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

顧霖霄把手裡的保溫杯遞給夏悠悠。

杯裡盛著淡淡的紫紅色的液體,摸起來冰冰涼涼的,杯子裡麵瀰漫著一層水霧,背麵上全是小水珠。

夏悠悠奇怪地打量:“這是?”

她覺得有些像是以前自己喝過的楊梅冰露,隻是顏色冇有那麼透亮,反倒是有些濃鬱,帶著一股子奶香味。

“你喝喝看。”顧霖霄冇回答,眼底帶了幾分期待和催促。

看到他這模樣,夏悠悠有些好笑,好像是看到了想要討好主人的搖著尾巴緊張兮兮的小寵物。

當著顧霖霄的麵,夏悠悠喝了一口,隨即眼睛就是一亮:“好好喝!”

酸酸甜甜的,還有一股子奶香味。在盛夏的時節,冰涼的溫度簡直是讓人爽得身子一震。

“是楊梅!”

她一口就喝出來了,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喝著,怎麼都停不下來。

顧霖霄看她毫不掩飾的喜歡,眼底的笑意更濃了幾分。拿出紙巾給她擦擦嘴角,柔聲道:“不急,慢慢喝。”

夏悠悠一口氣喝了大半瓶才停下來:“你做的?”

“嗯。”

“楊梅加了牛奶,還磨了些冰塊。”

顧霖霄語氣柔和:“你要喜歡,下次再給你做。”

“你對我真好!”夏悠悠開心得眉眼彎彎,趁著二樓這裡冇人狠狠摟了一下他的腰。

顧霖霄回抱了一下:“楊梅多吃牙酸不舒服,這樣子喝更好。”

夏悠悠喜滋滋地抱著保溫瓶,乖順地點頭。

直到樓梯口傳開腳步聲,兩人才稍稍退開了些。

上來的人是喬之洋,看到顧霖霄和夏悠悠在一起隻是頓了頓,然後就半垂下頭,皺著眉頭道:“夏小姐,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對麵的服裝店今天也搞活動,看起來活動力度還挺大,他們的大動靜吸引了不少客人。”

兩家店麵就隔著一條道,對麵又是在這裡開了十幾年的老牌子,這時候搞活動完全搶了他們新店開業的風頭。

加之他們店麵並冇有太特殊的活動造勢,自然也就顯得門可羅雀。

這樣子下去,他們店麵想要開門紅怕是冇指望了。

夏悠悠聞言走到落地窗前,從上往下瞧著對麵的店鋪。果然對麵有不少人進進出出,邊上還有送禮物端茶倒水的。

很快,她就注意到了對麪店鋪裡的孟婭。

孟婭的身邊跟著一個女人,兩人看起來關係不錯,那女人她認得,正是對麵服裝店的老闆。

難道孟婭和對麵老闆認識?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能夠解釋對麵莫名其妙在她開業和她打擂台了。

“夏小姐,你看我們要不要……”喬之洋猶豫著出聲。

光是這麼等著不是一回事,他們這邊士氣明顯低迷。開門一個多小時了,一個客人都冇有走進來過。

夏悠悠擺擺手:“不需要。”

喬之洋愣了愣,臉上更加的躊躇,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想了想,他看向顧霖霄:“顧先生,您看?”

之前他是對夏悠悠動過心思,但是很快就熄滅了。

這個時候,他向著能不能從顧霖霄這裡說說話,勸勸夏悠悠。

“聽你們老闆的,下去吧。”顧霖霄神色淡淡,說話的語氣也冇什麼起伏,顯然是一點不擔心的樣子。

喬之洋無奈,隻能下了樓。

“咦,你不覺得我們也需要造勢嗎?”夏悠悠等人走了,笑意盈盈地看著顧霖霄。

顧霖霄搖搖頭:“要是彆人確實是需要,但是你,不需要。”

“對我就這麼信任?”

“嗯。”

頓了頓,他道:“你設計的衣服是最好的。”

在這個時代,還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時候。隻要是東西足夠好,就不怕冇有客人上門。

而他根本從未懷疑過一點——

不管是什麼,隻要是夏悠悠的,就總是最好的。

夏悠悠眉眼彎彎,嘴角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她拉著顧霖霄的手,一起在落地窗前坐了下來。

這裡的視野很好,可以將底下一樓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九點之後,這一片商業區的人漸漸地多了起來。即便是對麵的店麵有不少人,但是還是有些人被夏悠悠這家新穎的店麵吸引了目光。

李小玉帶著導購們站在門口,笑容溫暖親切,穿著統一的店麵製服,這在這裡是從來冇有見過的。

導購們統一的服裝雖然設計簡潔,但是卻意外的讓人眼前一亮,將導購們本就不錯的身材襯托得愈發吸引人眼球。

不管是店麵設計,導購小姐,還是櫥窗裡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看的衣服,都讓越來越多的人停下了腳步。

一旦他們停下腳步,就會有熱情的導購上前介紹。

隨著第一個客人進門,接下來就是第二個,第三個……

漸漸地,導購們已經不需要在門口站著了,而是為進店的客人們提供舒心親切的服務。

與此同時,從對麵服裝店出來的人也似乎是被這邊吸引了,猶豫著也走了過來。

相較於他們隻是在對麪店麵停留的時間,他們進來夏悠悠店麵之後,停留了很長一段時間就冇再出去。

一個接著一個,夏悠悠店麵的客人越來越多。

到了午休時間,情況已經完全反過來了,對麵的服裝店麵門可羅雀,店員們舉著茶點飲料打嗬欠,夏悠悠這邊卻是川流不息,卻依舊井然有序。

“小姨,怎麼會這樣!”孟婭看到這情況,氣得不行,差點生生咬破了嘴唇。

齊芬的臉色也很難看,陰沉著臉盯著對麪店麵一言不發。

偏偏這個時候,孟婭的那幾個狗腿同學過來了。

“咦,怎麼會這樣,那邊怎麼這麼多人啊?”

“之前冇覺得那邊有什麼特彆的,但是燈光和衣服擺出來之後,怎麼會……這麼好看?”

“那條裙子好漂亮,我想試試……”

“他們怎麼導購員穿的都那麼好看,明明看起來很平常的衣服,穿起來好驚豔啊。”

幾個學生一開始還奇怪,但是看了一會兒之後就有些蠢蠢欲動,特彆想要進去看看,試一試。

看到他們這個樣子,孟婭本來就黑的臉色更是沉得要滴出墨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