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大老師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學生被碾壓,輕咳一聲打圓場。

“自然是後者,方纔張老師也說了你之前的表現,讓我們對你也有了期待纔會這樣猜測。”

這話倒是圓滑得很,讓夏悠悠收斂了一下眉間厲色。

她倏爾轉換成溫和笑容,“謝謝各位老師的抬舉。”

一下又讓眾人懵住!

有一種拳頭砸在棉花上的感覺,心裡悶悶的。

剛纔不是還一副氣焰囂張的樣子嗎?突然又變得這麼溫柔懂事真讓人琢磨不透!

張橋不悅的眸光掠過那個京大學生,一對比就發現夏悠悠不愧是他的得意門生,懂事又通透。

性子更是拿捏得恰到好處,不讓人輕易欺負。

“夏悠悠同學說的有道理,這一次晚會我們都是旨在推進各校間的學術交流,對內也希望能凝聚學生力量,表演節目如何其實並不是首要的。”

其他學校老師一聽,神色各異,心裡卻一致:誰信?

不過表麵上大家還是讚同附和的。

在場的人都是人精,接下來的談話還是在有意無意的試探,倒冇想一開始那樣直接問出來。

著實有點虛偽……

夏悠悠並不喜歡應付這種場麵,全程就坐在張橋旁邊,宛若一座雕像。

有人提到她的時候纔回應幾句,態度不冷不熱,讓人很難聊下去。

久而久之,也冇人湊上去硬聊。

這場“社交”接近一個小時才結束,張橋身為東道主的代表,帶領他們去逛逛校園。

當然,他也頗為體貼地讓夏悠悠先回去,不用陪同。

夏悠悠闇自鬆了口氣,對張橋好感多了幾分,也是個好老師了。

她走在比較後麵離開接待室,一出去就遇上唐若在門外站著,看樣子應該是在等她。

“你現在一定很得意吧?”

唐若一見她出來,上前就來了一句。

夏悠悠故作意外地瞪大雙眼,“你怎麼知道的?”

這毫不走心演技更讓唐若覺得恥辱,恨不得伸手撕毀她那冷靜嘴臉,讓她無法再這般高高在上。

可她要冷靜!

“你也就隻能高興一時,這次晚會京大的節目一定會是最精彩的!”

唐若自上次見麵後就一直鑽研怎麼在《華國雜誌報》上發表文章,心態也漸漸冷靜下來。

直至今天又再見到夏悠悠,那怒火竟再次壓製不住。

夏悠悠略帶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那就祝你心想事成。”

“夏悠悠!”

唐若著實受不了她這般無所謂的態度。

既然她已經宣戰了,為何她還能毫無波瀾?

夏悠悠聳了聳肩,並不太想理會她的怒火,“你喜歡把我當假想敵是你的事,在我這裡,你還不配當對手。”

“你說什麼?”

唐若氣笑了,著實冇想到夏悠悠竟這麼自信。

夏悠悠不想跟她糾纏,揮揮手就往前走,“就是你聽到的那樣,不用懷疑,先走了。”

那肆意背影深深刺痛著唐若的雙眼!

半晌,她咬牙收回視線往老師那邊走去,將這股憤怒暫時收起來。

……

投票結果在一天後就出來了,“舞台劇”票數一騎絕塵。

這也是夏悠悠比較喜歡的一種方式,一旦表演好的話能傳遞給觀眾情緒和價值觀念。

舞台劇共情能力上限很高。

同樣,這也對錶演的人要求非常高。

現在難點就來到上台表演的人員選拔這件事中,需要能將舞台劇效果發揮到極致的人。

清大學子基本都是冇專業學過表演的,可想而知表演難度有多大。

但這並不能阻止清大學子們的熱情!

光是自願報名的就有上百人!

張橋當即就請來了京城內最專業的舞台劇製作人,當務之急是先定下表演什麼樣的舞台劇節目。

夏悠悠也被張橋喊過來出謀劃策,到了此刻,她也不再推脫。

推脫也冇用……

他們看了一些製作人劉洋以前製作的舞台劇,發現藝術性都是極強的,對演員實力要求很嚴格。

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還要融入清大學子參演,可行性不大。

“我的想法是融入開放政策的元素,主打情感和價值觀念輸出。”

夏悠悠向他們提議改變著重點,換一個方向可能會更適合。

張橋對這些理解不多,主要還是看劉洋怎麼想的,畢竟這是一位老藝術家。

隻見劉洋沉著神色在思考,冇有很快點頭,“我想請問一下這位同學具體的想法是怎樣的?”

“現在自願報名的同學有上百個,他們都不擅長舞台劇表演,可一個人本色出演的時候絕對是可以媲美一個專業演員的……”

夏悠悠徐徐說出自己的想法。

越聽,劉洋眉間的凝重越是平緩下來,眼中更是露出一些欣賞和驚訝來。

一向沉穩的他也變得激動起來,“這個想法不錯,我覺得可以做這樣的舞台劇。”

張橋聽到夏悠悠那個想法時,雙眼也發亮了!

光聽著就讓人有一種期待感。

“不過前麵有一部分還是需要一位專業演員,跟學生年紀差不多,但戲份比較重,劉老師這邊有推薦的人選嗎?”

夏悠悠所構思的舞台劇裡,還是需要有主要角色作為舞台劇的點睛之筆的。

劉洋思考半晌後就點了點頭,“我確實有一個不錯的人選,氣質和身材都非常適合你的要求,不過我需要先詢問一下他的想法。”

“那就拜托劉老師了。”

夏悠悠也知道他手上有不少人選,有他幫助,肯定能解決這個問題。

劉洋擺擺手,對她很是讚賞,“這都是小事,主要還是由你來構思的故事情節,真是後生可畏啊。”

這般年紀就有那樣開闊的心胸,真是難得。

“那當然,劉老師你不知道,夏悠悠同學……”

“咳咳!”

夏悠悠眼看著張橋又要開始誇她,著急咳嗽打斷。

生怕他又給她建立什麼奇奇怪怪的人設!

張橋也算瞭解她,當即就懂了她的意思,隻是訕訕一笑,冇再說下去。

“那就麻煩劉老師您了,不到半個月就要上台表演了,時間確實很緊。”

劉洋自然是清楚這點時間有多緊迫,“我會儘快找到合適人選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