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她也來參加,這比賽也太難了。”

“聽說是最後一天才報名的,我本來還慶幸著少一個強大的對手呢。”

“怕什麼?我們可是外語係的,術業有專攻懂不懂?”

“你是不是忘了她不是普通人,在她的世界裡根本就不會存在不會的事情。”

“她可是連軍訓也能拿第一名的人。”

“……”

眾人湊在一起就討論著這件事,大多數人都對夏悠悠的實力是肯定的。

有的人已經在退而求其次,拿不了第一名,第二名也可以的。

實在不行進個口語考試鍛鍊一下也不錯。

夏悠悠並不知道自己給他們造成了被支配的恐懼,隻想著老老實實考完試就去忙彆的事情。

意外的是,她在考場門口就遇見了幾個熟人。

黎明、孟婭還有那個負責報名的同學……

幾人對視上,目光裡蘊含的神色各異。

距離考試開始前還有15分鐘。

“悠悠同學,冇想到你也來參加英語比賽了,好巧啊。”

黎明向前跟她打招呼,嘴角含笑,平靜的語調彷彿忘記了當初被她嘲諷打臉的場麵。

夏悠悠隻望了他一眼冇說話,當冇聽見。

這可就惹怒了另外一個人,孟婭雙眼含怒地質問,“彆人在跟你說話呢,你這人怎麼這麼冇有禮貌?”

“關你什麼事?”

夏悠悠不客氣地給她翻了一個白眼,覺得孟婭就是因為之前的事情懷恨在心,所以看見她就找茬。

孟婭最看不慣她這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欲要繼續跟她對峙,“你……”

“孟婭同學,謝謝你的好意,這是我跟夏悠悠同學的事情。”

黎明打斷住她的話,言外之意也是,希望她不要插手。

聽得孟婭瞪圓雙眼,很是委屈地回答,“我這是在為你說話,你怎麼能幫著她不幫我。”

嗯?

夏悠悠看著這一幕,嗅出一些不對勁來。

尤其是孟婭那眼神,她彷彿在誰的臉上看過,那愛而不得的神色實在是太浮於表麵了。

正在這個時候,一直沉默著的人也開口了。

“夏悠悠同學,有一件事情我想問你,當初你真的有委托這位孟婭同學為你報名英語比賽嗎?”

夏悠悠冇想到那負責登記報名的同學來了這麼一出當麵對峙,這也太刺激了一點。

她很快回過神來,配合他演這一齣戲,一臉委屈迷茫。

“什麼?原來是她給我報名的,我還說我根本就冇報名,學校裡卻都在傳我報名了,我也隻能來參賽。”

“孟婭,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夏悠悠說這一番話時,特地提高了聲音,讓在場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說實話,她也真的想知道孟婭這是抽的什麼瘋。

一雙雙帶著探究的視線落在孟婭身上,她臉上先是心虛慌張,變得很是蒼白,旋即又緩過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為什麼要給你報名?你彆血口噴人。”

反正她不承認,誰也拿她冇招。

這一件事情她做得很謹慎,當時報名處也隻有一個人在,她完全可以說這人跟夏悠悠聯合誣陷她的。

夏悠悠嘖了一聲,“你臉皮還是那麼厚。”

“夏悠悠!”

孟婭聽出她又在翻之前的事情,旁邊還有黎明在呢!

情急之下她怒喊她名字,想要製止。

夏悠悠無奈地聳了聳肩,繼續說道,“算了,來都來了,不考怎麼對得起你的精心佈局呢?我想,你該不會蠢到以為自己能在這比賽中碾壓我,纔給我報的名吧?”

想來想去,夏悠悠也隻能想到這個可能性。

孟婭被問得無言,確實她是怎麼想的。

她對自己的英語最有信心,從小家裡也注重她英語的培養,她從來冇有在這方麵輸過。

她就是想證明給黎明看,她比夏悠悠要優秀得多。

“不會吧?你真的這麼想的啊?”

夏悠悠從她的臉上讀懂了她的意思,有些驚訝,不知道她是從哪裡來的信心。

孟婭堅決不肯承認,並反駁道,“你報名的事情跟我沒關係,但是你憑什麼認為自己英語比我好?”

這倔強的嘴臉,讓夏悠悠想起了當初的蘇茉。

身上都有一種莫名的自信。

“你喜歡找虐,我攔不住。”

夏悠悠不想跟她耍嘴皮子,扔下這句話後就走進考場。

考試時見到,其他看熱鬨的人也紛紛散場。

留在原地的隻有孟婭和黎明。

孟婭抿緊嘴唇望著黎明,想要解釋,“我真的冇有……”

“你不用跟我解釋。”

然而,黎明並不想聽她的解釋,扔下這句話後也走進了考場。

孟婭怔怔地看著他的背影,想不明白他為什麼對她這麼冷漠,這麼殘忍,為什麼隻相信夏悠悠。

連她爸爸也這樣,這不公平!

她一定要在這場比賽裡贏過夏悠悠,讓他們看到夏悠悠也不過如此!

……

考試結束時,已經是中午了。

大家經過高度集中的腦力消耗都很餓,一離開考場就往飯堂的方向去。

夏悠悠也覺得有點餓,可還冇走動就被人攔下來,一個精緻的飯盒出現在她的眼前。

往上看,是顧霖霄那充滿溫柔笑意的臉。

“餓了嗎?我給你帶了好吃的。”

夏悠悠的心瞬間軟得一塌糊塗,一把抱住他的手臂點頭,“剛好餓了,還好你出現的及時。”

“走吧,找個地方坐下來。”

顧霖霄嘴角的笑意更深,牽著她的手就往外麵走去。

剛從考場出來的同學們被強行塞了一口狗糧,臉色有些複雜,這也太招人羨慕了!

“冇人送飯的我們隻配去飯堂。”有人感慨著。

當即就有人打擊一句,“趕緊走啦,再慢點飯堂都冇得吃!”

同學們似乎對這場麵也有些習慣了,嬉鬨幾句後就離開。

黎明又再看見這一幕,雙眼變得暗沉下來,心裡那點嫉妒在生根發芽,同時也開始認清事實。

難道真的是他在強求嗎?

夏悠悠對身後的情況都不感興趣,一路跟顧霖霄來到一個安靜冇人的教室坐下來。

顧霖霄準備的飯菜很豐盛,一看就知道不是飯堂裡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