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午後。

夏悠悠休息了半天便開始工作模式,在選好工廠冇多久後,店鋪也已經定下來了。

不過她一直忙著晚會的事情,也冇空跟進後續的裝修。

這裡是京城商圈的繁華階段。

她服裝店的店鋪就在中心位置,兩層的店麵,做成了複式結構,二樓還大膽嘗試了落地玻璃的設計。

在這個年代實屬不多見,這也是玻璃廠的員工連夜趕工製作出來的。

今天剛安裝下去,迎來了路人好奇的目光,忍不住停駐腳步圍觀。

“這竟然用玻璃來當牆壁,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過看著很好看,這家店鋪的老闆挺有創意的。”

“好像是服裝店,這一片這麼多老招牌,這老闆是不是瘋了?”

“有錢人才這麼折騰,開個茶樓不挺好的?”

“……”

夏悠悠豎起耳朵聽了一圈,嘴角微微抽搐。

好慘,居然冇人看好她的店!

“夏悠悠同學?”

正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帶著試探的呼喚。

夏悠悠回頭一看,落入眼中的是一張陌生的麵孔,身穿著純白色襯衫,鈕釦繫到最上端那顆。

頭髮梳得一絲不苟,唇角掛著淺淺的笑容,整個三好學生的模樣。

這誰啊?

她擰緊眉心打量著他,“你是?”

“我叫陸生晨,是京大的學生,在晚會的時候我見過你。”

對方笑容不減,簡單地做了一個自我介紹。

又是京大。

夏悠悠尋思著自己跟京大孽緣不淺啊,可麵前這人她完全冇印象,見過的話她不會不記得啊。

她壓下心中疑惑,禮貌性地點頭,“你好。”

說完,她就打算找個藉口離開,一點都不想跟眼前這人攀談。

主要是他那眼神深不可測,絲毫不像表麵上表現出來那麼溫柔隨和。

表裡不一的人最可怕了。

“有緣遇見,一起吃個飯吧?”

陸生晨彷彿冇有眼力見,向她發出邀請。

夏悠悠擰眉正想拒絕,對方的聲音又再響起,“正好我本來也打算上門拜訪,有一些關於晚會的事情與你說,既然碰見了就直接說吧。”

上門拜訪?

“什麼事啊?”

夏悠悠也聽出他是有事要說,可一點都不想另外再花費時間接待他,還不如在這裡說清楚。

陸生晨目光放在前麵的糖水鋪子裡,“去前麵坐下來說吧。”

街道上人來人往,確實也不適合聊事情。

“行。”夏悠悠答應下來。

這家糖水鋪叫“美滿甜圓”,在京城也開了有十幾年,老闆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士,招待客人永遠都有一股熱情勁。

客人一進店鋪,迎上他的笑臉,心情也會隨著好幾分。

更彆說這糖水確實也好喝,所以就算是下午這個點,仍舊有許多客人。

一眼望進去,位置上都坐滿了人。

夏悠悠心想著這就不能坐下來談了,在街角找個安靜的地方說一下就行了。

“老闆,這裡能開一張桌子嗎?”

陸生晨搶在她麵前對正在忙碌的老闆開口詢問。

老闆一看邊停下手中的活,邊連忙應道,“當然可以。”

“不用麻煩,我自己來就行,您繼續忙。”

陸生晨伸手打了一個製止的手勢,輕車熟路地往店鋪角落裡拿了一章摺疊的桌子出來,又擺好凳子。

甚至,他又去拿了一塊抹布,擦乾淨桌子和凳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店鋪的老闆呢!

這非常順利地迎來了糖水鋪老闆的讚賞,向他們這邊投來曖昧的目光,“小夥子不錯啊,長得精神還肯乾活,是個好男人。”

顯然是把他們兩人當成一對了,陸生晨也隻是笑笑,冇說什麼。

夏悠悠對這種情況莫名有些不爽,這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真令人不爽。

可當前場合,她解釋也不妥。

“坐吧。”

陸生晨將東西都收拾好後,示意她坐下。

夏悠悠先坐下來,直入正題,“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先點吃的。”

陸生晨卻不如她意,一個勁地轉移話題。

還若有其事地拿起旁邊手寫且皺巴巴的菜單,跟她介紹哪一個比較好吃。

經過短暫的相處,夏悠悠已經意識到麵前的人臉皮有多厚,心中積攢的不滿已經抵達一個爆發點。

她隨意點了一個後,眸光如寒霜,“你再不說,我就不奉陪了。”

陸生晨聞言低頭一笑,“看來你對我印象很差啊。”

那模樣看起來不慌不忙,也不意外這一點,完全就像是一個掌握大局的人。

這也是夏悠悠最討厭的事情,她從來都不喜歡成為某人計劃中的一顆棋子。

誰敢這麼做,對方一定會付出慘痛代價!

夏悠悠動作反倒不緊不慢下來,唇角輕揚,笑意卻是不達眼底的。

“一開始你說關於晚會的事情找我,說的含糊不清,目的就是想讓我以為是跟學校有關的事情,這樣我即便再不想理會你一個陌生人,也不得不答應下來。”

她將事情從頭開始慢慢剖析,眼角餘光在打量著陸生晨的臉色。

果然,有一瞬間的僵硬。

這說明她猜對了。

夏悠悠又再調整自己的話術,“你找我並非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而是一再試探,至於你在試探什麼嘛……”

陸生晨臉上已經冇有半分餘裕,隻有他極力想隱藏的緊張。

恐怕連他自己都冇發現,他的呼吸都放慢了幾分。

夏悠悠好歹也是活了兩輩子的人,走過的橋都比他走過的路多,這小子竟然還想跟她鬥?

“你果然跟傳聞中的一樣聰明。”

半晌,陸生晨豁然揚起笑容,對她讚歎。

夏悠悠冇有放鬆警惕,理直氣壯地收下稱讚,“是比你聰明的不止一星半點。”

言辭中的拉踩讓陸生晨笑容更顯,眉眼中又是無奈。

“看來今天真的讓你討厭上我了,我冇有什麼惡意,確實也是路過碰巧見到你想試探一番,為了表示歉意,今天請你喝糖水,其他的事情等開學後再見麵吧。”

他三言兩語就將事情給翻篇了,付了錢就離開了糖水鋪。

那背影怎麼看都有點落荒而逃的意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