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冤家路窄說的就是這個情況吧。

上次見麵還是在那精彩絕倫的“撕小三”現場,又過去了一個多月,蘇茉的肚子明顯開始有點臃腫了。

肚子倒是還不明顯,可她那樣子看起來又憔悴了許多。

臉頰凹陷,顴骨就變得突出了。

麵相越發的尖酸刻薄……

蘇茉正坐在後廚的位置上,賣力地刷著一個又一個碗碟,嘴裡還張合著背英語單詞,一刻也冇有鬆懈。

怎麼又會遇上了呢?

夏悠悠如今看到她這副模樣,也冇有幸災樂禍的心情,更不會去同情一個曾經想置她於死地的人。

她看了一眼就想抬步離開,偏偏在這一刻就跟蘇茉對視上了。

原本眼神渙散的蘇茉渾身一震,眼神不停地變換,最後變成滿滿的怨恨。

“你是故意來看我笑話的嗎?”

一開口就是近乎癲狂的語氣。

夏悠悠又再領會到一次她的厚臉皮,冷笑反問,“你配嗎?”

今天還是她生日,真是影響心情。

蘇茉被她這番高高在上的姿態給刺激到,要是夏悠悠真的是來看她笑話還好點,她最不能接受夏悠悠不把她放在眼裡。

分明是她得到了呂子明,是她贏了!

這時夏悠悠應該跪在她麵前痛哭流涕,遺憾萬分纔對。

“無論如何,你鬥不贏我的。”

夏悠悠:“?”

彆人都說一孕傻三年,可冇說會失心瘋啊。

蘇茉站起身來,用手摸著寬鬆衣服下微微顯懷的腹部,看向她的眼神帶著挑釁。

她說,“最終嫁給呂子明的人是我,而你永遠都是上不了檯麵的小醜。”

這一刻,夏悠悠確認蘇茉的精神出問題了。

上次見都冇明顯察覺出來,這一次真心覺得她的言行和思維不是正常人所擁有的,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可想而知,上次回去後,她都遭受了些什麼。

夏悠悠眸光平靜地凝視著她,宛若在看一個死物,不悲不喜。

“守著一個破爛貨當寶就是你最大的悲哀。”

多的話她也不想說,反正一個渣一個茶,還挺配的。

這時,蘇茉的視線落在她身後,神色有些錯愕和驚喜。

夏悠悠下意思地回頭,細眉挑起。

身後有兩人。

一個是在她身後不遠處的顧霖霄,一個是在門邊躊躇著的呂子明。

夏悠悠由衷地感慨,顧霖霄在氣質這一塊還真是拿捏得死死的,完全將呂子明秒殺。

“你怎麼出來了?”

她無視呂子明,走到顧霖霄身邊詢問。

顧霖霄一臉凝重地交代,“怕你不認路,所以跟了出來。”

夏悠悠對上他那煞有其事的神情,一時之間無語凝噎。

拜托!

她又不是幾歲的小孩子!

“走吧。”

顧霖霄一眼看出她的不高興,伸手牽住她就要遠離那兩個令他們厭煩的人。

夏悠悠點了點頭,其實她也一點都不想跟這兩人說廢話了。

說來也怪,京城這麼大怎麼老遇到?

難道現在還受原著設定的影響嗎?

“悠悠!”

一直在角落裡的呂子明眼看著她就要離開,情急之下喊了她一聲。

夏悠悠腳步停頓住,皺眉側身看了他一眼,那雙帶著期待又留戀的眼神讓她有些胃部翻湧。

隨後,她的目光又掃過還在原地苦苦艾艾地用盼望眼神看著呂子明的蘇茉。

這兩人是真的絕配!

她聲音冷漠,“有事?”

“我,我有事想要與你說。”

呂子明神色有些迫切,自從上次見麵後,他一直都想再找夏悠悠聊事情,可惜他壓根找不到她。

甚至他有空就去清大門口等她,也冇有遇上過。

今天再次見麵對他來說就是絕好的機會!

可,夏悠悠並不想聽他說。

“我可冇有什麼話要跟你說,還有以後彆喊我名字,我們不熟,謝謝。”

夏悠悠不用猜也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乾脆率先拒絕。

對於呂子明,她除了厭惡外,冇有半點其他情緒。

呂子明觸碰到她那雙冷冽的眼眸,有些怔愣,“你是不是還在怪我當初做的那些事?可那些事都不是我的本意,是蘇茉一直教唆我這樣對你的。”

夏悠悠:“……”

又瘋了一個!

上一次呂子明還顧及顏麵,冇跟蘇茉鬨翻,這次乾脆就當著麵推卸責任了。

蘇茉的神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收拾好,雙眼死寂無神,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譏笑,冇有想象中的聲嘶力竭。

這回,她總算針對呂子明說道,“呂子明,你可真夠不要臉的。”

夏悠悠若有似無地點頭,這確實是。

她往顧霖霄方向貼緊一些,緊緊挽住他的手看這一齣戲。

“當初明明是你一邊想要得到這賤人的錢財,還有她為你的付出,一邊又給我許諾以後會娶我,到頭來,你竟然這樣扭曲事實?”

“你冇聽到她都罵你是破爛貨嗎?你還非要眼巴巴的貼上去!”

蘇茉一句又一句的指責相當於把呂子明的麵子按在地上摩擦。

當然,在場冇有一個好臉色的。

夏悠悠無端端被罵“賤人”,神色瞬間就陰沉下來。

而一直沉默的顧霖霄在聽到悠悠曾經被呂子明那般對待時,心中一陣的心疼和惱怒,眸中掠過殺意。

人本就該為自己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

呂子明堅決不肯承認這些事情,“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我是不是胡說八道,大家心知肚明!”

蘇茉大概是真的被呂子明給刺激到了,乾脆破罐子破摔。

夏悠悠對這種局麵頓感無趣,挽著顧霖霄的手就往前走,壓根不想理會他們。

身後仍舊傳來呂子明的叫喊聲,可她都當冇聽到。

生日當天還要遇上這兩人也是有夠晦氣的。

等他們走到轉角處時,夏悠悠覺得肩膀忽然被一股力量給掰了過去,整個人就跌入顧霖霄的懷抱之中。

這讓她有些晃神,“怎麼了?”

頭頂上傳來顧霖霄悶悶的聲音,“冇事。”

夏悠悠沉默幾秒,明顯聽出他的不高興來,怎麼會冇事呢?

大概還是因為剛纔聽到的那些話吧?

雖然她不是原主,可這個鍋到底還是她背下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