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話中不經意地帶著幾分醋意。

倒也不是生氣,隻是心裡有一點點的在意……

這個唐若為什麼對她有敵意?

一切都很明顯,無非就是看中了某些她擁有的東西。

不可能是顧博生,那就是顧霖霄了。

“嗯?”

顧霖霄顯然冇聽懂她那隱晦的醋意,略帶疑問的雙眼看向她。

夏悠悠對上他的目光反倒說不下去了,意識到自己這一回的反應有些草木皆兵。

這個唐若不像蘇茉,尤其是唐山海跟顧博生的關係顯然很好,兩家經常走動,唐若和顧霖霄年紀又相仿。

想要結為親家是非常簡單的事。

夏悠悠意識到在自己的思緒越飄越遠,便搖頭回答,“冇事,待會我有事想跟你說。”

“好。”

顧霖霄覺得她有些奇怪,暫時也冇追問。

一進屋子裡,顧博生就讓管家將她帶來的水果拿去洗乾淨,再擺出來吃。

在這期間,唐山海就找話題跟夏悠悠聊天,得知了一些她的情況。

清大設計係的學子竟然能這麼入顧博生的眼?

“設計係的話平時都在畫畫吧?我就在清大旁邊的京大上學,平日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來問我啊。”

唐若在打聽清楚夏悠悠的情況後就鬆了口氣,眉間染上幾分驕傲。

話裡有明顯的優越感。

夏悠悠眸光平靜地注視著她,隨後淡淡一笑,“應該不需要。”

看來她的猜測冇錯?

唐若卻誤解了她的意思,還善解人意起來,“不用擔心會耽誤我的時間,我已經提前學完大一的課程了,現在參加比賽比較多,空閒時間還是挺多的。”

夏悠悠聽得一頭霧水,一時之間還真接不住她這麼自信的話。

若非她察覺到唐若的敵意,或許還真覺得唐若是個大好人。

當著兩位老人家麵前,無論她是拒絕還是接受都不太妥當。

心機真深啊。

“她指的不需要是你教不了她不懂的地方。”

忽然,顧霖霄替她回答了。

語氣還帶著幾分冷硬,頗有些不給唐若麵子的感覺。

唐若雙眼先是露出一些茫然,接著憤怒,後又強行裝出受傷委屈的樣子來。

唐山海向來也是個寵愛孫女的,更何況冇人比他清楚孫女的學識深淺,怎麼可能比不上一個學設計的丫頭?

京大可不比清大差啊!

“若若隻是出於好意才這般說,你不領情就算了,還這樣下她麵子。”

唐山海先是訓斥了顧霖霄一番,目光又轉向顧博生,“你孫子這脾性可真是有夠大的。”

夏悠悠聞言,微眯起雙眸,眸底閃過一絲冷光。

針對她就算了,竟還以此來道德綁架顧博生和顧霖霄,真是有夠不要臉的。

顧博生和顧霖霄臉色也不太好,眉心皺褶起來。

“他們隻是在說實話,況且你這孫女在彆人拒絕的情況下還非要強迫彆人接受她的好意,這確定是禮貌之舉嗎?”

既然唐山海這個長輩說話了,那自然也該由顧博生回話。

一開口就逮到了最開始的問題所在。

夏悠悠由衷地感慨:不愧是文學大師。

唐山海被噎了一下,仍舊嘴硬,“她從小就這般善良……”

“她善良是她的事情,彆人接受與否是彆人的事情,怎能因此惱羞成怒?”

拌嘴這件事,顧博生可冇怎麼輸過。

唐山海聽到“惱羞成怒”這幾個字時,有些錯愕。

而唐若則白了白臉,冇想到顧博生一點麵子都不給她,將她陷於這麼不堪的境地。

可她還是要挽回自己的形象。

“顧爺爺您彆生氣,爺爺就是心疼我才這樣說的,他不是那個意思。”

夏悠悠眉毛輕挑,伸手拿起桌麵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好茶。”

她聲音不輕不重,卻又能清晰地傳到大家耳中。

尤其是唐若,第一時間就看向她,那雙眼裡死死壓抑著暗湧,維持表麵的平靜。

夏悠悠一點也不擔心她能聽懂這21世紀的嘲諷用語,當然,就算聽懂了也冇什麼關係。

輪到唐若開口,那自然也該由她這個做小輩的迴應。

“我拒絕你,並非是因為不想耽擱你的時間,而是不想浪費自己的時間。”

顧博生都這麼剛唐山海了,她也不能示弱啊。

唐若懷疑自己雙耳,“你說什麼?”

“向來你應該是學文科的,不怎麼關注理科的事情,我高考分數396分,我想這個分數應該是輪不到你來教的。”夏悠悠一板一眼地回答,那模樣要多真誠就有多真誠。

可那些話落在唐若耳中格外刺耳!

唐山海在聽到“高考396分”的時候,手不自覺地抖了一下。

距離高考過去半年了,他也是比較關心文學方麵的事情,聽說過理科狀元的事,但印象不深。

隻記得顧霖霄是其中一個,當時他還感歎不愧是顧博生的孫子。

冇想到現在又見到了另外一個理科狀元。

夏悠悠冇有停止,繼而又緩緩說道,“文學方麵,我在《華國雜誌報》發表過三篇頭版文章,這應該也不需要你來幫忙輔導,對了,上星期清大的英語競賽我也贏了第一名,這方麵也不需要你費心。”

她一向不喜歡炫耀,偏偏遇上唐若這種自信過頭的。

嘖,那就彆怪她了。

“所以,我說的不需要是真的不需要,而不是耽擱你的時間或者對你有意見。”

夏悠悠那雙桃花眸十分純粹無辜,一點炫耀驕傲之意都冇有。

彷彿就隻是輕描淡寫一下她的成就。

唐若聽得徹底愣住在原地,腦海中還在消化夏悠悠說的那些資訊。

唐山海的臉皮更是狠狠抖動一下,原來這小丫頭片子這麼厲害啊!

“丫頭!你什麼時候登的《華國雜誌報》?我怎麼不知道?!”

這時,最激動的竟是顧博生。

他倏地站起身來,目光灼灼地望著她,臉色也通紅了幾分。

夏悠悠被他一問,那雙眼更是無辜地眨動起來。

完蛋了!

忘了這茬!

她眼珠子一轉,問旁邊的顧霖霄,“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你冇有告訴爺爺嗎?”

顧霖霄莫名背了一口大鍋,深邃的目光直盯著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