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若看著那背影,腳步微微一動,很想跟上去。

可她的尊嚴還是讓她止住了腳步。

唐山海也顧不上她,急忙來到顧博生身邊嘀咕,“你怎麼就這麼輕易把她給放走了?應該拉進我們協會啊。”

“你以為我不想嗎?她性格太自由了,不喜歡被人強迫。”

顧博生白了他一眼,無奈地回答。

況且他還想讓夏悠悠當他孫媳婦的,萬一把人氣走了怎麼辦?

唐山海跟他也算多年老友,一下就察覺出他的心思,“你是不是已經有什麼對策了?”

“冇有!不過你就放心吧,她人就在這,還跑得了?”

顧博生搖頭否認,不將自己的打算說出來。

下一秒,他的目光又落在唐若身上,眸光平靜了不少,“你要是有空就多教教你的孫女,儘早也給我們《華國雜誌報》投稿,就不用逮著一個悠悠丫頭薅了。”

這話讓唐山海老臉都氣紅了!

那可是《華國雜誌報》!

是他們這一代文人的心血,平日他們協會裡那些人寫的文章都得再三修改、潤色才能過稿。

唐若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再磨礪幾年也不一定能過稿。

“顧爺爺說的對,我一定會努力的。”

唐若則把顧博生的話當成了鼓勵,也下定決心要超越夏悠悠!

顧博生瞥了她一眼,輕輕點頭,“有目標是好事。”

唐山海是個人精,聽著自己孫女還真盲目自信起來,也不好說她。

他看得出來,顧博生壓根就不是鼓勵!

“行了,那我們先回去了,下次再聚。”

唐山海急忙道彆,拉著唐若離開。

顧博生也不留人,現在他更想找悠悠丫頭聊聊她那些文章。

剛纔把他們支開也是因為看出了唐若那點心思,也生怕唐山海太過著急把悠悠丫頭給嚇跑了。

可唐若還不想走!

她被爺爺拉出門外後就有些生氣,“爺爺,你怎麼這麼快就走了?來之前你還說要幫我跟顧爺爺說一下入協會的事情。”

“還入協會?剛纔你差點冇把臉都丟在那裡,再開口說這事,我臉還要不要了?”

唐山海第一次覺得自家孫女腦子不好使,說話難免也重了幾分。

這讓唐若怔住了,冇想到爺爺會這樣說她。

“爺爺……”

脆弱的叫喊聲使得唐山海壓了壓心中的惱火,微歎了一口氣。

“好了,你剛也看到了,有那個丫頭在場,說那事根本就是癡心妄想,等之後我再私下找顧博生談談。”

唐若就算不樂意也毫無辦法,她根本就冇有話語權!

如果她也能在《華國雜誌報》上發表文章,文學協會就冇有拒絕她加入的理由。

唐若在心底裡暗暗下了個決心,眼底閃過一絲嫉恨,表麵上卻還是保持平靜。

……

另一邊。

夏悠悠並冇有去賞什麼桃花,而是被顧霖霄拉到書房裡。

門一關上就被他抱著親了一番!

等她快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才鬆開,夏悠悠真被顧霖霄的霸道給驚到了。

她被仍舊被他抱在懷裡,微仰著腦袋跟他對視,眸中帶著些許惱意。

顧霖霄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她泛紅的眼角,嗓音低沉,“今天怎麼會過來?”

又是這個問題。

夏悠悠這回總算從他的語氣中捕捉到些許異樣,那深藏在他眼中的不安,在隻剩下他們兩人的時候浮現了出來。

可,他為什麼不安?

這個問題在夏悠悠腦海中盤旋著,直覺讓她無法將那把鑰匙的事情拿出來說。

“我想著很久冇有過來探望顧爺爺了,就過來了啊。”

顧霖霄眉間有些鬆動,卻又再問,“那你剛纔說有事跟我談?”

夏悠悠越聽越覺得哪裡不對勁,他到底在緊張什麼啊?

她冇有回答他的問題,雙手抱住他的腰間追問,“你怎麼了?”

所幸,顧霖霄冇有迴避這個問題,而是把下巴抵在她發頂上,加緊這個擁抱。

“我擔心你家人不同意我們在一起。”

昨天的情況讓顧霖霄不得不這樣想,一個個臉上都是防備。

他一點都不懷疑他們會反對他和悠悠在一起,畢竟她這麼好的人。

夏悠悠聽得甚是驚訝,冇想到他擔心的會是這一點,覺得有點好笑之餘又很是心疼。

“怎麼會呢?”

她本想安慰。

結果,顧霖霄真誠反問,“不會嗎?”

這倒讓夏悠悠無法睜著眼睛說瞎話,幾個哥哥確實有這點心思,但從來都不會強製性要她和顧霖霄分開。

頂多就是……吹吹耳旁風。

夏悠悠目光堅定地直視著他,語氣坦誠,“會,但是你相信我嗎?”

在不在一起,會不會分開,由始至終都是他們兩人的事情。

旁人說再多也改變不了什麼。

“相信。”

顧霖霄的迴應也很堅定。

夏悠悠聞言倏地露出一個笑容,踮起腳尖親了一下他的唇角。

“所以啊,你完全不用擔心這些,我不會因為彆人說幾句話就跟你分開的,除非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

後麵她還故意調侃一句,想緩解氣氛。

奈何顧霖霄還是一如既往的認真,圈住她的雙臂更是加緊。

他許下承諾,“我永遠不會對不起你。”

隻一句話就讓夏悠悠心裡狠狠顫抖一下。

她絲毫不會懷疑他的真心,忽然之間也覺得口袋裡的那把鑰匙也冇有還回去的必要了。

以後他們會一起走下去的,也不需要分彼此。

夏悠悠又覺得自己這有點賭徒心態了。

可如果這人顧霖霄,那她甘之如飴。

“咚咚。”

兩人正甜蜜著的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

隨之響起的是顧博生的聲音,“悠悠丫頭啊,你現在有空不?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聊聊。”

聊聊……

夏悠悠嘴角無奈抽搐一下,不用猜也知道他想聊什麼。

她正要鬆開抱住顧霖霄的手。

可顧霖霄冇有鬆開,偏頭對外麵的顧博生說道,“爺爺,我們還在看一些課題,有什麼事下次再說吧。”

門外的顧博生,“……好。”

這兩人不同係看什麼課題!

為了孫子儘快將悠悠娶進門,顧博生還是妥協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