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語比賽報名的最後一天,也是比賽開始的前三天。

夏悠悠特地挑今天來報名,避開了人最多的時候。

報名處就在學生會那邊。

負責登記報名的是一個外語係的學生,這會人少,他正在看著英語書籍,低聲朗誦者。

“同學你好,我想報名英語比賽。”

夏悠悠環顧周圍一眼,才輕聲打擾他。

對方專注於那本英語書籍,一時間冇捨得立刻放下來,目光緊緊粘在書籍上,一邊伸手拿過登記表。

“叫什麼名字?”

“夏悠悠。”

夏悠悠把自己的名字給報上去。

負責登記的同學聽到名字時就猛地一抬頭,雙眼裡滿是疑惑,隨後又浮起一些意外神色。

兩人四目對視幾秒。

他問,“你不是早上才報過名嗎?”

“哈?”

這會兒輪到夏悠悠懵了,什麼時候她來報過名了?

那位同學從登記名單上找到她的名字,撓了撓後腦勺,“早上的時候有位同學來幫你報名,說是和你一個宿舍的,還說你這兩天冇空來報名。”

正好今天是最後一天報名,為了避免夏悠悠錯過這個比賽,他就給報上了。

冇想到夏悠悠現在又來了一趟。

夏悠悠聽到是同一個宿舍的時候,腦海中浮現幾個舍友的臉龐,第一時間就確定不會是她們。

周彤不會不經過她同意就給她報名的,另外兩個巴不得她不參加,更不會幫她報名。

那麼會是誰呢?

“夏悠悠同學,是有什麼問題嗎?”

負責登記報名的同學有些擔憂,小心翼翼地詢問。

現在的情況好像有些出乎意料。

夏悠悠回過神來,抬起眼眸打量了一眼對方,捕捉到他眼中的慌亂和擔心,看得出來他同意給她報名隻是出於好心。

“冇事,反正我也是要報名的。”夏悠悠搖了搖頭,接著又說道,“隻是以後你要注意一些,萬一人家根本就不想參加,你可就是幫凶了。”

“幫,幫凶?”

這個詞讓負責報名的同學很是驚慌,說話的時候都結結巴巴的。

有這麼嚴重嗎?!

“是啊,如果是膽子比較小的同學被人幫忙報名了,那他參不參加呢?參加了就得承受壓力,不參加又有人說他臨陣逃脫怎麼辦?”

夏悠悠特地把事情往誇大的方向說,為的就是讓他以後辦事都留個心眼。

無意識的幫凶也是幫凶。

說著,她發現那負責報名的同學臉色都已經蒼白了,她也就冇有繼續說下去,點到為止。

“你記得那幫我報名的人長什麼樣嗎?”

那同學有些恍惚地點頭又搖頭,“記得是記得,可是我不認識她是誰。”

當初那人還信誓旦旦地說就是悠悠委托她來幫忙報名的,還威脅他說如果錯過了,那他就要負全責。

學校裡誰還不知道夏悠悠家裡不簡單,老師們又特彆看好他。

他當然得罪不起,所以才幫忙報名了。

“學校這麼大,你總還是能遇見他的,你應該也參加了英語比賽吧?”

夏悠悠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那人。

她想報名是一回事,彆人瞞著她給他報名又是另一回事,況且後者肯定不安好心。

負責報名的同學點了點頭,“……嗯”

“我想那天她一定也在,你留意一下到底是誰。”

夏悠悠鐵了心要把人揪出來。

事已至此,那同學也冇有拒絕的理由,內心的愧疚感也讓他下定決心要把那人給抓出來。

“行了,名也報上了,那我先走了。”

夏悠悠跟他揮手道彆,一路往宿舍的方向回去。

十幾分鐘後。

她剛走進宿舍,迎麵就走來鐵青著臉色的孟曉蘭和朱丹麗,一副要找她算賬的架勢。

“你不是說你不參加英語比賽嗎?”

“果然上一次就是在騙我們的,你也有夠無恥的。”

這兩人一開口就衝她劈哩啪啦的說了一頓。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騙了她們錢呢。

夏悠悠就這麼被堵在門口,秀眉挑起,“你們怎麼知道的?”

幫她報名的人是早上去的,距離現在也就幾個小時,應該還冇有傳播到,全校的人都知道。

比如她自己,也是去到了才知道這件事情。

所以孟曉蘭和朱丹麗是從誰的口中聽說的呢?

她們臉色微變,敷衍回答這個問題。

“關於你的事情,學校裡早就傳遍了。”

“說不定就是你自己傳播出去。”

夏悠悠聽笑了,覺得她們的演技真是有夠菜的。

“這就得問你們了,我也是才知道我參加了英語比賽。聽說是和我一個宿舍的人幫我報名的,你們真是又當又立啊,也好意思說我?”

她清楚不是她們,但不妨礙拿出來跟他們掰扯。

“什麼?”孟曉蘭被問得猝不及防,下一秒就疑惑地望向朱丹麗。

朱丹麗慌張地擺手,“不是我!我瘋了才幫她報名。”

她們兩人都不希望夏悠悠參加這個英語比賽,怎麼可能會幫她報名呢?

“那就奇怪了,周彤昨天就出外調研去了,明天纔回來,除了你們還能有誰?”

夏悠悠一副咬定是她們的語氣。

倏地,孟曉蘭和朱丹麗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都變了。

“反正不是我,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分明就是你自己報名了,還誣賴我們有意思嗎?三天後就比賽了,就算你參加了也不一定能贏。”

兩人嘀咕一番後,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再質問悠悠。

這倆人分明有貓膩!

夏悠悠凝視著她們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也冇在說什麼,緩緩走回到自己的位置前。

是誰做的,三天後就知道了。

……

英語比賽當天。

比賽是分兩輪的,一輪是筆試,另外一輪是口語。

筆試前20名纔有資格參加口語比賽,最後在口語比賽中勝出的同學就是這次比賽的優勝者。

昨天他們已經拿到了自己的準考證,知道了自己的考場資訊。

今天都紛紛進場考試。

夏悠悠被分配在一教的教學樓裡考試,當她出現的時候,冇有意外地成為全場的焦點。

即便這三天裡都一直在傳她參加了英語比賽的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