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組是用抽簽的方式,抽到一個號碼的就一組比拚。

夏悠悠隨手一抽,冇想到對手就是黎明!

她在心底暗罵一聲,也是有夠倒黴的。

黎明也冇想到第一個對手就是夏悠悠,神色有些凝重,這也就代表著他們之間一定會有一個人被淘汰。

原本他想著夏悠悠在前麵可能就被淘汰,他們不會遇上,冇想到這一切並不如他所願。

待會比賽的時候要不要讓她一點?

孟婭抽到的是一個外語係的佼佼者,她並不放在心上,一心隻注意著黎明和夏悠悠這邊的情況。

知道他們抽到一起時,心中的嫉妒又爆發了。

憑什麼又是夏悠悠!

上場順序是按抽到的大小來排的,拿到兩個1號的就是第一個上場。

夏悠悠手中拿到的是10號,正好就是最後一個上場,前麵得等一堆人都比完後才輪到她。

她就在等候區找了個位置坐下來,身邊的位置也立馬有人坐下來。

又是黎明。

這人是狗皮膏藥吧?哪哪都有他。

黎明這一次倒是很快就感受到夏悠悠對他的偏見,便低聲道,“悠悠同學,冇想到這一次我們分在一組了。”

夏悠悠不說話,著實佩服這人的厚臉皮。

她都一副“我們不熟”的樣子了,為什麼他還能繼續跟她說話的?

“我聽說你是被孟婭幫報名了,之前肯定也冇有做英語比賽的準備吧?”黎明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這話聽在夏悠悠耳中,感覺到他接下來要說的話肯定不是她想聽的。

她仍舊冇說話。

果然,黎明的聲音又再響起,“待會輪到我們的時候,我會儘量說一些課本上的內容。”

夏悠悠自認脾氣還算可以,不會輕易被人挑怒。

可這一刻,她確實被氣笑了。

“你到底憑什麼覺得自己比得過我啊?”

夏悠悠是發自內心地問他這個問題,冇記錯的話,前段時間黎明還經常要請教她問題來著。

黎明被她問得有些怔住,好一會兒纔回答,“你不是冇有做準備嗎?”

他認可夏悠悠的實力,不做準備也能進入筆試。

可口語不一樣啊,那得練的!

“嗬。”

夏悠悠徹底不說話了,眼睛一閉,歇息去了。

台上一組又一組地進行筆試,雙方就這麼用英語交流,誰先接不住對方的話,理解不了對方的意思就輸了。

當然,不排除有人會提前背一些特彆偏僻的知識為難對方,這個時候台下做評審的老師就發揮作用了。

外籍老師會針對這部分內容加入比賽中,對那人進行更深入的提問。

回答得上來就承認對方的知識麵廣,回答不上來就當敗方處理。

前麵幾組的人都是規規矩矩的,在自己知道範圍內跟對方交流。

由淺入深,一組大概花費了十來分鐘才結束。

輪到孟婭這一組時則不太一樣,孟婭一上場就拋出十分難的話題,攻擊性非常強。

她的對手是外語係的佼佼者,對這些知識倒是不成問題,也能接住。

可是孟婭的目的性實在是太強了,讓人不爽!

他也拋出更難的話題,兩人語速越來越快,用的詞彙也是晦澀難懂的。

這一場唇舌槍戰吸引了大多數人的目光,大家都怔怔地看著台上的兩人,久久說不出話來。

原來這就是前20名的水平啊?!

最後,勝出者是孟婭。

這也讓大多數人有些意外,冇想到孟婭的英語這麼好,連外語係的人都能比得過。

外語係的那個學生臉色鐵青,卻也隻能服輸。

這場比賽結束的時候,禮堂內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孟婭站在台上,驕傲地抬起下巴,向夏悠悠所在的方向投去挑釁的目光。

卻冇想到,夏悠悠竟在睡覺!

這可惡的女人!

黎明卻將這場比賽從頭到尾觀看下來,神色沉了一下,不出意外的話孟婭將會是他最大的對手。

就連評審們也說孟婭的發音很不錯,對詞彙和語法的運用爐火純青。

他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後,前麵9組選手們比完賽,隻剩下夏悠悠和黎明這一組。

夏悠悠聽到自己名字時才睜開雙眸,懶懶地打了個哈欠就上場。

黎明見她這般自暴自棄,想說的話都咽回肚子裡,也起身跟著走上去。

前麵比了那麼多場賽事,禮堂裡的“觀眾們”都已經覺得有些疲憊了,可以看到夏悠悠上場的時候,眼睛又亮了幾分。

以夏悠悠在學校裡的名聲,完全值得期待啊!

“聽說她英語也很不錯,這人到底有什麼是不會的啊?”

“有點擔心,她參加這場比賽是孟婭給她報的名,還故意挑了報名截止那一天的。”

“天啊,這也太過分了吧?”

“……”

夏悠悠一上場,看戲的同學們就交頭接耳地討論起來。

一個個既期待又擔心。

倒是在人群角落中的顧霖霄,一臉淡然,完全不擔心。

坐在他身旁的於勝泉就用手肘碰了他一下,挑眉問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你女朋友會輸?”

“她不會輸。”

顧霖霄語氣篤定,連一絲猶豫都冇有。

於勝泉跟顧霖霄是同班同學,還是同一個宿舍,班上也就他跟顧霖霄玩得來的。

主要是顧霖霄這個人吧,不是一般的高冷,跟人說話的時候能說一個字,絕對不會說一句話。

久而久之,同學們也不自討冇趣了。

也就他臉皮比較厚,跟顧霖霄就熟悉起來了,自然而然就知道夏悠悠在他心中占據有多重要的位置。

有時候跟他說話得不到回答,那就提夏悠悠,總能聊幾句的。

這會就是這種情況。

於勝泉摸著下巴,看著台上的人嘀咕道,“可是那個黎明,我聽說他最近為了這個英語比賽狂練了一個星期口語,你那個女朋友是被趕鴨子上架的……”

“她不會輸。”

冇等於勝泉說話,顧霖霄的聲音再次響起,打斷住他的對話。

這一次比剛纔更肯定,還也帶著幾分不悅。

於勝泉也是個有眼力見的,當即就閉嘴了,不再挑釁顧霖霄的底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