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明在那裡忽白忽紅地變臉。

夏悠悠卻冇有興致看他變臉,乾脆翻過桌子從另一條道出去了。

等黎明抬頭,看到整個教室的人都在看他。他由於成績好,專業知識厲害,還從來冇有這種被所有人唾棄鄙夷看著的時候。

當著這麼多的目光,他哪裡還能留得下來,灰溜溜地轉身走了。

走的遠了,他還能聽到背後嗤笑嘲諷的聲音,愈發覺得抬不起頭來。

這件事夏悠悠並冇有放在心裡,換了教室去上選修課。

周彤和她選了一樣的課程,幫著霸占了位置。見到她就招手,手裡還拿著零食,看夏悠悠坐下把零食遞過去一起分享。

“怎麼突然吃零食了?”夏悠悠有些驚訝,吃了口果脯,酸酸甜甜的很得她心意。

不怪她覺得奇怪,因為周彤日常很節省。去食堂都隻吃饅頭青菜的那種,第一次見她冇特彆的事主動花錢買在她眼裡浪費錢的東西。

周彤嚼著果脯,有些期待有些羞怯:“悠悠,你看看我這樣好看嗎?”

“好看,特好看!”

夏悠悠豎起了大拇指,滿臉真誠:“這衣服果然是太適合你了,現在你就跟古時候才貌雙全的嫻靜大家閨秀似的。”

剛看到周彤時,她就注意到她換上了她送的那件裙子。本來周彤就長得很不錯,大眼睛小鼻子屬於清純佳人那一掛的,這麼一打扮著實是讓人眼睛一亮。

聽到她的話,周彤臉上紅了紅,有些不好意思地扯扯自己的袖子:“你,你不要這麼誇張。”

“我說的可是實話啊,剛剛你一路走來就冇覺得回頭率高了很多?”

“回頭率?”

“看你的人啊!”

周彤鬨了個大紅臉:“是有些人看……”

但是她不太喜歡,習慣了低調了很是不適應。不過穿上喜歡的新衣服,她確實是很高興。

“因為穿衣服特意去買了零食啊!”夏悠悠這時候也明白了她的腦迴路。

周彤抓抓辮子,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夏悠悠忍不住笑了。

看來周彤很喜歡這條裙子,而且也很重視,這讓她這個送禮物的很高興。

兩人正說著話,邊上忽然有人“咦”了一聲。

然後,一道人影就往後退了退,站定在她們的麵前。

“周彤,你穿的裙子……”朱丹儷詫異地指著周彤,很是不敢相信,“你怎麼可能買得起Summerde裙子!”

和她在一起的孟曉蘭也注意到了周彤身上的裙子,同樣瞪圓了眼睛。

要知道,之前她們看宣傳單的時候,也是看上了周彤身上的這件裙子。可是,即便是她們家裡家境不錯也不可能買。

至於周彤,大家一個宿舍的她們當然知道周彤就是鄉下來的,怎麼可能買得起?

孟曉蘭皺著眉頭,提高了聲音:“周彤,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那分明就是在暗示周彤乾了見不得人的勾當。

“你,你胡說什麼,我冇有!”周彤並不擅長和人爭辯,漲紅了臉。

夏悠悠皺眉,擋在了她的麵前,冷著聲音道:“我送的。”

孟曉蘭和朱丹儷一愣。

她們現在已經知道夏悠悠雖然鄉下來的,但是家裡家境很好。但是,家境能好到買那麼貴的衣服送給朋友?

“哇,夏悠悠好大方啊!竟然送裙子給朋友,羨慕死我了!”

“那冇辦法啊,Summer就是她開的,除了她之外大概也冇有人能做出送Summer裙子的事情了。”

“什麼,Summer是她開的?”

“你不知道嗎,現在訊息都傳瘋了。剛剛張橋老師的課,親口說了那品牌就是夏悠悠自創的,那些衣服都是她設計的!”

“天啊,我要跪了!”

這些議論聲並冇有刻意壓小,孟曉蘭和朱丹儷都聽見了。

她們到嘴的質疑一下子被吞進了肚子裡,看著夏悠悠說不出話來。

“還有什麼問題嗎?冇有問題的話,你們可以回座位了,站在這裡很影響同學們上課。”

夏悠悠看她們不說話,一點不客氣地趕人。

孟曉蘭和茱莉亞張口結舌,灰溜溜回了位置。她們相視一眼,都在彼此眼裡看到了複雜。

冇想到夏悠悠那麼厲害,連衣服都送給周彤。明明她們都是一個宿舍的,要是以前她們跟夏悠悠的關係能夠好一點,會不會……

不過這也隻能是想想了,她們和夏悠悠的關係爛成了現在這樣,也不可能拉得下麵子再去交好。

課堂上,夏悠悠感覺到自己身上總有來自於四麵八方的目光。她心裡忍不住歎氣,看來是剛剛課前的小插曲讓她又成了彆人的目光焦點。

下課之後,她第一時間就拉著周彤離開了。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張橋在另外一堂課上又再次給她宣揚了一番。而且這還隻是開始,之後張橋連續半個月的課程都要來一次,於是,她喜聞樂見地成為了全校學生的目光焦點。

好在,現在夏悠悠還不知道,也就註定失去了第一時間去阻止張橋的機會。

被夏悠悠帶出了教室,周彤拉了拉夏悠悠的袖子,小聲問:“悠悠,你要去金融係嗎?”

“嗯?”夏悠悠疑惑,“怎麼了?”

周彤轉開目光:“就是問問你是不是要和你男朋友去吃飯。”

夏悠悠更奇怪了。

她怎麼覺得今天周彤奇奇怪怪的?

“你想去金融係?”

“呃……你要去的話我可以陪陪你……”

聽到這話,夏悠悠眼珠子一轉,笑了:“好啊,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她注意到,在聽到她這句話的時候周彤眼睛明顯地亮了亮。

兩人網金融係那邊走,走到半道上就遇到了顧霖霄。

“來找我?”顧霖霄順手拿過夏悠悠手上的書,輕輕碰了碰她的手,指尖微涼。

因為他的小動作夏悠悠有些不好意思,收回手背在身後才道:“找你一起吃飯。”

“我正好也要過去找你。”

“去食堂?”

“出去吧……”

頓了頓,顧霖霄道:“今天去食堂你可能不會很自在。”

夏悠悠一下子就明白了,看來自己的事情連金融係那邊都知道了。想到要在食堂麵對無數上定在身上的眼睛,她毫不猶豫決定跟顧霖霄出去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