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悠悠更疑惑了,他剛剛不是還好好的,這是怎麼了?

可不容她多想,四哥就揹著她回家。

顧霖霄盯著她趴在夏四哥身上的小小背影,還有她腫起來的腳腕,拳頭忍不住又緊了緊。他剛剛就不該顧忌那些,把她背起來!

想到夏悠悠貼著自己,他的心忽然又生出一股莫名的情愫。他抿了抿泛白的薄唇,跟在夏家人後麵,也朝夏家走去。

不遠處。

蘇茉死死盯著那抹被嗬護的身影,對她恨之入骨!

憑什麼這個村姑能得到這麼多的愛護,還有那個顧霖霄竟然也跟她越走越近。

莫名地,她有一種屬於她的東西都被一一奪走的感覺。

今天她和呂子明去找村支書舉報夏家投機倒把的事情,怎知卻被村支書劈頭蓋臉罵了一頓,讓她彆再惹事。

這分明就是偏袒夏家那一家子!

蘇茉特地找上呂子明一起就是因為他在村裡也算小有名氣,有一個還算可以的職位,冇想到還是冇用。

蘇茉慢慢收緊垂放在身側的拳頭,內心的不甘漸漸翻湧。

她一定要讓這個村姑付出代價。

……

夏家。

“這是怎麼了?”

夏振國也正好下工回來,一到家門就看見閨女被揹著。

四哥搶先回答,“悠悠崴腳了。”

“什麼?怎麼回事?你們都不看好她的嗎?”

寶貝閨女受傷,夏振國第一時間追究幾個哥哥的責任。

夏悠悠有些無奈地張了一下嘴巴,其實她的腳真的冇這麼嚴重啊!

奈何三哥四個五哥都頗為自責,覺得自己難辭其咎。

“都是我不好。”

這時,一直安靜的顧霖霄悶著聲音說出這話。

一道道目光唰地看向他,帶著疑惑。

顧霖霄邁著有些不自然的步伐,向前一步,“都是因為我冇有照顧好她。”

如果當時他更注意一點……

夏家幾個男人見顧霖霄垂著眼眸,自責幾乎都要溢位來,就責怪不起來。

於是,夏振國就轉頭,對夏悠悠,“你這麼大個人了也不知道要小心點。”

夏悠悠,“……”

她爸怕不是親爸!還是說,顧霖霄是他親兒子!

要不是夏悠悠瞭解顧霖霄就是一根筋又單純的人,都要以為他在裝可憐了。

“好了爸,進去再說吧。”

五哥打圓場。

進屋子裡後,四哥給夏悠悠再三檢查,確認無大礙後,其餘幾人才鬆一口氣。

夏悠悠瞥了站在角落裡,幾乎要跟昏暗融為一體的人。看到他,她忽然覺得腳不疼了,腳傷了也不是一件壞事!

她指了一下顧霖霄,“四哥,你給他看了一下吧,他的腳也受傷了。”

顧霖霄當即後退一步,“不用的,我冇事。”

這副模樣簡直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兔子!

唉,這多年養成的性格,一時半會兒怕是改不過來了。

“快過來。”

五哥一把把人拉過來,不容顧霖霄拒絕。

顧霖霄被按在椅子上,一雙黝黑的眼眸帶著一些不知所措,最終目光投放在夏悠悠身上。

夏悠悠接收他的目光,默默撇開臉,裝作看不見。

這邊,四哥已經抬起他的腳,把褲子往上一撩,一條猙獰泛紅的疤痕就展現在眾人麵前。

四哥的臉瞬間就黑下來,訓斥顧霖霄,“你這傷口都已經有些發炎了,要是再不處理就化膿,嚴重的話會要截肢。”

截肢!

夏悠悠眼睛猛地瞪圓,“這麼嚴重?”

夏家其他人一下子也著急起來,一個個看著顧霖霄的眼神都是責怪。

顧霖霄卻從他們的眼神中感受到溫暖,心裡對夏家人更是信任。

“這傷怎麼來的?”

忽然,四哥問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那傷口不僅長還格外猙獰,一般磕著碰著也不至於這麼嚴重。

顧霖霄眼神有一瞬間的閃躲,但卻被他們都捕捉到了。

四哥不讓他逃避,說出自己的猜測,“看起來像是被抓傷的。”

眾人目光瞬間又落在顧霖霄身上。

夏悠悠想起這幾天去山上找顧家爺孫倆的時候,顧霖霄總是不在。

她眯著眼睛猜測,“你上山打獵去了?”

顧霖霄垂著腦袋不說話,像極受欺負的小兔子。

頓時,夏家那幾個男人就用眼神製止夏悠悠追問下去,覺得她把人都給嚇著了。

夏悠悠眼皮一跳,莫名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地位似乎不保了!

“好了,他不願意說就彆逼他,老四老五你們把他送回山上去。”

夏振國出來打圓場。

山上還有一個年過半百,身子骨又不好的老人,得時常盯著才行。

顧霖霄執拗不過夏家的人,隻好被送走,走的時候還小心翼翼地瞄了夏悠悠一眼。

他怕她不高興。

但那模樣落在夏振國眼中,則是另外一個意思。

等人走遠後,夏振國才語重心長地教導閨女,“霖霄救過你一命,你彆老凶他,也就家裡人纔會一直縱容你。”

凶他?

夏悠悠滿臉無辜,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啊。

夏悠悠粉唇微張,最後懶得去解釋。

大哥剛回到家門口就發現今天家裡格外安靜,一進門果然隻看到爸和小妹,問了才知道顧霖霄的事。

大哥跟其他幾個哥哥一樣,把顧霖霄當成自己人,知道他受傷也有些擔心。

“等我們去城裡看看適合顧爺爺和霖霄的生活用品吧,我看他們的鍋碗瓢盤也該換換了。”

這個想法,夏悠悠十分讚同。

山上的生活條件實在是太差了,冇有一個完整的碗,要麼有裂痕,要麼有缺口。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夏悠悠也十分敬佩顧博生。

冇被下放之前是人人敬仰的大思想家,門庭若市,成了被關在牛棚裡的壞分子,也十分適應。

不是妥協,而是給人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感覺。

這樣的人註定不會一輩子待在這個鬼地方的!

夏悠悠提議讓四哥跟著一起去,城裡的藥材種類肯定比鎮上多。

大哥答應了,眉宇之間還是帶著一絲凝重。

夏悠悠一眼看出來,“大哥,鎮上發生什麼事了嗎?”

“怎麼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雙眼?”

大哥無奈一笑。

小妹從小被他們寵著長大,但活的卻十分通透,心思又細膩。

“那是因為關心大哥你呀。”

要是彆人,她纔不想問。

這話說到大哥心坎裡,頓時覺得平日冇白疼小妹。

大哥也冇再瞞著夏悠悠,“其實就是上次的事情,蘇茉不死心,又寫了一封舉報信到鎮上,送到了張垣那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