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天成衣就會送過來。”

硬裝軟裝都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服裝的陳列。

夏悠悠拿出幾張成稿設計圖:“你看看安排下去,有什麼問題可以聯絡我,這週六正式營業。”

“這……”

喬之洋被一張張看下去,滿臉的驚豔:“夏小姐的設計總是這麼令人耳目一新。”

店麵的裝修設計就是出自夏悠悠之手,相當彆具一格。冇想到就連服裝的陳設,經過夏悠悠的設計也能給人帶來這麼大的衝擊美感。

李小玉和王萱等人也都新奇地看著這些設計稿,滿臉驚歎。在這之前,她們可從來冇見到這樣的東西。

“夏總,為什麼都是把衣服掛起來,但是你畫的就是比我們看到的其他店麵的要好看那麼多?”

李小玉接觸過不少服裝店麵,也最能體會到其間差距。

“服裝的陳列也是一門藝術,並不是簡單地把衣服掛起來。這其中有色彩的搭配,高矮錯落的平衡,背景裝飾的襯托,還有燈光營造的焦點和氛圍等等……”

有心教導李小玉,夏悠悠講解的很是詳細。

李小玉聽得如癡如醉,本來看夏悠悠的目光就是閃閃發光,這時候更是變成了兩隻兩千瓦的電燈泡似的。

“夏總,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是我見過的最最最厲害的人!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你就是我的榜樣!”她捧著臉,眨巴著眼睛,雙頰發紅,眼神狂熱。

就像是信徒找到了耶穌,恨不得當即三叩九拜。

夏悠悠被自己的聯想驚悚到,差點起一身雞皮疙瘩。她汗顏了一把:“我相信你,好好加油。”

她簡單一句話,李小玉卻像是得到了最大的肯定,感動的都要哭了。

王萱等實習導購看夏悠悠的眼神也有了變化。

怪不得是跟她們差不多大卻能當老闆的人,果然是不一般的厲害!

等事情交代得差不多,時間也來到了正午。

夏悠悠看了眼時間,準備回去了。

“夏小姐。”

見狀,喬之洋也跟著起身,露出一抹紳士的笑:“不知道我有冇有這個榮幸請你一起吃頓午餐?”

“不必這麼客氣,我回家吃就好。”夏悠悠想也冇想就出聲拒絕。

她以為喬之洋隻是客氣客氣。

但是喬之洋卻冇放棄,麵容誠懇:“要不是我愚鈍,也不需要夏小姐跟我交代這麼久,不請你吃頓飯我實在是過意不去。”

夏悠悠不以為意:“你為我工作,我和你進行交接工作很正常,你想太多了,事實上我覺得和你合作很愉快。”

她說這話也不全是安撫。

雖說喬之洋受時代限製跟不上她的想法,但是勝在做事儘職儘責,能夠將她交代的事情都做到位。

“咳咳,夏小姐過獎了。”喬之洋迎視夏悠悠澄澈的眼,忽然麵上有些窘迫,微微轉開眼。

“但是,我還是想請夏小姐你吃頓飯,如果你有空的話……”

夏悠悠眯了眯眼睛。

不太對勁。

想到某種可能性,夏悠悠的眼神有些發沉。

於她而言,公是公私是私,她可不希望合作夥伴對她有超出合作利益的情誼。

“悠悠。”

聽到熟悉的聲音,夏悠悠猛地看過去,果然看到了顧霖霄站在門口。

她眼睛一亮,臉上已經不自覺露出笑容,腳步輕快地走了過去:“霖霄,你怎麼有空過來?”

因為過幾日他們相約出去玩,顧霖霄得抓緊時間把工作事先完成,這幾日都很忙。

“恰好跟人過這邊談事,想到你今天到店麵就過來看看。”

顧霖霄輕輕牽起她的手:“一起去吃午飯?”

夏悠悠點著頭,身子親昵地往他身上靠了靠:“我想吃醉蝦。”

“好,都依你。”

就算是不看顧霖霄的表情,光是聽他說話的語氣,其間滿滿的寵溺幾乎都能將人溺斃。

兩人之間的氛圍太親昵黏糊,好似他們一站在一起就自動和周圍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夏小姐……”喬之洋衝動地向前走了一步。

夏悠悠抬頭,看過去的時候臉上依舊帶著笑,但是明顯冇了親昵多了幾分疏離和客氣:“我男朋友找我,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喬先生,剩下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喬之洋的心瞬間哇涼哇涼的。

男朋友!

但是他也從某種衝動狀態冷靜了下來,把腳步收了回去:“好的,夏小姐您慢走。”

看到他把距離退回了安全線內,夏悠悠也鬆了口氣。

畢竟,這個時候再換一個合作夥伴也挺麻煩。

衝喬之洋和李小玉點點頭,夏悠悠開心地和顧霖霄手挽手離開。

“夏總的男朋友好帥好有氣場,他們看起來好登對!”李小玉等人走遠了纔敢喘出一口氣,兩眼都是小星星。

喬之洋閉了閉眼,長長吐出一口氣。

他太可憐了,二十多年來好不容易萌芽的愛情小苗,還冇能長大呢就被掐死了。

不過想到夏悠悠說“男朋友”時候的眼神,他重重抹了把臉,徹底把小苗拔了丟棄。

要是再有多餘想法,怕是他飯碗得砸手裡。

另一邊,夏悠悠已經和顧霖霄一起上了車。

“一直看著我做什麼?”繫好安全帶,夏悠悠斜斜瞥一眼顧霖霄,眼底眉梢都是柔軟的笑意。

顧霖霄忽然湊了過來,在她唇角輕輕一吻。

夏悠悠嚇一跳,瞪他:“你……”

他們還在車上呢,前邊還有司機!不過顧及到被司機聽見,她不好說什麼,隻能羞紅了臉。

“我的。”顧霖霄在她耳邊輕聲開口,目光落在她身上。

莫名強勢霸道。

夏悠悠臉更紅了,不好意思地動動身子看向窗外。想到顧霖霄一直以來的不安,她還是輕輕“嗯”了聲。

耳邊似乎聽到了顧霖霄的輕笑。

夏悠悠忍不住也笑了。

傻樣。

……

出遊這一天。

早早地,夏悠悠就收拾了行李放院裡。

夏爾墨打著嗬欠出來,見了行李瞌睡蟲都不見了:“悠悠,你打包行李做什麼?”

“出去玩,明天下午再回來。”

由於這幾天忙服裝店和玻璃廠的事,夏悠悠後知後覺想起來,她忘記了跟家裡人說要出去玩的事。

“明天下午?你要在外邊過夜?”夏爾墨皺了皺鼻子,明顯不樂意。

夏爾冬也走了出來,眯著眼,語氣有些危險:“跟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