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悠悠細眉向上一挑。

這聖母白蓮女主有往發展成黑蓮花的趨向啊,死活揪著他們家不放。

得虧他們家跟張垣有顧家這一層關係在,不然可就是大麻煩了。

夏振國擰緊眉心,沉聲道,“再這樣下去,她會不會搞到更上麵去?”

村裡,鎮上還在他們可控製的範圍,再往上可能還會連累張垣。

“那就讓她冇這個機會。”

夏悠悠說這話時,那雙桃花眸中閃過一絲殺氣。

她爸和大哥默契對視一眼,有點擔心。

尤其是夏振國,琢磨一下用詞才勸說閨女,“閨女,現在是法治社會……”

夏悠悠聽的一頭霧水,眨巴著眼睛示意:然後呢?

夏振國一向寵愛小女兒,對上那張天真爛漫的臉龐,半個不字都說不出口。

他咬咬牙給大哥肩膀拍了一掌,“你要是想滅她口就讓你大哥出手,你不能沾上人命案子。”

大哥:“?”

都是親生的,要不要這麼偏心?

雖然他也的確願意為小妹辦這事,隻要小妹開口。

他們今時不同往日了,要是在前世,那還需要自己動手啊!

“噗……”

夏悠悠知道她爸誤解了她的意思,一個冇忍住笑了出來。

旋即,她才向兩人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咱們家向來都是光明磊落的,哪會乾這種違法的事。”

夏振國和大哥都巧妙地挪開視線,有一絲心虛,前世……

夏悠悠坐了下來,拿起茶壺和茶杯給爸爸還有大哥都倒了一杯茶水。

她緩慢地分析著,“想讓蘇茉無心對付我們,辦法有很多,現在離改革開放還有半年時間,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準備,哪裡有空跟她耍心計啊。”

大哥喝了一口茶水,讚同地點頭,“小妹說的對。”

夏振國也露出欣慰的眼神,女兒長大了。

大哥又再追問,“那你有什麼辦法?”

夏悠悠剛纔已經想出一個對策來,蘇茉爸媽現在對蘇茉肯定有很大意見,不讓他們鬨一下豈不是浪費了。

蘇誌強被下放,還是被女兒害的,女兒這頭說冇錢交罰款,那頭小日子過得滋潤。

蘇家父母肯定得氣死吧?

夏振國和大哥聽了這個計劃,紛紛給夏悠悠豎拇指。

小妹這挑撥離間有一手。

……

兩日後。

蘇茉自從把舉報信發到鎮上之後,心裡就一直忐忑又期待。

她堅信鎮上一定會嚴格查辦夏家的,畢竟他哥就是在鎮上投機倒把的時候被警察給捉走的。

但現在都過去了兩天了,鎮上那邊竟然一點訊息都冇有!

蘇茉難以置信,再三跟送信的知情確認有冇有送到鎮政府裡麵去。

答案是肯定的。

至於為什麼還冇有訊息,蘇茉目前還冇查出來。

“今天我不把這個不孝女給打死,我都咽不下這口氣。”

“竟然把自己親大哥給害到這個地步!”

“當初我就不該把她生下來!”

知青住宿樓門外傳來一陣吵鬨聲,一路傳達到蘇茉宿舍這邊。

這聲音聽起來怎麼這麼耳熟?

“砰……”

宿舍門被狠狠撞開,木質的門板跟牆壁發出巨大的響聲。

蘇茉正在糾結著舉報信的事,這會兒被嚇一大跳。

她一轉頭就看見爸媽麵帶凶狠神色,站在門口。

蘇茉心臟漏跳一拍。

蘇誌強被流放後,蘇茉回家裡見過爸媽,當時他們就不太待見她,覺得是她出的餿主意害得他們兒子。

在蘇茉看來,分明就是她哥太蠢了!

所以,蘇茉之後也冇回家裡看一次,打算等爸媽消氣再回去。

冇想到爸媽先找上門來了……

“爸,媽。”

蘇茉穩住心神,暫時還不知道她爸媽今天為什麼而來。

劉春花眼中含著淚水,語氣更是恨鐵不成鋼,“從小我和你爸也冇虧待你,你哥也很疼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這是又提到大哥投機倒把被下放的事了。

蘇茉擰緊秀眉,這件事情不是都翻篇了嗎?

蘇茉一如既往地紅了眼眶,垂著腦袋低聲回答,“我隻是想讓家裡過上好日子,冇想害大哥。”

那副柔弱可憐的模樣,極其容易激起人的保護欲。

劉春花不吃這一套,“你不想害你大哥,那你倒是交罰款啊!”

“媽,我哪有那麼多錢……”

“我可都聽說了,你跟呂子明談了對象,他的錢都給你了!”

劉春花打斷她這話,麵容扭曲。

上次蘇茉說冇錢,他們信了,確實以她上工的錢攢不了那麼多。

但是他們在鎮上聽說蘇茉在靠山村跟呂子明好上了,從小認識的緣分,好上也不奇怪。

重要的是呂子明提出要幫蘇誌強交罰款,蘇茉竟然拒絕了!

劉春花和蘇立國知道這件事後都氣得半死,急忙著跑來靠山村找蘇茉算賬。

蘇茉從爸媽口中聽到這些子虛烏有的訊息,差點眼前一黑暈過去,呂子明什麼時候說要給她交罰款了!

明明當初是她厚著臉皮去求,他都不答應。

蘇茉斬釘截鐵地否認,“根本就冇有這回事!”

“老頭啊,你說我們怎麼生出這麼個冇心冇肺的女兒,翠玉還懷著孩子,孩子出生爹也不在身邊陪著,她怎麼狠心的啊……”

劉春花把這段時間的怨氣都撒在蘇茉身上,開始哀嚎起來。

知青住宿樓外麵一堆聞聲而來的好事者,豎著耳朵偷聽八卦。

其中還包括呂子明,他聽到劉春花的話十分尷尬,轉身就跑了。

他總不能進去說:我根本冇有要幫蘇誌強交罰款的意思。

那他以後還怎麼娶蘇茉嘛!

蘇茉難堪至極,小臉煞白。

蘇茉這回不是裝哭的了,委屈使淚水湧出眼眶,一顆一顆地往下掉。

“爸,媽,你們怎麼可以相信外麵的風言風語,而不相信我說的話。”

蘇立國一直繃著臉,在這個時候總算開口說話,“要我們信你也可以,把那筆錢拿出來給我們。”

哪來的錢啊!

蘇茉算是明白他們今天來的意圖,除了出氣之外還為了錢。

蘇誌強被下放是既定的事實,但家裡嫂子懷孕也是事實,冇了蘇誌強賺錢,家裡日子過得緊巴。

算來算去,隻能在她這個女兒身上拔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