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學生,遵守秩序是必須的。

顧霖霄和黎明的討論也就這麼被扼殺在搖籃中,兩人暫時停戰,認真聽舞台上的秦學賓高談論闊。

學生們都挺愛聽的,一個個臉上都充滿崇拜和嚮往,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為秦學賓這樣的人。

站在台上,為人傳道授業解惑。

也希望能成為一名出色的科研人員,為華國的科研事業做貢獻。

又或者在其他行業也能做到最好!

夏悠悠也不知不覺認真聽秦學賓輸出他的價值理念,眸中也帶著些許讚賞。

不得不說,秦學賓能成為學術泰鬥,肯定離不開他那比較前沿的思想,以及宏大的眼界。

講座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三分之二時間。

秦學賓也絲毫不覺疲憊,甚至還越講越投入。

可是他本來就預留了三分之一的時間拿來跟現場的同學們交流,也就是問答環節。

“同學們有什麼問題可以舉手提問,不管是什麼問題,我會給大家奉上一些個人見解,也算是我這一趟清大之行送給大家的禮物。”

這些年來,秦學賓的經曆也很坎坷,都是私下辦學堂給學生們講課。

像這麼多人的講座,著實很久冇有過了。

下麵坐著的同學們一下子就激動起來,手部動作有些動搖,想舉起來又顧慮什麼。

一來要思考自己提什麼問題,二來則要思考自己提的問題深度夠不夠。

“老師,我們有些問題想跟老師交流。”

正在這個時候,顧霖霄的手舉了起來。

夏悠悠倏地扭頭看過去,再結合他的話,瞬間就纔出來顧霖霄打的是什麼主意。

玩這麼大嗎?

黎明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微眯起眼睛看向顧霖霄。

可他還是打從心底覺得顧霖霄對物理知識不如他知道的多,就算到台上去,他也不怕。

丟臉的隻會是顧霖!

所有學生的視線都下意識看過來,驚訝之餘又帶著一點點的羨慕和佩服。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啊!

秦學賓本來還挺奇怪上台來的學生,冇想到一抬頭就跟顧霖霄的雙眼對上。

搶未來孫媳婦的仇,他還記著呢。

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麵,秦學賓也不能當冇聽見。

“這位同學有什麼問題呢?”秦學賓表麵的表情還是維持的非常好,給了他提問的機會。

顧霖霄毫不客氣地站起身來,先將黎明的問題重複了一遍。

關於空間飛行活動載人方麵的問題。

“這位同學向我提出這樣的問題,我想從以下幾個方麵去分析實現的可能性,也想請教一下老師,我的答案是否正確。”

顧霖霄將這件事情的前提擺出來,讓人也注意到他旁邊的黎明。

載人航天?

眾多同學紛紛瞪圓眼睛,海外雖然已經有過這方麵的成就,可華國還在研究進展中。

這些可不是他們這些大一新生涉足的問題啊!

秦學賓心中的不悅消散了不少,對他這問題也產生了興趣,“可以。”

顧霖霄向他禮貌性點頭,緩緩地說了起來,“首先,航天器的飛行速度與地心引力……”

一說,就是好幾分鐘過去。

在場的人都不自覺地被他的聲音所吸引,有一種被他帶入到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一個神秘又浩瀚的宇宙空間中。

夏悠悠雖然不擔心顧霖霄能回答得上來,可冇想到他竟分析得這麼細緻,還把很多因素給提及到,給人一種這好像真的能實現一樣。

她記得,華國實現第一次載人航天得再過十年左右。

這個時候還在研究階段,顧霖霄用自己的理解提出了一種新奇的可能性。

夏悠悠的目光越過顧霖霄,就看見黎明也是一臉茫然的狀態。

降維打擊,大抵就是如此。

顧霖霄將自己的見解發表完,才問秦學賓,“以上就是我的個人見解,老師認為如何?”

秦學賓回過神來,臉上的恍惚一下就轉變為激動。

“你的想法很有意思!現在航天的科研人員也是朝著這方麵在研究,在這裡也可以告訴大家一個好訊息,航天技術已經有很大的突破,我們很快就能實現載人航天的技術。”

一聽就是一件十分值得激動的事情。

學生們都沸騰起來,他們也可以去探索地球之外的奧秘了?!

秦學賓的目光鎖定在顧霖霄身上,打從心底感慨他不愧是顧博生的孫子。

多年的蒙塵也不能阻止他發光。

顧霖霄點頭一笑,“謝謝老師。”

接著,他又看向一旁的黎明,當著眾人的麵問,“這位同學,不知道我剛纔的回答能否解決你的疑惑呢?如果你冇明白,講座結束後,我可以再詳細分析一番給你聽的。”

大家才注意到黎明這一號人物,想起顧霖霄一開始也有說這是黎明提出來的問題。

再聽聽顧霖霄這話,同學們忍不住發出感歎。

“顧霖霄也太好了吧,還私下再分析一遍。”

“早就聽說夏悠悠就經常幫同學們解答疑惑,冇想到顧霖霄也這麼善良。”

“再說一遍,我也想聽,我還真冇聽懂。”

“……”

這些稱讚的話湧入黎明耳中,他聽得直黑沉著臉。

他們都是蠢貨嗎?!

顧霖霄這話分明就是當眾羞辱他,拐著彎說他的理解能力不好,需要再重複一遍。

黎明在這場合也不能發怒,隻能把頭垂下來,掩藏住眸底的憤恨。

“不用,我聽明白了。”

“那就好。”

顧霖霄一副欣慰的樣子,坐回到位置上。

他一坐下來就把頭偏到夏悠悠那邊去,有些邀功意味,“我表現得怎麼樣?”

“當然是非常棒。”

夏悠悠毫不猶豫地豎起一個拇指,給他最高的稱讚。

顧霖霄滿意地勾起嘴角,伸出手握住她的手。

台上的秦學賓看見這一幕,嘴角一撇,剛纔激動的心情又恢複下來。

不管怎樣,這還是跟他孫子搶媳婦的人!

之後又有幾個同學鼓起勇氣站起來問問題,秦學賓都耐著性子回答,儘可能地回答得詳細。

後麵氛圍打開,大家都熱情發問。

以至於這個講座延遲了一個小時左右才結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