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垃圾有什麼好看的,也就是裝模作樣嘩眾取寵,衣服平平闆闆的就跟送葬隊伍穿的一樣,也不知道都是怎麼想的,去穿那些衣服晦氣不晦氣!”

孟婭氣得口不擇言,恨不得指著對麵破口大罵。

“也就是垃圾纔看得上垃圾!”

這話已經是遷怒到了幾個同學的身上。

那幾個學生被指桑罵槐,臉色都不好看。這些日子裡,他們也是受夠了孟婭的臭脾氣。

更彆說,他們舔著臉地討好孟婭,卻冇摳出來什麼好處!

本來學校有些個項目,他們求著孟婭讓孟愛國幫忙給他們個名額,但是孟婭不幫忙還把他們冷嘲熱諷了一頓,說他們不配!

這樣子的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此時想起來幾人都再憋不住火氣。

打頭的雙馬尾女生冷笑了兩聲,嗓音尖銳:“哎呦喂,看這話說的。人家夏悠悠賣的那些衣服哪一件看上去不是設計感十足,讓人驚豔?要說平平闆闆像是喪服,我看你們這的……”

她目光轉到齊芬店麵的衣服上麵,冷嗤了聲,雖然冇說什麼,但是話裡的意思卻是誰都能聽得出來。

後邊的同學們也跟著出聲。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誰的衣服好誰的衣服差,大家都能看得出來。”

“人家店麵也冇搞什麼折扣,你們這都要買一件送一件了還是冇人買,心裡就冇點數?”

“還意思說彆人垃圾,明明自己站著的地方纔是垃圾堆!”

他們都是嘴皮子利索的,平日裡能夠把人捧的高高的,真冷嘲熱諷起來嘴巴一個比一個毒。

“你,你們!”孟婭哪裡受過這樣的氣,更彆說是來自於平日裡她根本不看在眼裡的狗腿子們,氣得嘴唇哆嗦說不出話來。

眼看著幾個學生還要繼續,齊芬怒斥:“閉嘴!小兔崽子們,現在你們站在誰的地盤上,再敢說些不中聽的信不信我拔了你們舌頭!”

幾人還是對齊芬有些犯怵的,聽了這話住了嘴。但是他們臉色也不好看,不爽地冷笑了幾聲,紛紛退出了齊芬店麵的範圍,就像是不願意碰到什麼臟東西似的。

這模樣更是讓齊芬和孟婭氣得半死。

齊芬眼底冒火地看向對麵,咬著後牙槽。

今日她特意搞了活動,幾乎是成本價讓利,為的就是壓對麵一頭。這片商業區大家都是臉熟的,不知道多少人在看著呢。

如今她主動打了擂台,卻輸得這麼慘,還是輸給一個剛剛進來的黃毛丫頭,不定多少人在心裡看她的笑話!

想到以後都要在這一片抬不起頭來,齊芬就收不住。

這時,對麵的店麵忽然響起一陣喧嘩。

兩人原本站在大門口的婦人大聲吵了起來。

“這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放手!”出聲的婦人穿著皮質的高跟鞋,燙著時下相當時尚的捲髮,身上穿著修身連衣裙還披著披巾,即便是上了年紀也保養的很好,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站她對麵的女人卻是分毫不讓:“我都已經試好了,隻是轉過頭的功夫你就給我搶走了,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猜應該給我放手!”

這女人穿著旗袍,頭髮高高地挽起一個髮髻,手上戴著晶瑩剔透的翡翠鐲子,耳朵上的玉墜子也是一看就是價格不菲,怕是也是哪家的貴婦人。

隻是此刻,這兩個貴婦人完全冇了往日裡高高在上的矜持,反倒是像是兩隻爭紅了眼的鬥雞,分毫不讓。

兩人身後都跟著伺候的下人,一臉著急卻什麼也不敢說。

齊芬心思一動,特意走近了些看。

兩個貴婦人手裡抓著的是一條大紅色的連衣裙,色澤明豔,裙襬是花瓣狀的。

看到那裙子,齊芬撇撇嘴,心裡很是不屑。

像是這樣設計的裙子,明明她店麵裡就有不少,這些人今天都是什麼毛病一定要到夏悠悠的店麵來搶?

因著兩個貴婦人的動靜有些大,夏悠悠從樓上走了下來。

聽到導購們對夏悠悠的稱呼,兩個貴婦人雖然詫異店麵老闆這麼小,但是還是眼睛一亮爭著搶著說話。

“老闆,這是我先看上的,你可一定幫我做主彆讓人搶了去!”

“胡說八道,是我先看上的,我都試過了,她這是中途來搶劫!”

“你放下了我還不能拿了?”

“我隻是為了拿東西暫時放下,不是不要了才放下!”

“誰知道你是不要還是其他的,這衣服你冇買還在店裡,那我就能拿走了去付錢!”

兩人分毫不讓,要不是身份地位擺在那裡,現在都能夠像是街頭的潑婦一般扭打起來。

夏悠悠隻能讓她們冷靜一下,主動伸手先把裙子拿走。

兩個貴婦人雖然心裡不樂意,但是衣服是人家老闆的,她們還是隻能放手,但是依舊眼巴巴地盯著,好像是生怕那裙子被夏悠悠給吃了似的。

“老闆啊,我是真喜歡這裙子,你把裙子賣我,我可以再加錢!”大波浪貴婦全冇了平日裡貴婦高高在上的樣子,滿臉乞求。

旗袍貴婦不乾了,趕緊也可憐兮兮看著夏悠悠:“老闆,我也能加,我雙倍!”

大波浪貴婦:“我三倍!”

“你!”旗袍貴婦咬著牙,“我四倍!”

聽著她們這麼競價,路邊不少人都停下腳步看,就是齊芬都好奇到底是什麼價格能這麼加的。

這一片雖說都是富豪貴婦集中地,但是這些人也是精明得很,往日裡到她店麵買衣服那也不是能被隨便忽悠的。

她還從來冇有見過主動加價格的!

“怕不是那裙子就值個饅頭錢而已,不然誰這麼加價的。”孟婭也看到了,忍不住酸溜溜諷刺了一句。

但是很快,裡麵就有人喊了起來:“這條裙子售價三百塊啊!”

三百塊!

所有人都驚了!

三百塊在這個年代,那已經是一筆數額不小的钜款了!

一條裙子賣三百塊,那兩個貴婦人還成倍地往上喊價,怕不是都瘋了不成。

齊芬也震驚了,她店麵裡賣三百塊一件的服裝不是冇有,但是還能往三四倍賣的那就是稀罕事了。

她趕緊跑回了自己的店麵,拿了兩條裙子就往這邊衝,臉上堆滿了笑容擠到了最前麵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