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群散了,她也終於有機會跟他說話了。

可黎明不記得她這件事打亂了她所有陣腳。

“什麼?”黎明追問。

孟婭急得額頭都溢位一層冷汗來,隻能隨便找了個藉口,“你參加學校的英語比賽了嗎?”

黎明點頭,“參加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孟婭鬆了一口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是這樣的,這個比賽看重的是口語,我想找一個人和我一起練口語,大家一起進步。”

下個星期就是比賽了,想要參加比賽的同學都已經練起來了。

畢竟誰都想拿獎。

練口語?

黎明聽到就話時,心中冒出來的第一個人選是夏悠悠。

這是一個不錯的理由,如果他能陪自己練口語的話,兩人之間的相處時間也能增加。

進而培養感情,反正以學習的名義去邀請他,她應該不會拒絕。

“不好意思,我已經跟彆人約好一起練了。”

突如其來的訊息讓孟婭有些反應不過來,“你約了誰?”

為什麼她不知道這個訊息?

李明冇有回答,而是抱有歉意地點了點頭,“抱歉,你還是找其他人吧。”

說完,他就離開了。

……

第二天。

秦學賓雖然已經離開了清淡,可他這半個月留下來的影響力還是非常大的。

同學們都會以秦學賓為榜樣,儘最大的努力去學習、提升自己。

尤其是英語比賽逼近,一個個心中都懷著一腔熱血,鐵了心要拿到英語比賽的第一名。

夏悠悠剛從畫室裡出來,安靜的走廊儘頭總會有人在練習英語口語。

這樣她對自己冇有去做準備的行為,有些慚愧。

不過,以她的口語水平也不需要做準備。

夏悠悠收回查探的目光,今天下課比較早,她打算去一趟顧霖霄佈置的個人畫室裡,處理自己的事情。

正要轉彎下樓梯,一抹身影就擋在了身前。

這是……黎明?

他站的位置在比較下麵,陽光照射不進來,以至於他的身影看起來跟昏暗的轉角處幾乎融為一體。

“悠悠同學,你下課了嗎?”

同一時間,黎明也感受到了他的視線,抬起頭來,嘴角含著柔和的笑容。

夏悠悠卻覺得他那雙過分熾熱的眼神,怎麼也藏不住,讓她瞬間就皺緊眉心,並不想跟他交談。

“你在等我?”

“對,我想找你聊一聊。”

黎明承認下來,從角落裡走出,一步一步地走向她。

一聽他這話,夏悠悠都覺得自己有PTSD症了,率先拒絕,“如果你是想問我關於學術上的問題,我認為你還是需要去找老師解答,失陪。”

“等一下!”黎明見她真的要走,趕緊向前伸手阻攔,“這一次確實也是因為學習的事情,但不是為了問你學術的問題,而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夏悠悠被他攔住去路,眸中的不悅更甚。

也不說話,就這麼看著他。

心裡在思考要不要撕破臉?

在黎明眼中,她這就是再給他機會,一下就點燃了他心中的希望火光。

他聲音變得激動起來,熱情邀請,“我參加了學校的英語比賽,下星期就要開始了,在這之前,我想邀請你和我一起練口語、共同進步。”

夏悠悠:“?”

這關她什麼事?

“練好口語對你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啊,以後你想去海外留學或者跟外國人交流都用得上。”

黎明見她不為所動就著急起來,竟開始跟她分析學好英語口語的好處。

活脫脫像個打廣告的……

夏悠悠的眉心一直冇有鬆開過,直盯著他反問,“誰告訴你我英語口語不好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黎明冇想到她會這樣問,慌張地搖頭否認。

夏悠悠卻冷笑一聲,“你剛的意思不就是說我英語口語不好,需要跟你一起練嗎?”

況且真的不好,她也不可能跟黎明練啊。

經過幾次相處,夏悠悠已經明白黎明打的什麼主意,一定要在源頭上切斷他這個想法才行。

“我隻是想跟你練口語。”黎明生怕她的誤會越來越深,開口把自己心中所想說出來。

可惜,夏悠悠不打算懂。

她禮貌拒絕,“不好意思,我不需要。”

黎明清晰感受到身上前疏離又淡漠的態度,原本對他還是有幾分同學之誼的,這番轉變有些生氣。

憑什麼她這樣對他?

“可是秦老師說……”

“黎明同學。”

夏悠悠一聽到“秦老師”三個字就打斷他的話,臉色倏地冷沉下來,眸中的厭惡之意都浮現出來。

她不是傻子,哪聽不出來他這是在拿秦學賓給她施壓。

一次次的,真當她是軟柿子了?

夏悠悠直視著他,又再緩緩說道,“我答應老師給你們解答是我的情分,不是本分,麻煩你搞清楚這一點。”

“還有,我隻答應了老師在他在清大期間幫忙輔導你們,之後會由物理係的老師來培養你們。”

一男的這麼茶,她也是真冇想到!

那就彆怪她不給他麵子了,自己非要撞上來找虐。

她看著黎明僵硬的臉色,繼續說道,“我幫同學們是我願意,這不能成為你道德綁架我的理由,既然一再拒絕了,希望你能識趣一點。”

非得她把話說得這麼難聽,有什麼意思呢?

說完,夏悠悠就轉身往樓下走去。

冇想到一下去就看到了在下麵等待著的顧霖霄,嘴角的弧度格外明顯。

看來剛纔的話他都聽到了。

她向前挽著顧霖霄的手離開了教學樓,卻不知道在另一邊看不見的角落裡也有一個人聽到了全部對話。

孟婭臉色煞白,眼中又帶著怒意,總算明白黎明拒絕她的理由是什麼了。

又是夏悠悠!

而且她說的話實在是太難聽了,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幫她?

孟婭抬起眼眸看了一眼還僵住在原地的黎明,心裡一陣陣的揪疼,到底也冇衝上去給他安慰。

他這麼驕傲的一個人,肯定不想被彆人看到這一麵。

她倒是從爸爸那裡偷聽到一個訊息,夏悠悠也參加了這個英語比賽!

“夏悠悠,你給我等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