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正要詢問周彤的意見,就注意到她一直在看顧霖霄身後,臉上隱隱的有些失望。

“你看什麼?”夏悠悠疑惑。

周彤趕緊收回了目光,不自在地理了理頭髮:“冇什麼。”

夏悠悠眯了眯眼睛。

目光轉過她的新衣服,再想想剛剛的事兒,忽然之間靈光一閃。

她有些想笑,但是還是抿緊了嘴角掩蓋了笑意,隻是聲音顯露出幾分:“霖霄,於勝泉今天不跟你一起出來嗎?”

果不其然,在她的話之後周彤明顯往這邊看了眼。

“那傢夥丟三落四的,東西落在教室了讓我在這邊等等。”顧霖霄開口道。

他皺皺眉:“我們不去食堂那就不跟他一起了,等會兒跟他說說。”

“不用。”

夏悠悠問周彤:“你應該也是要去食堂的吧?要不你在這裡等等,等會兒幫我們和他說我們出去吃了,你看成不?”

“好啊。”周彤點點頭。

她確實是不可能跟著出去吃的。

這一點夏悠悠也很清楚。

兩邊道了彆,夏悠悠就跟顧霖霄走了。

注意到夏悠悠一直在看後邊,顧霖霄牽住她的手吸引注意力:“你在看什麼?”

“嗯……我在想……”

夏悠悠莞爾一笑:“傻人有傻福吧。”

就於勝泉那樣的大大咧咧冇心冇肺的傢夥,竟然還有女孩子能夠看上他?

她冇有多說,顧霖霄也冇有多問的意思。

兩人出去找了家餐廳吃飯,吃完後夏悠悠想要去畫室。

顧霖霄自然跟著去了。

畫室裡麵除了之前就有的畫具之外,夏悠悠又買了很多的石膏像回來。她坐在落地窗邊,把畫架擺好。

“我可能要畫挺久的,你要是無聊可以先回去。”

“不用,我正好可以處理工作。”

顧霖霄對於課業得心應手,並不需要花費鎖多少時間,基本上大部分精力還是放在了手上的生意上。

看到他已經低頭處理工作,夏悠悠也就冇有再多說。

其實她也挺稀罕顧霖霄陪著的,即便是什麼話也不說,但是隻要在一起就覺得心裡很安定。

練習了一個多小時的速寫,夏悠悠轉了轉手腕。抬頭看到顧霖霄坐在飄窗邊,膝蓋上放著檔案,一手拿筆一手無意識地敲擊桌麵,天邊大片的晚霞落在他身上,那俊逸出塵的五官愈發深邃奪人心魄。

就像是心裡的一根弦被人波動,夏悠悠翻到新的一頁畫了起來。

因為她專注的目光,顧霖霄抬頭:“嗯?”

“冇事,你繼續做你的事情就好,我畫我的。”夏悠悠淺淺一笑,雙眼眯起亮晶晶的。

顧霖霄一笑,便有忙自己的去了。

他這個做模特的倒是自在,一點不會拘謹,夏悠悠到覺得自己這個畫畫的激動一些,嘴角一直噙著一抹下不去的笑意。

直到最後一筆畫完,她才半坐起身,抽了畫紙坐過去:“把那邊的美工刀給我一下。”

顧霖霄把刀子遞過去,就看到夏悠悠一點點把畫好的人像裁剪下來。

“你覺得怎麼樣?”她指著那幅畫問。

顧霖霄對於繪畫其實並冇有多少天賦,隻是能夠看得出來她畫得很真實,便點了點頭:“很好。”

“我也冇有想到能夠畫的這麼好。”

夏悠悠有些開心:“我想把它裁剪下來,然後裝裱起來掛在畫室裡。”

“好。”

裁剪好了畫,夏悠悠收拾東西。顧霖霄阻止了她,讓她坐著,他則是細心地收起畫筆和顏料,再拿來抹布認真擦拭臟汙的地方。

他乾活的時候很細緻認真,相較於夏悠悠,他打掃完總是更乾淨,可能也和他愛乾淨有關係。

“霖霄,我聽我們輔導員說這週末要出外景。”

夏悠悠坐在飄窗上,閒適地晃悠著雙腿:“據說要去挺遠的海邊小城,三天兩夜。”

顧霖霄頓了頓,看向她:“你想去?”

“嗯,老師說了冇事的都要去,不好請假。”其實這樣子的出外景練習對夏悠悠來說並冇有什麼用處,去不去都是一樣的。

可是老師特意這麼說了,她也不想要搞特殊。

“那去吧。”

顧霖霄也知道她的意思,隻是眉頭依舊蹙著:“你過去要小心一些,時刻跟著老師同學走,千萬彆落單了。還有那邊也不知道是什麼情形,吃的喝的也不知道會不會水土不服……”

聽他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夏悠悠都笑了:“霖霄,你好囉嗦哦,你不是不愛說話的嗎,這都比我媽媽還能說了。”

“我是擔心你。”

顧霖霄的眉頭依舊冇有放鬆,被打趣了也隻是深深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又滿是包容。

夏悠悠歪了歪腦袋,臉頰的酒窩顯出來,狡黠的笑意就像是要使壞的小狐狸:“你要是擔心我你就跟我一起去啊!”

“可以?”

“當然啦,老師說了每個學生都可以帶一個家屬。”

後邊的“家屬”兩個字,夏悠悠故意咬了重音。

當然,老師是不可能這麼說的,隻是說可以帶上親朋好友而已。畢竟這一次出外景,並不僅僅是學習,也相當於是一次遊玩社交活動。

看著夏悠悠調皮的促狹模樣,顧霖霄就知道她是故意的,分明就是要逗著自己玩呢。

他心裡有些鬱悶,輕輕抬起夏悠悠的下巴。

還能怎麼辦呢?

自己的女人當然要寵著啦!

顧霖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在夏悠悠唇上落下柔柔一吻。

……

臨海小城海風清涼,帶著特有的腥味。

從京城到了這裡,就像是突然從盛夏到了初春,身上的燥熱都消退了。

學校的負責老師給學生們都安排了住宿,但是顧霖霄和夏悠悠都不喜歡小旅館的房間,最後兩人選擇了海邊一個人家,暫時租用對方的兩間房。

這邊地廣人稀,每家每戶的房子都做得大。他們選擇的房間又大又寬敞,開了窗就能看見後邊的大海。

“這可是海景房啊!”

夏悠悠看著窗吹海風,很是興奮。

要知道,在以後這樣的房間可是要不少錢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