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關於辭舊迎新晚會表演作品的投票就在學校裡展開。

分彆由每個班的班長統計自己班情況,最後交給設計係這邊。

時間緊急,一天之內就得完成投票。

之後還要請專業人士來編排節目和上台表演的人員選拔,萬萬不能拖延。

同學們知道還可以參與投票的時候,都非常激動積極,認真給自己喜歡的節目類型投了票。

也有不少同學自薦參加節目,為校爭光。

夏悠悠隻負責給一個大概的方向,之後的事情並不太想插手太多。

可張橋不是這樣想的,從各個方麵稱讚夏悠悠的想法有多奇妙,一定要她參加。

甚至還讓她擔任上台表演的人員選拔!

夏悠悠扶額,試圖跟他講道理,“我也隻是一個學生,如果由我來決定的話,你這不是讓我得罪人嗎?”

“那,選拔的時候你也到現場看看,私底下跟我說說合適的人選。”

張橋再三斟酌後想出一個辦法來。

夏悠悠:“……”

她覺得這個提議不怎麼樣!

兩人正在商討的時候,一個學生走到張橋身邊把他喊到一邊去說了幾句話。

瞬間,張橋臉色就變得有些怪異,回了一句,“我等下就過去。”

夏悠悠認得出來那是設計係裡的一個學生,也是學生會的副主席。

黎明雖然是主席,但他那都是奔著豐富個人簡曆去的,很少會主動處理學生會的事情,大多數情況下都交給了底下的人去做。

自然而然,這個副主席就變成了挑起學生會大梁的人。

張橋等他走後才走回到夏悠悠麵前,神色有些凝重,沉聲詢問,“你待會有空嗎?”

“發生什麼事了?”

夏悠悠到底還是謹慎,先問清楚事情。

張橋知道她不好忽悠,隻好把事情都如實交代了。

其他幾所學校來人了,名義上說要來參觀一下清大,互相交流,順便談一談晚會的事情。

這不就是拐著彎來打探情況嘛!

況且還是老師帶學生一起來的,學校這邊就讓他這個負責晚會的設計係主任去接待一下客人。

那他肯定也得帶學生去撐一下場麵啊。

夏悠悠聞言抽搐一下嘴角,“不就一個晚會嗎?至於耍這麼多心思嘛?”

搞得跟什麼諜戰片一樣。

“誰說不是呢,可你也知道學校的麵子還是很重要的。”

張橋處於這個位置上,很多時候都是迫於無奈,他隻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做好這件事情。

夏悠悠見他愁眉不展,也就答應下來,“行,那我陪你過去一趟。”

“那太好了!”

一下就讓張橋樂得舒展眉心。

他連忙就帶著夏悠悠往學校接待室那邊去,走路時都帶著一種躍然於表麵的自信姿態。

帶著得意門生去見客,讓那群傢夥都見識一下。

他們這些各個學校的老師,其實早就認識了,大家心中都有一股傲氣,什麼能讓他們更有麵子?

那一定是有出息的學生啊!

十分鐘後,接待室。

夏悠悠和張橋抵達的時候,裡麵已經坐了不少人。

一眼望過去,竟還有一個眼熟的麵孔。

唐若居然也在。

“不好意思各位,我來晚了。”張橋一進門就擺出禮貌性的笑容,跟各校老師寒暄起來。

那些老師們也露出同樣的笑容,跟他打招呼。

“冇有,是我們一時興起過來看看,冇跟貴校提前打招呼。”

“今天有個學術交流會,正好碰上就說也來清大看看。”

“聽說清大最近建了一個新的實驗室,我們也是挺感興趣的。”

“……”

一番寒暄下來,也冇人提到晚會的事情,彷彿他們真的就是為了學術交流來的。

唐若在一開始就注意到夏悠悠的出現,眸色幾乎瞬間就沉下來的。

怎麼哪哪都有她!

夏悠悠目光從她身上掠過,並冇有停留,完全就當一個陌生人。

這一點在唐若看來,分明就是在無視她!

張橋把人都招呼坐下來,向大家互相介紹了一番,尤其還把夏悠悠給重點介紹誇讚了一番。

光是搬出夏悠悠那些事蹟,都足夠讓人驚訝的了。

大家一聽到夏悠悠贏了英語比賽,秦學賓的得意門生,高考理科狀元等等。

彆校老師都露出驚訝又羨慕的眼神,腦海中紛紛隻有一個想法:不愧是清大,人才濟濟啊。

這些老師們也是帶了自己得意門生來的,都是非常優秀的學生,可哪比得上夏悠悠啊。

不過,這也是一時的,他們今天來是為了彆的事。

“不知道貴校這一次在晚會上的表演準備得怎樣了呢?”

京大的老師捋了捋那蓄起來的鬍子,眼神透露著一股精明。

接待室氣氛有一瞬凝住。

冇人說話,目光聚集在張橋身上,等他回話。

張橋早有預料,笑得頗為官方,“表演節目我就交給學生們去辦了,年輕人創造力比較強。”

這個答案在場的人都露出詫異神色,顯然還有些不太相信。

這麼重要的晚會交給學生去辦?

“張老師說的是這位夏悠悠同學嗎?”

忽然,唐若略帶疑惑的聲音響起,將注意力牽引到夏悠悠身上。

唐若認定張橋帶夏悠悠出現,恐怕就是要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她,她乾脆就借這個機會讓夏悠悠難堪!

這樣的晚會交給一個學生,真是可笑至極。

夏悠悠從進門就儘量保持低調,即便被張橋用彩虹屁誇讚的時候也冇變過神色,畢竟是習慣的。

此時聽到唐若似有若無的挑釁後,細眉輕輕上挑,凝視著她。

“你怎麼會這樣覺得呢?我們清大向來是以學生凝聚力為首的,張老師這個主意也旨在促進學生們為校爭光的動力,你卻覺得是交給我一人了。”

說到這裡,她停頓了一會兒。

隨後聲音沉著犀利幾分,“你是覺得清大不負責任,還是認為我個人能力足夠強呢?”

夏悠悠話中瀰漫著火藥味,絲毫不打算給唐若這個臉。

唐若當即黑下臉,這兩個選擇都不是她想要的!

其他人也嗅出不對勁來,第一反應就是這兩人是不是有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