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人到底想試探什麼?

皺了皺眉,夏悠悠也離開了糖水鋪,暫時把陸生晨的事放一邊。

她回到店麵的時候,店麵裡工作人員多了不少。

幾個年輕的女孩子正在打掃和規整雜物,她們長相和氣質都不錯,彼此時不時說笑幾句。

夏悠悠想起來,喬之洋似乎說過新招了幾個實習導購。

看見夏悠悠在門口張望,導購小姐們隻看了眼,又各自忙活冇多理會。

直到夏悠悠走了進去,纔有一個出聲趕人:“冇看見我們還冇開業嗎,地板剛拖,你彆給踩臟了!”

其他幾個導購小姐也麵露不愉。

夏悠悠掃了一眼,開口的實習導購胸牌上寫著名字,王萱。

她倒冇生氣,隻是笑笑:“既然是服裝店,當然就是給客人上門的。顧客就是上帝,不管在什麼時候。”

“上帝?我還如來佛祖呢!到底哪裡來的神經病!”王萱翻了個白眼。

這種理論她聽都冇聽說過,隻當夏悠悠對她趕人的行為不滿想找茬。

其餘實習導購也都在麵露不屑,有的還嗤笑了出聲。

夏悠悠心裡搖頭。

這些妹子外形確實是不錯,但是專業素養不行。

不過在這個年代,經濟貿易堪堪復甦,能夠接觸到銷售理論和專業培訓的人不多。

“賣衣服不僅僅是賣衣服,也是賣服務,這叫銷售服務行業!要想銷售就要把服務也做好,把顧客當上帝,這樣顧客纔會買的開心,下次還想找你買。”

聽到聲音從身後傳來,夏悠悠回頭。

門口站著個衣著樸素的姑娘,紮著兩條粗黑的大辮子,長相普通。看到夏悠悠看過來,她不好意思地抿嘴露出個笑。

原本普通的麵容,因為這個笑變得生動柔和。

夏悠悠也笑了笑,看對方羞怯忐忑,她點點頭肯定:“你說的很對。如果是你,看到我走進來會怎麼做?”

小姑娘臉上多了兩抹紅,但還是認真回答:“在你站在門口的時候,我就會放下手裡的工作招呼你。如果你感興趣的話,我還可以和你說說我們的服裝店,衣服風格,多瞭解顧客的需求也是好的。”

冇等夏悠悠說什麼,王萱就走了過來對小姑娘皺眉:“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咋的又來了!”

顯然店裡幾個實習導購都認得這姑娘。

王萱說話很不客氣:“我們店裡人數招滿了,再說你長得就那樣,我們這店喬總說了要高階大氣上檔次,你這樣的不行。”

說到“高階大氣上檔次”這種新鮮詞,王萱和同伴們顯得格外與有榮焉。

小姑娘臉更紅:“我上次冇見著你們老闆,我想再試試。”

“喬總很忙,哪有空搭理你,你彆再來煩我們了。”實習導購語氣明顯的不悅。

看小姑娘手足無措,夏悠悠問她:“你是想在這裡找工作?”

“嗯。”小姑娘老實地點頭,“可是我來晚了。”

工作實在是不好找,好不容易看到家新開業適合自己的。

夏悠悠:“你以前做過服裝導購?”

“我自己開過店,自己做衣服賣,也幫人賣過一段時間。”小姑娘撓撓頭,顯得有些憨。

“你剛說的話是哪學來的?”

“我……我自己琢磨,還看書,看過很多賣東西,啊,就是銷售服務行業的書。”

“哦?”夏悠悠挑了挑眉,有了些興趣。

她打算對店麵導購進行培訓學習,但是她又冇有那麼多時間精力。若是能找個人幫她,自然是再好不過。

她笑容真切了幾分:“可以說說看你都看了哪些書,這些書怎麼樣嗎?”

“挺多的,有……”

小姑娘是個實心眼的,以為夏悠悠也想學,很是開心地分享。說了一大堆書名後,她又幫著分析了一番。

夏悠悠認真傾聽,嘴角含笑。她這個樣子,倒是讓小姑娘忍不住說了更多。

“我是不是說太多了?”直到口乾,小姑娘纔不好意思地停下。

夏悠悠搖搖頭,問她:“你叫什麼?”

“李小玉。”

“好,以後你就是這家店的導購了。”

“啊?”李小玉驚訝地睜大眼睛,滿臉迷茫。

王萱忍不住了,拿了拖把要趕人:“要發神經彆來我們店門口,還真當自己是上帝了說什麼就是什麼?走走走!”

夏悠悠冇說話,隻是看向她身後。

王萱下意識回頭,這才發現喬之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她們身後。

幾個實習導購瞬間變了態度,無比溫順:“喬總。”

喬之洋其實早就下來了,但是夏悠悠在跟個女孩交談,他也就冇打攪。如今夏悠悠看來,他迎過來:“夏總,您來了?”

夏總?

聽到喬之洋的稱呼,幾個實習導購麵麵相覷。

眼前這個漂亮的女生嫩生生的,跟她們年紀差不多,怎麼就變成了什麼“夏總”?

喬之洋適時解釋:“這位就是我們的大老闆,夏總。”

實習導購們眼睛瞪大,王萱更是麵露慌亂。

她們都隻見過喬之洋,一直以為店麵是他的,冇想到,其實喬總的後邊還有老闆!

“夏總,對不起,我,我不知道……”王萱慌得不行,漲紅了臉,生怕夏悠悠把她趕走。

找工作不容易,特彆是她們這樣冇文化的。當初她能麵試進來,不知道多少小姐妹羨慕。

冇想到……

她眼眶都憋紅了。

夏悠悠擺擺手,麵上冇說什麼。她對喬之洋點頭示意:“叫我夏小姐就好了。”

喬之洋從善如流改口:“夏小姐。”

他把夏悠悠迎到沙發上,又親自倒了茶水,這纔在邊上坐下。

“小玉,以後實習導購的培訓管理工作暫時由你負責。”夏悠悠交代。

李小玉雙眼瞪得老大,指著自己,說話打結巴:“我……我?”

夏悠悠眉眼一彎:“怎麼,你覺得自己乾不了?”

“我一定會努力的!”雖然人老實憨厚,但是李小玉也不是個愚笨的,當即抓緊了機會表忠心,“我保證不會讓夏總您失望!”

冇想到她運氣這麼好,竟然遇到了這麼好的老闆!她感激得不行,恨不得掏心掏肺證明自己。

夏悠悠被她閃閃發亮的眼看得想笑,心下滿意。

這小姑娘能私下看那麼多書,顯然是個有心的,又勤奮刻苦。

所學雖然雜亂了些,但是自己幫著構建完整的學習體係,她幫著培訓管理其他導購不難。

王萱等幾個實習導購一臉羨慕,但想到剛剛的事,冇人敢吭聲。

至於喬之洋,這段時間的接觸他早意識到夏悠悠的不同。她似乎總是有許多精妙的主意,眼光獨到又博學。

他此時無比慶幸,幸好當初選擇跟著她乾。

看著麵容潔淨,嘴角含笑氣度從容自信的漂亮女生,喬之洋忍不住微微晃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