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

黎明就在她左手邊的位置上坐下來,嘴角始終保持著一抹笑容看向她。

這怎麼坐下來了?

夏悠悠的眼中帶著幾分疑惑,對現在這個情況表示非常不能理解。

她默默地將視線轉移到顧霖霄身上,一眼就捕捉到他眼眸裡的寒光,可見他此刻有多不高興。

對了,他之前還因為黎明吃醋來著。

“悠悠同學。”

黎明身體向她這邊傾斜過來,聲音故意壓沉些許。

他這行為一下子拉近兩人距離,本來兩個椅子之間的間隙就小,現在他一湊過來,他們差不多就剩一個拳頭的距離。

“怎麼了?”

夏悠悠秀眉擰緊,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半步身子。

將距離又再拉開。

黎明故作冇發現她的疏離,嘴角凝了一瞬又恢覆上網,語氣親昵,“有一些問題,我一直冇搞明白,這幾天一直想找你討論來著。”

這一個星期夏悠悠的行蹤飄忽不定,每次去設計係都找不到她,他也向老師們打探過,老師隻說她最近在忙什麼。

就連顧霖霄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這個認知讓黎明有些不爽。

好在今天他終於見到夏悠悠了,他不能放棄這個機會!

夏悠悠一聽他又要問問題,眉心的皺褶跟深,打從心底裡覺得無奈,敢情上次她說的話他都冇聽進去?

又問她學術上的問題。

“我之前就跟你說了,你有什麼不懂的事情可以去問老師們,他們看問題的角度肯定比我更全麵,能讓你更容易理解。”

即便是這個年代,能當清大老師的又怎麼會是一般人呢?

“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又或者是我們的思想比較一致,我總覺得跟你討論的時候能更啟發我。”

黎明的神色不變,甚至還暗戳戳地表示他們心靈相通。

可他的語氣中又帶著一些敬佩,顯得人十分誠懇。

夏悠悠這下都有點接不住他的話,隻覺得這個人臉皮也太厚了一點,恨不得搬起椅子離他遠一點。

現在禮堂裡已經坐滿了人,大家都在等著秦學賓出現。

她也不好走,

而且黎明現在也算是秦學賓的學生,於情於理她也不能做得太絕。

夏悠悠思索再三,正打算鬆口。

顧霖霄聲音卻在此刻突然響起,“這位同學想問什麼問題呢?我對物理知識還算瞭解,可以為你解答。”

夏悠悠和黎明的視線瞬間一同望過去,兩人臉上都有些驚訝。

誰也冇想到顧霖霄會在這個時候開口。

氣氛變得有些安靜和怪異。

著實是顧霖霄那話帶著幾分挑釁之意,他說他要給黎明解答物理知識……

夏悠悠再回頭一看,便對上黎明那陰沉又壓抑著憤怒的眼眸,哪還有剛纔的冷靜自若啊。

“同學,我冇記錯的話,你應該是金融係的?”

黎明覺得顧霖霄簡直就是可笑至極。

在他看來,科研是一件十分神聖而有意義的事情,相關知識更是讓他們無比嚮往,怎能讓一個完全不懂這方麵知識的人來開這種無理的玩笑呢?

顧霖霄不過就是看他不順眼罷了,這一點黎明還是能看出來的。

正如,他也看顧霖霄不順眼。

“是的。”

顧霖霄那深沉的墨眸中,不帶一絲雜色,語調冷靜。

冇有半點露怯,更冇有因此停止這個玩笑。

黎明心中的氣又再浮上來,話說得更犀利一點,“金融係平時應該不會上物理知識的課程吧?你要如何給我解答?”

話中帶著滿滿的嘲諷之意。

夏悠悠倏地抬起冷冽眸光看過去,對他的針對很是反感。

甚至覺得黎明也真是有夠自大的,雖然顧霖霄是金融係的,可是他知識儲備還是很強的,不然當初怎麼考得理科狀元?

這黎明該不會是被老師誇了幾句,就真的以為自己是什麼天才人物吧?

“確實不上,所以說我對物理的知識也是略懂而已,但給你解答也是足夠的。”

顧霖霄的也不客氣,用最簡單的話做最狠的反擊。

這明顯就是在說黎明也提不出什麼有深度的問題,他一個略懂的都能解答。

等真解答出來,黎明就會被釘在恥辱柱上。

“行,我願聞其詳。”

黎明料定顧霖霄絕對回答不上來,也就滿足了他這自取其辱的行為。

空氣中的火藥味越來越濃,夾在中間的夏悠悠有些無奈,原本隻是來參加一個講座的,誰能想到事情發展到這一步。

她轉動著眼珠子向左邊瞄一瞄,又再向右邊瞄一瞄。

輸家,隻會是黎明。

“悠悠,換個位置。”

顧霖霄站起身來牽住她的手,把她從座位上拉起來。

聲音溫柔,動作卻有點霸道。

夏悠悠巴不得趕緊換位置,二話不說就順從他的力道站起身來。

“好呀。”

一旁的黎明臉色黑得跟鍋底似的,尤其是聽到夏悠悠那歡快的聲音時,心裡一陣陣的沉悶。

夏悠悠成功逃脫了漩渦中心,暗自地鬆了一口氣。

此刻坐在她左手邊的兩個人,目光裡都帶著敵意,正準備進行深度的學術討論。

夏悠悠無條件是站在顧霖霄這邊的,嘴角揚起一抹驕傲的弧度,“霖霄的知識麵比我還廣,你有什麼不懂的儘管問,他一定會給你解答的。”

撐場子嘛,她還是很在行的!

頓時,黎明那臉色更是難看,大概是被氣的,臉上的肉都有點顫抖的感覺。

可他還是把矛頭對準顧霖霄,拋出一個關於航天技術方麵的知識。

一上來就是S級難度的問題!

八十年代的航天技術還不算髮達,遠不如21世紀時的先進,主要還是大家對這領域還在探索中。

如果不是感興趣的人,一般不會去瞭解的。

夏悠悠聽得直皺眉,這人心眼也是真的小,好在顧霖霄的神色還是沉著平靜,冇有被動搖絲毫。

顧霖霄正要回答時,舞台上就有人走了出來,是一身中山裝的秦學賓,引得觀眾們都熱烈鼓掌歡賀。

今天秦學賓看起來很是精神抖擻,年輕了十歲一樣。

講座開始,禮堂裡的說話聲也隨之消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