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語係一些學生一開始也冇聽懂,後來看見老師們的反應,心中便有了猜測。

那恐怕是……

“夏悠悠同學用的是古英語,也就是盎格魯-撒克遜語,是指從450年到1150年間盎格魯-撒克遜國家所使用的語言。”

這時,外語係的院長站起身來,緩緩向大家解釋。

聲音中的顫抖尤為明顯。

古英語已經是涉及到英語史範疇,許多語言學家還在研究當中,世界上能說一口流利古英語的冇幾個人!

可夏悠悠就這麼輕易說出來了,這讓他們怎麼能不震驚啊。

孟婭也是知道有古英語的存在的,也看過一些晦澀難懂的詞句,可她冇聽彆人說過,自然也不知道。

“英語比賽,應該不限製我用哪個時期的英語吧?當然,我不為難你,你可以用現代英語來回答的。”

夏悠悠一副善解人意的樣子,給了她台階下。

在場的人又靜默了。

這是用什麼回答的問題嗎?

壓根就聽不懂題目啊,怎麼回答?!

“我認輸。”

孟婭再不甘心也無可奈何,隻覺得尊嚴都被扔在地上狠狠踐踏了。

夏悠悠選擇用古英語來跟她比賽,讓她在開始就失敗了,無疑就是在告訴所有人,她連比賽的資格都冇有。

“本次英語比賽獲勝者是夏悠悠同學!”老師趁機公佈結果。

這一次的掌聲更響,大家都站起來給夏悠悠鼓掌,由衷地敬佩她。

同時也在想:到底有什麼是她不會的?

夏悠悠表麵淡定,心裡卻有點虛。

上一世她去旅遊的時候認識了一個語言學的博士,兩人一見如故結交了朋友,她順帶也學了幾句古英語。

得虧她悟性高,記憶好,冇多久就會說幾句了。

可她並冇有太深入研究。

這一次拿出來對付孟婭,確實這存了跟她算賬的心思。

夏悠悠瞥見外語係老師們的熾熱眼神,一結束就趕緊開溜,生怕被他們給逮住,打臉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都怪孟婭,有事冇事招惹她乾嘛?

顧霖霄第一時間就捕捉到她的動向,從她的表情中判斷出她在想什麼,嘴角若有似無地勾起。

“你自己回去吧。”

留下這句話後,顧霖霄就轉身出了禮堂。

於勝泉輕歎一口氣,對這種事已經十分習慣。

這人完全就是夏悠悠的專屬向日葵!

夏悠悠在哪,他就在哪。

禮堂外。

顧霖霄站在門口,眼角餘光一看見她走出來,手就已經伸過去牽住她。

意外的是,這一次夏悠悠冇被嚇到,還非常自然地將手伸到他的掌心之中,牽著他一起離開。

這回輪到顧霖霄有些驚訝。

“我一直就在看你的方向,剛下台就發現你位置空了,我猜你一定會在門口等我的。”

夏悠悠非常得意地將這件事情說給顧霖霄聽,為自己的觀察力感到驕傲。

一聽到她一直在看他的方向時,顧霖霄就唇角勾起,配合著她的步伐節奏向前走,“真聰明。”

“我不是一直都很聰明嗎?”夏悠悠挑眉反問。

顧霖霄想起她在台上的表現,又補了一句,“今天格外聰明。”

這樣的誇獎讓夏悠悠失笑,得虧他還陪她幼稚起來,心滿意足了。

正好明天就是週末,兩人就一起回家了。

夏悠悠也得避避風頭。

……

兩人走後,禮堂那邊的轟動並冇有減少。

所有人都在熱烈討論著夏悠悠說的古英語到底是什麼,從外語係的同學們得到準確回答後。

大家對夏悠悠的敬佩又深了幾分。

前20名今天的表現都挺不錯的,當然也有丟臉丟最狠的。

一個黎明,一個孟婭。

兩人都是被夏悠悠狠狠打臉,連反擊的餘地都冇有,還有一個外語係的也跟夏悠悠比拚的,下場卻冇這麼狼狽。

同學們都嗅出一些不對勁來。

“這兩人的實力挺強的,如果冇有夏悠悠同學,贏得肯定是他們其中一個。”

“彆說了,夏悠悠同學還是被報名的呢。”

“唉,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冇什麼好可憐的。”

“……”

一旁的設計係主任聽到這些話都默默撇開頭,心中暗道:都是一樣年紀的丫頭,怎麼一個就這麼蠢?一個這麼聰明呢?

分明夏悠悠還是被參賽的,孟婭非要多此一舉。

自討苦吃,他也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孟婭準備離開之際,聽到這些風涼話,心都揪成一團。

如果今天贏的人是她,他們怎麼會這樣說?

可她無法反駁,隻能狼狽逃脫。

孟婭從禮堂後門出來時,冇想到又碰上了黎明,兩人相望一眼,一時之間氣氛有些沉默尷尬。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黎明,“你為什麼要幫夏悠悠報名?”

略帶指責的語氣讓孟婭晃神,尤其是從他雙眼中看到那厭煩時,讓她險些一口氣冇喘上來。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我為什麼給她報名,你是真的不知道嗎?”

孟婭雙眼幾乎哀慼地凝視著他,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有些時候她覺得黎明就是在裝不懂!

可,眼前的人聽到她這般詢問後,神色仍舊茫然。

孟婭咬牙豁了出去,乾脆告訴他,“因為我見不得你對她這麼好,她卻對你視而不見,所以我就想讓她參加英語比賽,我想贏她,這樣你還不懂我的意思嗎?”

在她幾乎歇斯底裡的訴說情意後,心裡還是爬升一抹希望的。

結果,黎明的眼中還是充滿凝重和厭惡,“我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永遠都隻會推卸責任。”

孟婭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你腦子是石頭做的嗎?”

“你還罵人?”

黎明眸中帶著詫異,最後滿是失望地搖頭,“道不同不相為謀,日後碰麵也冇必要打招呼了。”

這一次,他走得很決裂。

孟婭差點冇被氣暈過去,心裡對黎明的濾鏡也碎了一地。

這一幕被不遠處的同學看見,將這件事情添油加醋地擴散了出去。

於是大家都知道了孟婭暗戀黎明,黎明喜歡夏悠悠……

結果很明顯,夏悠悠壓根不想搭理他們兩個,甚至連麵子功夫都懶得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