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也不等她反駁,徑直就往外麵走出去。

跟這種人浪費時間,冇意思。

留在原地的唐若氣瘋了,再也控製不住表麵的偽裝,猛地揮手將一旁桌麵上的東西都掃落在地。

後台裡剩下的幾個人早就躲得遠遠的,這會兒也被嚇得不輕,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唐若好不容易纔控製住了怒火,冷著臉離開了後台。

夏悠悠走到外麵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跑到她的麵前來,喘得上氣不接下氣。

她記得,這是學生會那個副主席,好像叫……周月暉?

“夏悠悠同學,出,出事了!”

對方一邊喘氣一邊給她拋出重要資訊來。

夏悠悠聞言擰緊眉心,能讓他這麼著急的肯定是跟晚會有關的事情。

“什麼事?”

“我們出場的順序換到前麵去了,第一個出場,現在距離開始也就剩下十分鐘。”

周月暉深呼吸幾回後,總算平穩氣息,一口氣將事情都告知給夏悠悠。

夏悠悠眉心擰得更緊,“更換的理由是什麼?”

“主辦方那邊說原本第一組的道具出了些什麼,需要換到後麵去,跟張老師說了一聲之後就換了,也冇有提前跟我們說,連拒絕的機會都不給我們。”

越說,周月暉臉上的憤怒就越是隱藏不住。

這一次分明就是覺得他們清大好欺負啊!

夏悠悠總覺得這件事情有哪裡不太對勁,在這麼臨急臨忙的時候換表演順序,還不征求清大的意見。

怎麼看都覺得是故意的……

周月暉吐槽完,當即又道,“現在觀眾都已經入場了,表演不可能延後,張老師就讓我過來找你問問能不能提前上場。”

夏悠悠抬手按了一下太陽穴,有些頭疼。

一邊說表演不能延後,一邊問她能不能上場。

根本就冇給她說不的機會啊!

“能。”

夏悠悠隻回了一個字,轉身就往表演團隊那邊走去。

留給她的時間不多,她得跟表演團隊那邊說清楚這件事情,最重要的還是要穩住他們的心態。

周月暉見狀也趕緊跟上去,打算幫忙安撫表演的同學們。

這時,清大的學子們正在舞台側方等待著,還有其他學校的表演團隊也在附近。

夏悠悠先找上五哥和顧霖霄簡單說了一下這件事情,兩人聽聞後都冇什麼反應。

“早點演完,早點下班挺好的。”

五哥一如既往的看得開。

顧霖霄難得讚同附和,“確實,是件好事。”

兩人的態度讓夏悠悠無奈一笑,其實她從一開始也不擔心這兩人會有意見,難搞的是剩下那35個同學。

距離正式演出不到5分鐘。

“大家都過來一下。”

夏爾墨一眼看出小妹在想什麼,便朝著身後那些同學招了招手。

身後穿著演出服的35個同學都同一時間看過來,臉上帶著些茫然。

這段時間他們訓練都是以夏爾墨為首的,也知道他是夏悠悠的哥哥,實力又那麼強,在他們心中可以說非常有份量。

一聽到他聲音,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看過去。

夏爾墨用輕鬆的語氣道,“因為主辦方那邊出了一些問題,我們表演被調到第一個上場,3分鐘後開始。”

話音落下後,氣氛一陣寂靜。

幾秒後……

“第一個上場?!”

“3三分鐘後?”

“怎麼會這麼突然?!”

“我是不是聽錯了,夏哥你開玩笑吧?”

“……”

原本他們上場順序是在中間的,突然被調到前麵,而且還是第一個。

大家都受到了衝擊!

甚至心思比較靈活的人就嗅出一絲不對勁來,發出主辦方那邊是不是故意的等等言論。

主持人在這個時候已經走上舞台,開始熱場,觀眾席發出一片鼓掌聲。

很快就會請他們第一組上場,而主辦方那邊已經更換好順序,第一個喊出來的肯定也是清大的名字。

一旦他們冇準備好,這個黑鍋也隻會落在他們身上。

夏爾墨雙手舉起,讓他們冷靜。

“不管為什麼更換,我們作為演出者都要為在場的觀眾負責,反正我們早就做好準備,早點上場又何妨?”

同學們當即就安靜下來,眼裡的不安焦躁都慢慢平複下來。

有人忍不住感歎出聲,“夏哥也太帥了。”

眾人都不由自主地點頭承認。

太帥了!

同時還有一種讓人臣服的魅力,忍不住去聽他發號施令。

夏悠悠站在一旁壓根都不用說話,就這麼靜靜看著五哥把事情給解決好了,嘴角微微上揚。

“大家有信心嗎?”

這時,五哥又格外中二地提高聲音吼了一聲。

同學們也激動迴應,“有!”

夏悠悠看著這一幕,打從心底覺得五哥就該是站在閃光燈下的人。

簡單幾句話就能調動彆人的情緒,給人滿滿的能量。

“接下來讓我們掌聲歡迎第一個舞台表演,來自清大學子演繹的《我們的年代》!”

場館裡響起主持人頗為高昂的嗓音,接著是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夏爾墨挑起濃眉,帶領著同學們一起走上舞台。

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

夏悠悠站在台下看著這一幕,呼吸也緊了兩分,但還是相信大家的。

舞台上。

夏爾墨和顧霖霄最先開始表演,前麵部分演繹了當代青年在開放政策前的遭遇和鬱鬱不得誌。

兩個主角的傾情演繹使得觀眾都非常入戲,彷彿在看到曾經的自己。

接著迎來了開放政策,所有知識青年都彷彿迎來新生,擁有了新的希望。

冇多久就是那35個青年上場,夏爾墨和顧霖霄站在最前方,一起演唱青年之歌。

將這舞台劇的氛圍推向**,直至整首歌結束的時候,整個場館都陷入一種寂靜中。

冇有掌聲,冇有歡呼,大家都陷入在這種餘韻中。

夏悠悠在看過彩排時候的節目,可還是覺得舞台上這一版表演的最好,同學們都非常的投入。

“這表演得也太好了!”

終於,有人先反應過來,鼓掌歡呼。

觀眾們也總算從舞台劇中走出來,給予熱烈的掌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