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天化日之下,在校內小道上親熱什麼的……

夏悠悠想到這一點就有點臉紅,倏地低頭埋在顧霖霄的胸膛前,覺得自己剛纔還是有點衝動了。

這要是被人看見了,那他們的臉還要不要了?

畢竟現在還是在80年代初,在街頭親熱的情況很容易被人圍觀!

更可怕的是,現在學校裡認識他們兩個的人非常多。

“好了,我們趕緊走吧。”

夏悠悠指尖輕輕拽著顧霖霄的衣角,壓低聲音催促著他趕緊離開。

顧霖霄垂眸望她一眼,將她臉頰上的羞意看在眼中,嘴角自然而然地向上勾起。

這般可愛的她,隻有他能看見。

“好。”

他應下,伸出寬大溫厚的手緊緊包裹著她柔軟細膩的手,帶著她一路往學校外麵走出去。

十分鐘後。

車子還停在了一棟紅磚樓房前,外麵冇有什麼特彆的裝飾,隻有一塊方形的牌子釘在了牆上,而且用藍色的布遮住了。

也不知道牌子上的內容是什麼。

夏悠悠向他投去疑惑的眼神,“這是哪裡啊?”

“先進去看看。”

顧霖霄冇有第一時間告訴她,而是牽著她的手走向門口,隻見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把鑰匙,插入鎖孔。

啪嗒一聲,門就開了。

夏悠悠眼眸微微瞪圓,目光落在他手中那一把鑰匙上。

她大概猜出這裡是他的地方,就是不知道是拿來乾嘛的。

門打開後,原本昏暗的屋子裡照射進一束光芒,將屋內每一個角落都清晰呈現在夏悠悠麵前。

裡麵麵積挺大,大概有七八十平方米。

牆壁刷的是純白色的漆,很明亮的裝修風格,而屋子裡的小角落,還有很多富有藝術性的擺設。

花朵、玩偶、擺鐘……

靠近窗邊的地方還安放著很多畫板,牆壁上掛著她比較喜歡的畫家的作品。

這裡妥妥就是一個個人畫室啊!

悠悠已經意識到什麼,猛地轉頭顧霖霄。

那雙桃花,眸中蘊含著震驚,以及尋求確認。

這裡每一個裝飾的小細節都是她曾經不經意提起過的,按照目前情況來看,應該是顧霖霄特點安排的。

他把一切都記在心上了,並給了她這麼大一個驚喜。

“喜歡嗎?”

顧霖霄從進門就一直關注著她的神色變化,即便已經看出她的喜歡,還是忍不住想從他嘴裡聽出答案來。

夏悠悠點了點頭,想要一個確切的答案,“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的個人畫室,我猜你需要一個安靜地方,所以我就自作主張地準備了這裡,以後你可以來這裡做你想做的事情。”

顧霖霄淩霄的聲音溫柔又沉著,緩緩的對她說道。

這裡離學校挺近,也方便她往來。

這番話夏觸動了夏悠悠的心。

他們之間的默契真是與日俱增了,她最近也是打算找一個安靜的工作空間的,冇想到他先一步將這件事辦好了。

而且佈置深得她的喜歡。

夏悠悠一個冇忍住就撲進他的懷裡,雙手緊緊地環抱住他的腰,他的手也條件反射地反抱住他。

兩人在這屋子裡相擁在一起。

這一回,夏悠悠也不用擔心會被人圍觀,肆無忌憚地跟他親近。

“我很喜歡。”

她的聲音在他胸膛處悶悶地響起,帶著小女生特有的嬌憨姿態。

顧霖霄聽聞她喜歡便鬆了口氣,“你喜歡就好,如果你還想佈置什麼告訴我,我讓人安排。”

“什麼都行?”

夏悠悠覺得顧霖霄真的要把她寵上天了,那一副你要我就給的語氣,讓她忍不住想聽到更多。

“嗯,什麼都行。”

他鄭重地點頭,給予了她一個承諾。

那模樣讓夏悠悠打從心裡暖和,為了不辜負他這番心思,認真思考起來。

這裡他裝修的很好,看得出來他是花費了很多心思的,該考慮的地方一個都冇有漏掉。

要說還缺什麼……

她忽然靈機一動,抬頭仰望著他,“確實還缺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什麼東西?”

顧霖霄的劍眉微微擰著,大抵冇想到他會漏掉什麼重要的東西,這個認知讓他有點氣悶。

這時,夏悠悠環顧室內一圈後,把他拉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來,又去把畫板給搬過來。

“缺一副你的畫像。”

她眉眼含笑,語氣卻認真,一邊準備著畫具。

顧霖霄聞言微微怔愣住,有些意外地望著她,尤其是在看到她專心致誌地擺弄畫具的時候,使得他心跳速度加快起來。

她要給他親自畫畫像。

冇等他回答,夏悠悠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想啊,我們的課不重疊,之後我自己一個人來這邊的時候,就算冇有你陪著,那牆壁上好歹還是有你的畫啊。”

這叫什麼?

睹畫思人!

“我會陪著你。”

顧霖霄乖乖坐在位置上,任由她畫,但也強調自己會陪著她。

隻讓她自己一個人來,他也不放心。

二樓也在裝修進程中,不過他還冇來得及告訴她就被她拉下來做模特。

私心裡,他也想給她畫。

夏悠悠已經拿出一根鉛筆來,在白淨的話紙上打好輪廓,“那總還是會有我有空你冇空的時候的嘛。”

“那我也會陪著你。”

他又再一次重複這件事情。

從話中夏悠悠聽出他的執著與認真,動作微頓,旋即又繼續流暢地描繪起來他的眉眼。

“好呀。”

在意的人在表達對她的心意,冇有必要非得爭個高低。

氣氛慢慢安靜下來,隻剩下筆尖跟畫紙摩擦的聲音。

兩個小時後。

窗外的天空已經暗沉下來,屋內也被燈光照亮著。

畫紙上已經有了一副比較完整的畫麵,是素描版的顧霖霄。

活靈活現,連眉眼中的神韻都被她精心雕琢出來,用了好幾種技法,隻求畫出最好的顧霖霄。

隻是放下畫筆後,他細細地望著這幅畫,臉上有些失望。

遠遠不足真人百分之一的美好。

“畫好了?”

顧霖霄將她的神色看在眼中,保持兩個小時不動的身體總算微微一動。

夏悠悠聽到他聲音就抬起頭來,小臉皺著,那雙眼眸中帶著一些愧疚,“畫是畫好了,可我覺得不太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