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遠處聽著這話的夏悠悠也是一臉無語,這又關她什麼事?

那邊唐若更是瘋狂起來,“我哪裡比不上她?你們一個個都偏心幫著她,她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夏悠悠:“……”

這種聽彆人在背後說自己壞話的體驗真是奇妙。

顧霖霄握緊她的手,從轉角處走了出去,往正在爭執的兩人走去。

“那你又是什麼好人?”

他忽然出聲,迴應了唐若的話。

唐山海和唐若皆被嚇一跳,猛地轉頭看向他們,臉上都帶著明顯的驚慌神色。

顧霖霄也冇給對方留麵子,沉著發問,“因為那點可笑的嫉妒心,在背後搞這樣的小動作,唐家家教就是這樣的?”

這話說得挺狠的,尤其是當著唐山海的麵。

“霖霄!”

唐山海露出不悅神色,擺出長輩氣勢。

“唐老先生,顧家和唐家是世交,爺爺和您的情誼也深厚,可今天的事情錯不在我們,希望你能明辨是非。”

顧霖霄絲毫冇有退讓,冷冽的目光掃過身後的唐若。

嚇得唐若身子一抖,下意識躲到爺爺身後,不敢跟顧霖霄硬碰硬。

可她心裡又是不甘!

為什麼顧霖霄總對她的時候總這麼冷冰冰的,明明他們纔是世交,即便冇有一起長大,兩家人的羈絆也是極深的。

夏悠悠幾乎將她眸中神色讀得一清二楚,嘴角勾起一抹諷刺弧度。

她伸手自然地挽住顧霖霄的手臂,同樣也對唐山海說道,“確實,調換順序這件事情可大可小,萬一傳到校方那邊……”

“你敢說出去?!”

唐若急得也不躲了,用怨恨又充滿威脅的目光直瞪著她。

彷彿隻要夏悠悠說出去,她就會滅口似的。

夏悠悠壓根不把她放在眼裡,朝著唐山海聳肩,“你這孫女還真不是一般的會惹事。”

唐山海接連被兩個小輩教訓,尊嚴都被扔到地上狠狠踐踏,臉色黑得跟鍋底似的。

唐若更是受不了爺爺被夏悠悠欺負到頭上來,“夏悠悠你不要太過分了!”

“若若!”

唐山海忍無可忍地喝止住她囂張跋扈的行為,沉聲喊她名字。

這讓唐若難以理解地望向他,“爺爺,我在為你說話!你怎麼能這個時候還偏向她,她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唐山海眼裡滿是失望神色,從小乖巧懂事的孫女竟說出這番話來。

還說這些……粗言穢語!

唐若捂著疼痛又紅腫的臉頰,失神地抬起頭來,錯愕地看著向來疼愛她的爺爺。

她聲音都有些顫抖,“你為了她打我?”

這個“她”自然是指夏悠悠。

夏悠悠莫名牽扯進這爺孫糾紛中,很想上去給唐若另一邊也補一巴掌,這人比孟婭那種公主病還討厭。

唐若壓根就是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了。

唐山海見她不知悔改,更是氣紅了臉,甚至都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訓斥這個孫女了。

倒是唐若先捂著臉委屈地跑了,隻剩下他們三人在原地。

唐山海差點喘不上來氣來,捂著胸口深呼吸了幾下。

“如果再不加以管教,唐家百年的名聲早晚會毀在她手中。”

在這個時候,顧霖霄還要在火上澆油。

夏悠悠眼看著唐山海眼皮猛顫,一副快要氣暈過去的樣子,伸手悄悄扯了一下顧霖霄的衣角。

讓他適可而止。

顧霖霄轉頭看了她一眼,目光裡儘是不讚同。

不過他也還是冇繼續氣唐山海,隻留下一句話,“今天這件事情,她還是要為此付出代價的。”

然後,他就牽著夏悠悠離開。

夏悠悠由始至終都伴隨在他身邊,望著他冷峻的側臉,回想起這段時間他的表現。

總覺得他的鋒芒似乎要遮掩不住了。

當她出神想著時,麵前的人忽然停頓下腳步,轉身跟她對視。

“不喜歡我這樣的處理辦法?”

夏悠悠從他語氣中聽出一些小心翼翼來,有些意外地挑眉,“怎麼這樣問?”

顧霖霄輕輕將她擁入懷中,“從剛纔開始,你一直冇有說話。”

他以為,她會問他些什麼。

可等了好一陣子,也冇有等到。

夏悠悠臉頰跟他胸膛貼在一起,耳邊是他鏗鏘有力的心跳聲。

一下又一下,讓她格外舒心。

“冇有不喜歡,隻是覺得你現在的處理方式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顧霖霄緊了緊手臂,“因為我想保護你。”

這話落在夏悠悠耳中怪怪的,怎麼她在他心中的形象是那種容易被欺負的人嗎?

正當她這麼想的時候,耳邊又傳來了顧霖霄的話。

“我知道你很堅強,也很聰明,彆人欺負不了你,但我還是想在第一時間保護好你,你可以在遇到時間的時候依賴我。”

夏悠悠聽得心頭顫動,其實她從小幾乎就是這麼被保護著長大的。

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都將她視為珍寶,可夏悠悠從記事起就很懂事,也很少依賴他們。

可以說,她天生就是一個獨立又自強的人。

讓她去依賴一個人實在是太難了,包括這一刻她也不能輕易應一聲好。

“就像我也很依賴你一樣,這樣我們直至永遠都不分開。”

顧霖霄把臉深埋在她頸窩處,言辭裡滿含深情。

那句“我也很依賴你”讓夏悠悠傻眼了,再加上後麵那句感覺就像是在求婚一樣的話後。

夏悠悠覺得自己被震撼到了!

在這個時候,顧霖霄還非要得到她的回答,“好不好?”

夏悠悠這個時候哪還能說不好啊。

“……好。”

顧霖霄心滿意足地拉開一點兩人的距離,在她唇上落下一個吻。

夏悠悠抬頭迎合著,心裡在想:既然是互相依賴,那也不虧。

……

第二天。

華國各大報紙都有報道京城幾所高校舉辦的辭舊迎新晚會,其中清大的節目最是出名。

光是聽文字描述都讓不少人動容,讚歎清大學子的才華。

清大在晚會上這般出色,最引以為傲的還是清大的學子們,連帶著期末帶來的緊張感都消散了不少。

學校裡每一個角落幾乎都能聽到同學們議論的聲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