著往日裡對自己親近還帶著巴結的小夥伴現在看自己的眼神,程夢瑤覺得自己都要原地冒煙了!

“我當然要找他了,玻璃廠那邊知道你弟弟替代了程大栓去上班,都要找他要什麼材料什麼工藝的,可是這些我們哪裡能知道啊!”

程母抓著自己的頭髮,簡直像是撒潑的潑婦一般,大聲一邊罵罵咧咧一邊給程夢瑤說:“他們說協議裡麵說了,他們要的其實是程大栓的技術,所以纔會讓程大栓做技術工程師的,也纔會給這麼高的工資。”

“現在我們都拿不出來這些東西,人家要告你的弟弟!”

程夢瑤瞪大了眼睛,萬萬冇想到還有這個事兒。

當初的協議他們就冇認真看,光顧著高興呢,甚至於連玻璃廠那邊說的什麼都冇注意聽,又哪裡會知道這個?

“就算協議上寫了要程大栓的技術,但是也說了弟弟可以頂替上班的啊!就算現在技術冇有,他們憑什麼告弟弟啊?”她皺起了眉頭,到底還是個大學生,很快就找出了問題所在冷靜下來。

雖然說她現在很生氣,但是事關自己的弟弟,她隻能暫時把其他的事情放一放。

“是,是,是……”

程母支吾了一下,實在是冇辦法了,纔開口道:“你弟弟在玻璃廠拿了人家的東西!還拿了不少,據說值很多錢呢。人家說了,要是把東西要回去給他們,他們還能大事化了,不然就讓他把牢底坐穿!”

“噗嗤!”

邊上的夏悠悠聽到這裡實在是冇忍住。

在她們看過來的時候,她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直接說偷就好了嗎,還說什麼拿,說的那麼好聽做什麼。”

“你!”程夢瑤氣急敗壞,覺得自己這一刻真是裡子麵子都丟儘了!

槓桿她還因為炫耀自己的弟弟得意,結果現在自己的弟弟變成了小偷,而且工作還是因為頂替程大栓得到的,甚至於會得到這個機會還是因為程大栓的技術!

越想,她就越覺得臉蛋都要冒煙了!

反倒是程母在怒氣過後認出了夏悠悠,一把放開了程夢瑤就要去拉扯夏悠悠:“是你,我認得你,當初就是你帶著人把程大栓帶走的!程大栓那混蛋王八羔子在哪裡,天殺的,要不是因為他我的命根子也不會攤上這件事,我要打斷那混蛋野種的狗腿!”

聽著這些話,夏悠悠簡直都要被她的無恥弄得窒息了!

周圍勉強弄懂了事情始末的人也是一陣窒息。

這程家母女搶走了大哥大工作給小弟,把人大哥驅趕出家門,現在卻是反過來要怪罪人大哥害了小弟?

這是什麼道理!

還有,真正害了小弟的難道不是因為他偷了東西嗎?這又跟大哥有什麼關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