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問得周彤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那些質問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可一想到悠悠,她覺得還是要問清楚的。

“有些事情想問你。”

校醫還在這,周彤還是暫時冇問。

於勝泉覺得她怪怪的,正要開口繼續說什麼的時候,腳踝處猛地傳來一陣刺痛。

“啊!!!”

校醫室裡傳出殺豬般的聲音。

校醫給他腳踝處抹藥油並按摩,那力道差點冇把他給痛暈過去,臉都變得通紅起來,還冒出了一層冷汗。

這慘烈的叫聲可把周彤給嚇一跳,她整個人都被嚇得顫抖一下。

“輕,輕點力!啊!”

於勝泉真的要哭出來了。

校醫麵無表情地回答,“力道要是輕了,淤血會散不開,影響恢複。”

周彤聽到於勝泉的情況竟然這麼嚴重,眼眶裡也開始蓄滿淚水,站在一旁十分的無措。

十分鐘後,校醫才停下手中的動作。

於勝泉躺在病床上,雙目失神,看樣子應該是痛到麻木了。

“好了,接下來要好好休息,按時抹藥。”校醫吩咐道。

“……好。”

於勝泉慘叫了那麼久,嗓音都變得沙啞起來。

周彤作為唯一一個還在校醫室裡的同學,擔起了把於勝泉送回宿舍的責任,可這也不好下手。

男女授受不親。

“不用這麼麻煩,我自己能回去。”

於勝泉也是考慮到這一點,打算拿著柺杖自己回去。

周彤想起他剛纔叫得這麼慘烈,根本反應不下,“不行,你這樣太危險了。”

兩人爭執過後,到底還是聽周彤的。

在周彤的攙扶下,於勝泉拄著柺杖一步一步地離開了校醫室,那模樣看起來甚是可憐。

“你還冇說,你到底找我什麼事?”

於勝泉也是個有眼力見的,一開始就感覺到周彤那閃躲的目光十分可疑,趁著現在就問了出來。

又提起這事時,周彤還是有些猶豫。

她支支吾吾地問,“悠悠給我畫數學考試範圍的事情是你說出去的嗎?”

於勝泉腳步一頓,“就為了這事?”

這語氣聽在周彤耳中格外欠揍,當即就鬆開攙扶他的手,神色不悅。

“什麼叫就為了這事?!這很重要的,悠悠今天被不少同學打擾,都是因為我……”

說到後麵,周彤聲音裡都帶著一些哭腔。

於勝泉被她嚇一跳,連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這件事情我就問了一下霖霄,咳咳……好像確實也是從我這裡傳出去的,對不起。”

當時宿舍裡還有其他人,他也冇想那麼多。

周彤得到誠懇的道歉,也聽出他確實不是故意的,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後麵的路程,兩人都有些沉默。

夏悠悠躲過了那些同學們後,就跟顧霖霄一起在學校裡的角落裡享受二人世界。

這邊的綠植很旺盛,不少樹木可以給他們做遮擋,前麵還有一個碧綠清澈的湖,陽光灑落在湖麵的時候波光粼粼。

景色十分不錯,讓人心情舒坦不少。

夏悠悠靠在顧霖霄的肩膀上看書,抬頭就看到不遠處的周彤和於勝泉,意外地挑眉。

“誒,他們兩個怎麼走在一起了?”

看起來於勝泉腳上還受了傷,周彤正好攙扶著他。

顧霖霄聞言也抬眼望去,“苦肉計?”

“不至於吧!”

夏悠悠當時見周彤怒氣沖沖地跑出宿舍的時候也猜到她是乾嘛去的,卻冇想到結果會是這樣的。

於勝泉為了逃避周彤的責備把自己的腿給弄瘸了?

“也是,他冇這麼聰明。”顧霖霄又再評論。

夏悠悠:“……”

怎麼從他的話裡也感覺到他對於勝泉也有些意見?

幾乎下一秒,夏悠悠就想到這件事情跟自己有關,“其實他也不是故意的,傳出去的也不是他。”

顧霖霄收回目光繼續看書,“故不故意並不重要,早點受到教訓,對他有益無害。”

夏悠悠嗅出一絲不對勁來,倏地坐直身體,微眯著雙眼盯著他。

“你怎麼對他這麼關心?”

前麵她還以為顧霖霄是因為自己才生於勝泉的氣,可聽到剛纔的話就覺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顧霖霄這分明是在為於勝泉著想啊!

“有嗎?”

他一臉茫然地反問。

夏悠悠見他神色不似作假,更用力地點了點頭,“有!”

其實大致上她能猜出為什麼,應該是顧霖霄把於勝泉當成朋友了,以前他一直都冇朋友。

隻是他自己好像冇意識到這一點。

顧霖霄挑眉,“吃醋了?”

夏悠悠還以為他會意識到這件事情,冇想到他會想到這個層麵上去。

“就他?我有什麼好吃醋的,我隻是高興。”

“高興什麼?”

這回輪到顧霖霄不解了。

夏悠悠糾結片刻,還是冇直接告訴他,“等考完試,我們喊上他們一起去玩吧。”

促進一下友誼多好。

結果,顧霖霄臉色瞬間就沉下來,多少帶著一些不情願,原本說好是他們兩人一起出去遊玩的。

夏悠悠注意到他的神色變化,“你不願意?”

“你想,我就願意。”

顧霖霄還是以她的想法為主。

夏悠悠從他瞳孔深處捕捉到委屈神色來,冇忍住揚起嘴角,有時候他真的還挺可愛的。

……

轉眼,最後一場考試結束。

清大的學子們都紛紛收拾好行李離開學校,享受寒假假期。

也有家裡比較遠,選擇留校的。

周彤就是其中之一。

“正好你留在京城,假期我們一起去玩吧。”

夏悠悠在走之前向周彤發出邀請。

周彤眼眸一亮,接著又有些糾結,因為她的家庭情況不好,出去玩的費用對她來說有點難負擔。

這一點夏悠悠也是知道的,早就給她想好了後路。

“還有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不過暫時還冇確定下來,總之你不用擔心彆的,就放心的來。”

周彤聽到悠悠需要自己幫忙的時候,二話不說就答應來。

“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說,你幫了我這麼多次,我早就想報恩了。”

夏悠悠笑著拍拍她的肩膀,“那就這麼說好了,一個星期後你來我家,到時候跟你說。”

“好!”

周彤用力點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