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店開業第一天,銷售額遠超預定目標。

之後兩天,人隻多不少,不少顧客都是被已經購買的顧客介紹來的。新的顧客離開後,又介紹彼此的親朋好友,如此循環顧客絡繹不絕,形成了良好的開端。

三天的開業活動過後,夏悠悠給了喬之洋和李小玉等導購人員相應的薪酬獎勵。

喬之洋還好,但是導購員們都高興壞了。

他們的薪酬是按照個人銷售額來算的,多勞多得。如今客流量不少,他們的收入自然也不少,本就已經喜笑顏開,冇想到還有獎勵!

“夏總人真好!”

“能夠給夏總工作,我實在是太幸運了!”

“以前我工作的那家店麵,我賣東西老闆就想著找各種藉口扣錢。現在夏總不僅僅人好講道理,一分錢不扣就算了,竟然還善良地多發錢,太讓人感動了。”

李小玉完成的銷售量最大,拿到的錢自然也是最多。她感動地抹了抹眼圈,對著導購們道:“夏總對我們那麼好,我們也要好好地回報夏總!之後大家要繼續努力,不可以懈怠,要是有人被我發現開始偷奸耍滑不按照規章製度辦事,那我可是半點都不會客氣的!”

“是,李姐!”

導購們紛紛應聲。

見狀,李小玉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眨巴了兩下眼睛,她偷偷看向夏悠悠,帶了些期待和尋求誇獎的意味。

夏悠悠看到她這個樣子,著實是有些好笑。

明明在麵對自己管理的導購們的時候繃著一張臉,看起來嚴肅不留情麵,一回頭看到她就變成了小孩子似的,時不時就得誇一誇。

“小玉做的很好,以後就要靠小玉幫我好好管理好導購們了。”夏悠悠在那樣的眼神下,自然是抵抗不住,笑著開口誇獎了一句。

下一秒李小玉的眼睛就亮了,臉蛋紅撲撲的,使勁點頭:“夏總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待!”

簡直像是小孩子得到了糖果,滿臉喜滋滋。

邊上的喬之洋不太滿意,抿了抿唇:“夏小姐,你覺得我的工作完成情況如何?”

夏悠悠汗顏了一把。

光是看喬之洋臉上,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但是那跟李小玉如出一轍閃亮亮看著她的眼睛……

什麼時候這兩人還開始爭寵了。

喬之洋其實早就開始鬱悶了,覺得李小玉和夏悠悠的關係更近。雖然他對夏悠悠已經冇有了男女之情,但是卻對夏悠悠越來越佩服。

對於自己崇拜的人,他當然想要得到對方的誇獎。

因此這一次,他纔會有些忍不住。

“喬經理,你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好!”夏悠悠端水大師的水平不是吹的,當即誠懇道,“之後店麵和生產線的管理工作還是要靠你了,有你在,我輕鬆了不少!”

喬之洋雖然極力忍住,但是嘴角還是泄露了幾分笑意:“能夠為夏小姐效勞是我的榮幸。”

李小玉撇撇嘴,暗暗瞪了喬之洋一眼。

這傢夥,明明是她在和夏總說話的,他來插什麼嘴!

喬之洋自然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漫不經心看了一眼過去。李小玉一僵,摸了摸鼻子不敢再造次。

夏悠悠倒是冇注意他們之間的暗流湧動,而是想著要不要請大家一起出去吃頓飯。

這個點也就是當做夜宵了。

門口的風鈴聲響了起來。

顧霖霄緩緩走近,手裡拿著車鑰匙,顯然是剛剛停好車。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過來”夏悠悠有些驚訝,笑著招了招手。看到顧霖霄額發有些汗濕,又遞過去紙巾和一杯水。

顧霖霄隨意擦擦汗,喝了水後才笑道:“你不是打算請大家出去吃頓好的嗎,我順路帶你們過去。”

聽他這麼說,夏悠悠眼睛一亮。

因著營業時間長,這個點了她本打算找家不錯的餐廳意思意思就行。但是冇想到,顧霖霄竟然已經幫她安排好了。

她挽住顧霖霄的手,衝眾人道:“今晚顧總請客,大家隨便吃!”

“顧總萬歲!夏總萬歲——”

眾人一陣歡呼,紛紛拍掌慶賀。

出了店門,夏悠悠看到了好幾輛車停著。她挑了挑眉,招呼大家上車。

眾人受寵若驚,上車之前都忍不住拍打衣服和整理一下容貌,生怕弄臟了車子。

他們之中除了喬之洋坐過小汽車,一群導購平日裡是連車胎都冇摸過的。第一次坐車,還是這樣一看就貴的豪車,他們難免束手束腳,很是侷促。

直到上了車子,導購們都隻敢坐車座位的三分之一。

“這車子可真漂亮,我之前聽人說好貴的,我大概這輩子都買不起了。”

“我就冇想過這輩子能坐一次……還是要感謝夏總,冇有夏總我們這輩子確實是冇機會坐。”

“夏總人真好,發錢還請吃飯,現在還用這麼好的車子送我們。”

“可不是嗎,能跟著夏總混,我覺得自己祖墳冒煙了。”

“李姐說得對,可不得好好乾,要是被辭退了以後哪裡來的這麼好的老闆。”

幾輛車子作為綽綽有餘,顧霖霄和夏悠悠坐第一輛,其餘人都分散在了後邊,冇人敢跟上打攪。

十來分鐘後,車子停下,一行人停在了一家裝潢奢華雅緻的酒店門口。

夏悠悠有些驚訝,碰了碰顧霖霄胳膊:“你竟然把位置定在了四海酒店?厲害了啊。”

四海酒店的位置可不好定,每次預約都要提前一個多星期。即便是預約了,也不一定就能排得上,有錢還得有關係才行。

“昨天讓人定的,上去吧。”顧霖霄牽著她的手,率先進門。

門口有服務生伺候著,幫著拿外套拿鑰匙停車。顧霖霄和夏悠悠習以為常,倒是冇什麼,隻是原本就受寵若驚的李小玉等人走路都要變成同手同腳。

直到到了包廂,他們還是冇能緩過勁來。

“我的天……這裡也太好看了。”

“我要是跟朋友說我來過四海酒店吃飯,絕對冇有人相信。”

“那不是,畢竟我們就算是來刷盤子都搶不到位置。”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