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

看到夏悠悠坐下來,周彤悄悄湊過去咬耳朵:“真是一對啊?”

看著明明不像啊。

之前遊船的時候,唐若一直在討好顧霖霄,那個叫做陸生晨的也似乎是對夏悠悠有意思。

“不是。”夏悠悠心情不錯,夾了塊排骨放進嘴裡。

周彤瞪大了眼睛:“不是?”

隨即,她一臉的一言難儘。

要不是男女朋友,那兩人拉拉扯扯不算還大庭觀眾啃嘴?京大校友們剛都看見了,若是知道他們不是一對兒那就是流氓。

流氓這詞兒對男的是犯罪,對女的也是戳脊梁骨人人喊打的。

想也知道,這次回去他們不管之前是不是總之之後在人前肯定是的了。

隻是不知道他們兩個心裡回事怎麼想的。

想到這裡,周彤忍不住在心裡直搖頭。

看剛剛唐若扇陸生晨巴掌的樣子,這可是一對兒怨偶了哦!

周彤想的這些,夏悠悠自然知道。

“對了,於勝泉他們怎麼還冇回來?”周彤吃飽了,放下筷子張望。

話音剛落下,顧霖霄和於勝泉就往這邊走了過來。

一走近,於勝泉就扯了椅子坐下,擼起袖子就吃,活像是餓極了的狼似的,邊吃邊誇張道:“本來以為走小路去車那邊很近,誰知道那條路被圍了,我和霖霄白白繞了一大圈,可餓死我了!”

“難怪去那麼久。”夏悠悠說著,給顧霖霄遞了一雙筷子。

顧霖霄掰開了筷子,隨意夾了幾樣菜到碗裡,問:“吃了?”

“嗯,吃了不少。”夏悠悠撐著下巴,笑意盈盈,頭頂上暖黃的燈光打下來整個人看著柔和無比,“就等你回來了。”

於勝泉恰好聽見,一邊嚼菜一邊問:“怎麼就等霖霄,難道我冇一起出去嗎?”

周彤聞言一臉鄙夷:“你也跟人男朋友比?”

“……算我冇說。”於勝泉撓撓下巴,又趴桌上扒拉飯去了。

至於唐若和陸生晨怎麼不在了,顧霖霄是根本不問,於勝泉這心大的則是壓根兒冇想起來。

吃完了飯,於勝泉有了力氣更是精神抖擻一路說個冇完。周彤實在是看不下去,拉著他就要先走。

於勝泉覺得奇怪:“霖霄他們都還冇跟上來呢,我們走這麼快乾什麼?”

“你……”周彤看著他神色複雜。

“嗯?”

“你大學到底是怎麼考上的?”

於勝泉一開始冇聽懂,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怒了:“周同學,你是在說我腦子笨?”

“你竟然聽得出來?”周彤很是驚訝的模樣。

於勝泉炸裂。

前麵兩人打打鬨鬨,夏悠悠和顧霖霄不知有意無意,落下的距離越來越遠,漸漸地也就連聲音都聽不著了。

盛夏燥熱,但是夜晚晚風習習,走在林蔭小道上還是很舒服的。

夏悠悠挽著顧霖霄的手,邊走邊踩著影子,倒是也不覺得幼稚無聊。

“這個給你。”

顧霖霄摸了摸口袋,從裡邊掏出來一個草編的小玩意兒。

夏悠悠接了過來,看清楚後眼睛微亮。

這是一個草編小籠子,不過成年人拳頭大小,草是新鮮的一看就是剛編,鏤空設計相當的精緻。而在小籠子裡有著東西在一閃一閃的,發著淡淡的熒光。

是螢火蟲。

“你做的?”夏悠悠看著很是稀罕,手裡把玩個不聽,又把小籠子舉起來,湊了頭去細細打量。

看她喜歡,顧霖霄嘴角輕輕地勾起,眼底一片如水般的溫柔。

“嗯,隨手編的。”

“那你手挺巧嘛,看起來不容易編。”夏悠悠轉了轉,螢火蟲驚得飛起來,原本四散的光點聚攏在一起。

她彎起大眼睛,湊過去靠近了些:“你哪抓來的螢火蟲啊?”

顧霖霄定定看著她,低下頭含住了她唇瓣:“剛剛繞路的時候……”

那一段路比較偏僻,平日裡少有人走動。路的儘頭有一片野花叢,無數的螢火蟲點綴其中,在星空下美得如夢似幻。

他看到的時候,就想著要是夏悠悠在就好了。

於是,他就抓了些螢火蟲裝了起來。

夏悠悠被他偷襲,有些慌亂,眼珠子亂轉。不過他們站的位置隱秘,小徑上靜悄悄的什麼人也冇有,她也就放下了心來。

看她身子柔軟放鬆,顧霖霄將人抵在樹上,動作柔和珍惜,好似稍稍用點力都怕弄壞了她。

小小的店麵房間不多,他們訂了兩個標間。顧霖霄和於勝泉一間,夏悠悠和周彤一間。

顧霖霄送夏悠悠回房間,看到她進了房才放心離開。

周彤早就到了,正坐在床上看書。看夏悠悠回來了,她起身打招呼,順手遞過去自己正在吃的紅薯乾。

“不是剛吃飽?”夏悠悠冇拿,低頭拿鞋子來換。

“剛剛是正餐,現在是零嘴,不衝突。”

往嘴裡塞了一塊紅薯乾,周彤下意識抬頭看了眼夏悠悠,這一看愣了愣:“悠悠,你被蚊子叮了?”

“嗯?冇有啊。”

“怎麼冇有,你看看你的嘴唇,都腫成什麼樣了!”

像是為了增加自己話語的說服力,周彤還拿出了一麵小鏡子給夏悠悠。

於是,夏悠悠看到了自己的唇瓣紅得驚人,簡直像是要滴血似的。

她的臉一下就紅了。

“我們今晚也冇吃辣啊,不是蚊子叮的怎麼能這樣!”周彤皺眉不解,又有些擔心的模樣。

夏悠悠眼神私下看看,語氣含糊:“可,可能是叮的。”

“這裡的蚊子確實很多,而且太毒了,我胳膊也被叮出了好幾個大包!”周彤拉了拉袖子,遞給夏悠悠看。

夏悠悠默了默,從揹包給她拿了瓶風油精。

“謝謝,悠悠你太好了!”

周彤欣喜接過,看著夏悠悠的嘴又是直搖頭:“可惜你嘴巴不能塗這個,那蚊子也太可惡了,叮哪裡不好叮人嘴巴!”

夏悠悠轉身就走:“我去洗澡。”

這個話題她實在是繼續不下去了!

同時她心裡也有些懊惱,剛剛她是不是太縱容顧霖霄了?那傢夥竟然壓著她親了整整十多分鐘,嘴唇會腫成這樣不奇怪。

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夏悠悠忍不住伸出手碰了碰嘴唇。

“嘶——”

下次一定不能這麼不節製了!

幸好周彤什麼也不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