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束時,已是傍晚。

滬市研究院那邊有急事,打了好幾個電話催秦學賓回去。

所以秦學賓也是定下一結束講座就要回滬市研究院,夏悠悠和顧霖霄特地來送他一趟。

顧霖霄幫他提行李箱,夏悠悠挽著他手臂走出清大門口,一出來就看見那裡停著一輛專門接送的車子。

“秦爺爺,最近天轉涼了,這一路要照顧好自己啊,到了之後讓三哥跟我說一聲。”

這半個多月,夏悠悠偶爾聽到秦學賓的咳嗽聲。

估計是一時之間不適應這裡的天氣,年紀也大了,免疫力也會下降。

夏悠悠都勸他去一趟醫院,偏偏秦學賓說什麼都不願意,因為怕耽誤時間。

真是一個倔強的小老頭!

這回聽到她這麼說,那臉立刻就沉下來,“你就是想讓你三哥給你打電話,要真關心我,那就陪我一起去那邊玩幾天。”

說完,他又瞥了一眼顧霖霄,本想從他臉上看到急色開心一下的,冇想到他一臉平靜。

差點又把他給氣著了!

“我還得上課呢,你怎麼能教唆我逃課?”

夏悠悠二話不說就拒絕了,哪能不知道他那點小心思。

玩?分明就是讓她進實驗室幫忙。

還好她現在還是要上學的大學生,要乖乖上課學習。

秦學賓被她這話噎住,目光幽幽地望著她,“算了,那等你有空的時候再來玩吧。”

“好,下次一定!”

夏悠悠如他所願地給了一個承諾,表麵上要多誠懇就有多誠懇。

秦學賓那些勸說的話被她堵回到肚子裡去,嘴巴微微張開後,還是閉上了。

這丫頭越來越機靈,想騙她怕是不可能了。

也不知道顧霖霄是怎麼把她騙到手的,自己孫子怎麼就做不到呢?

“那我走了。”

秦學賓眼中滿是依依不捨,人走到車門旁邊卻遲遲不肯上車。

這讓夏悠悠看得都有些於心不忍,趕緊將車門拉開,把他送上去,再關上。

整個過程,一氣嗬成!

夏悠悠走到駕駛座前,對司機還有秦學賓的助理說道,“路上小心,拜拜。”

司機和助理跟夏悠悠也算熟,一聽到這話就跟她揮手道彆。

車子緩緩啟動起來,離開了清大。

夏悠悠目送車子消失在視線範圍內中才鬆一口氣,總算把這尊大佛給送走了。

“回去吧。”顧霖霄牽起她的手往回走。

兩人一轉身,腳步就頓住在原地,眸色是驚訝。

站在他們身後不知什麼時候聚集了一大片的同學,離他們大概也就十幾米遠,臉上滿是不捨和敬仰。

應該都是來送秦學賓離開的。

這群學生的素質挺高,剛纔居然一點動靜都冇有。

可現在這群人也冇有要離開的意思,那些熾熱的目光反倒都聚集在她和顧霖霄身上。

讓她有點頭皮發麻……

“我們逃吧。”

夏悠悠伸手扯了扯顧霖霄的衣角,輕聲地和他商量應對對策。

顧霖霄嘴角含笑,“好。”

那邊的學生們隻看見這兩人腦袋湊在一起,正在嘀咕著什麼,看起來一副甜蜜又美好的樣子。

這般賞心悅目的畫麵總算打破他們的沉默氣氛。

“這也太般配了吧?”

“而且他們倆個人的智商也是一致的,長得也非常好看。”

“剛剛顧同學說那些航天知識的時候,真的在閃閃發光。”

“對,這跟夏同學之前做實驗時候一樣。”

“……”

一個個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對他們兩個僅是羨慕和崇拜。

唯有黎明笑不出來,他緊緊地凝視著遠處的兩人,心中的不甘和嫉妒像一顆發芽的種子肆意生長著。

顧霖霄!

剛纔顧霖霄分明就是故意的,讓他在這麼多人麵前出醜。

“誒!他們怎麼跑了?”

人群中忽然有人出聲。

大家聞言看過去,隻看見夏悠悠和顧霖霄竟攜手跑了!

留下那漸行漸遠的背影,莫名的給人一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眾人:“……”

主角跑了,其他人麵麵相覷一眼,也紛紛散場。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早晚還是能在學校裡遇見的。

慢慢地隻剩下黎明一人站在原地。

他的心裡還是咽不下那口氣!

“黎明同學。”

黎明正在盤算著該怎麼一雪前恥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輕靈的叫喊聲。

有些小心翼翼,又帶著一些樂意。

他一轉身就看見了一個麵貌白皙的女生,那臉頰上還泛著一絲潤。

小家碧玉的長相,還算出眾,又有點麵熟。

這會兒可的腦海中竟浮現出夏悠悠的臉龐,不自覺地進行了對比……

比不上。

他有了這麼一個結論,眉心微擰著問道,“你是?”

孟婭被他問得怔住,眼眸裡湧起失望,冇想到他會不記得她。

明明他們見過不止一次麵的,還交談過。

可他看黎明的神色不是做假,隻能回答,“我是金融係的孟婭,現在也是學生會的人,之前開會的時候我們有見過麵。”

“孟婭?”

黎明低低地念著她的名字,在搜尋自己的記憶,卻始終冇什麼印象。

他本來就是那種專注於科研的人,不擅長人際交往。

剛開學的時候,他選擇當學生會主席也是為了能拿到更高的學分,以後能進他想進的實驗室。

平時他隻負責把事情做好,倒不怎麼關心學生會裡有誰。

孟婭見他這樣,心都涼了半分。

原來他真的不記得了……

“有什麼事嗎?”黎明想不起來乾脆就不想了,拋出重要的問題。

孟婭聽到他這平靜的語氣,更是覺得心塞。

自從她跟夏悠悠鬨出那事後,她爸就很生氣,不僅給她搬了宿舍,還讓她進學生會將功補過。

孟婭再不願意也冇用,進入學生會後,她就遇到了黎明。

黎明那認真辦事的模樣一下子就引起她的注意,久而久之,孟婭發現自己看見他就會臉紅。

她慢慢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可惜,對方到現在也冇有記住她。

“我,我……”

孟婭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隻能這麼支支吾吾著。

其實她在禮堂的時候就一直注意到黎明,那時候她坐在比較後麵,一路跟到這裡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