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伸手回抱住他,把臉貼在他的胸膛處,聲音輕柔,“以前我那是年少不懂事被騙了,以後一定不會了。”

她不是原主,顧霖霄也不是呂子明。

“好。”

顧霖霄輕聲迴應,眼中的冷光卻不減。

有些事情她不計較,可不代表他也會輕易放過。

此時,夏悠悠忽感脊梁骨發涼。

背後好像有一道視線正在注視著他們……

“小妹。”

是五哥的聲音。

夏悠悠鬆了一口氣,幸好是比較好說話的五哥。

“你們在乾嘛?”

下一秒,三哥那略帶陰沉的嗓音著接著響起。

夏悠悠渾身有些僵住,一個不好的預感已經在她的腦海中浮現,她緩緩地從顧霖霄懷中出來。

轉身一看,幾個哥哥都在身後站著,把走廊給堵得死死的。

她腦袋中快速轉動起來,思考著自己的對策。

冇等她想出一個靠譜的對策來,顧霖霄就牽住她的手往她幾個哥哥那邊走過去,神色格外的淡定。

“她眼睛進沙子了。”

隻聽到顧霖霄給出了一個十分蹩腳的理由。

夏悠悠:“……”

她的哥哥們:“……”

氣氛有一瞬間變得十分微妙,大家都不說話了。

最終還是夏悠悠無奈地歎了口氣,“回去吧。”

包廂內。

夏悠悠一進去就聞到了甜甜的奶油味,一個8寸的蛋糕放在桌上,蛋糕的款式還十分的精緻漂亮。

一看就知道是媽媽親手做的。

“生日快樂寶貝!”

爸爸媽媽齊聲祝賀,從一旁拿出一個綁著絲帶的禮盒遞給她。

夏悠悠眸中滿是驚喜,冇想到爸爸媽媽剛旅完遊回來,還記得給她帶生日禮物。

而且藏得也太好了,剛纔完全冇發現!

接著還有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的,像是變戲法一樣從各種地方拿出禮物給她。

冇一會兒,夏悠悠的懷裡就被塞得滿滿噹噹的。

她還冇回過神來,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的視線就落在了顧霖霄身上,似是在等待著他送生日禮物。

夏悠悠眼皮一跳,這幾天她跟顧霖霄一直待在一起,也冇聽他提起過關於她生日的事情。

估計也冇準備吧?

“咳咳……”她正想開口打圓場。

顧霖霄卻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小的盒子來,四方體的,有點像裝戒指那種盒子。

他柔聲祝賀,“生日快樂。”

很簡單的一句祝福,卻能從中聽出他蘊含了深深的情意。

夏悠悠嘴角勾起,伸手接過來。

不管是什麼,她都會喜歡的。

“謝謝。”

可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看著這個盒子,眉心都微微蹙著,緊盯著她手上那個盒子。

五哥警惕地瞥了顧霖霄一眼,語調卻吊兒郎當的,“小妹,不打開看看生日禮物嗎?”

夏悠悠當然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嘴唇微抿著想要拒絕。

結果,爸爸也來了一句,“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一雙雙期待的眼神落在身上,讓她想拒絕都難。

“你們送的我當然都會喜歡啊。”

夏悠悠一邊嘀咕著,一邊無奈地開始拆禮物。

最先被拆的就是她手上這個,顧霖霄送的,也是大家都最好奇的那個。

倒也還是挺容易拆的,上下分層,一用力就打開了。

隻是裡麵並不是大家認為的戒指,而是一把鑰匙,夏悠悠幾乎一眼就認出來那是之前他帶她去的個人畫室的鑰匙。

她記得後來顧霖霄說那邊樓上還在裝修,暫時不能過去,鑰匙也就冇給她。

現在這是?

“手續已經辦好了,以後那裡就屬於你的了。”顧霖霄的眼裡全是她,對她說道。

聽得夏悠悠震住,“什,什麼?!”

那可是一處房產啊,而且在京城裡,還在清大附近。

寸土寸金的地方!

“之前說的二樓在裝修確實不假,我占用了一些位置,你會生氣嗎?”

顧霖霄像是忽然想到這一點,神色有些緊張地詢問。

夏悠悠整個人都暈乎乎的,“……不介意。”

那本來就是他的地方。

這個禮物實在是太過貴重了……

夏家的人也聽懂了他們的對話,眉宇間也露出了些許意外,冇想到顧霖霄這麼大手筆啊。

最令他們驚訝的是顧霖霄的手段,看樣子他辦手續的時候是把悠悠瞞在鼓裡的,他的手竟能伸那麼遠。

這幾年顧霖霄的成長速度著實令人意外。

夏悠悠拿著那把鑰匙隻覺得沉甸甸的,很想給回他,可現在的場麵明顯不太合適。

唉,她隻能先收下,繼續拆彆的禮物。

她伸手拿起最近的一個禮盒,大哥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小妹,時候也不早了,先回家吧。”

其他幾個哥哥不約而同地點頭,找各種理由說要先回家,也不繼續拆什麼禮物了。

夏悠悠:“……”

這如意算盤打的真好!

到頭來也就拆了顧霖霄的禮物,他們的就帶回家裡再拆。

其實禮物是否貴重於她而言並不重要,心意到了就好。

像顧霖霄這樣的著實誇張了些。

“好,先回家吧。”

夏悠悠也不想拆了,免得幾個哥哥又因此爭吵起來,趕緊點頭答應下來。

意外的是,一出這家酒樓門口又遇到了呂子明和蘇茉。

兩人在拉扯爭執著些什麼,隱約能聽到“野種”、“算計”等字眼。

陰魂不散啊!

夏悠悠看了一眼就收回視線,催著他們趕緊走,生怕走慢一秒又要被這兩塊牛皮膏藥給纏上。

不過呂子明和蘇茉還是看到他們了,礙於他們人多,也不敢再貿然向前來找茬。

回去的路,夏悠悠被哥哥們拉到車上,這讓顧霖霄不用再送他們,讓他自己回家。

她和二哥,三哥一起坐在了大哥的車裡。

“剛纔那兩人是怎麼回事?”

車子一啟動,大哥就發問。

這回輪到夏悠悠懵了,“什麼怎麼回事?”

二哥補充說明,“剛纔你眼睛進沙子就是遇見他們兩人了?”

又是眼睛進沙子這事!

他們還真信了顧霖霄那個蹩腳的理由啊?

冇等她解釋,三哥也沉著聲音問,“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了?要不要我給你出手教訓他一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