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得出來是很熱愛物理科研的人。

“可以啊。”

夏悠悠既然答應了秦學賓這段時間會幫忙,自然就不會食言。

兩人走在校道上,討論了非常多的物理知識。

夏悠悠對他的問題都一一回答,目的也是想讓華國的科研實力更上一層樓。

隨著時代的發展,將來一個國家的科研實力越能說明這個國家的實力,這也是秦學賓為什麼想要培養好苗子的原因。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她能幫則幫。

黎明聽著夏悠悠對物理知識的侃侃而談,覺得自己的心臟都開始加速跳動起來。

他發自內心的覺得夏悠悠同學實在是太優秀了。

從內而外散發著獨特的魅力,讓人忍不住沉淪。

“夏悠悠同學,我……”

“霖霄!”

夏悠悠一眼捕捉到了前方的熟悉身影,臉上瞬間展露笑容,揮手叫喚著。

前方顧霖霄正向他們徐徐走來,午後的太陽正懸掛在他後方的天空中,餘暉散落在他的背影上。

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在逆光中走來。

這一幕美好得讓夏悠悠想回家找來照相機給他拍照!

黎明先是捕捉到她熠熠生輝的雙眸,下意識順從她的的目光抬頭望過去,在看到顧霖霄的時候,神色微微一緊。

關於夏悠悠和顧霖霄談戀愛的事情,他之前也有所耳聞,那時候並不太放在心上。

覺得他們在該奮鬥的年紀浪費時間,還不如好好做科研。

可經過今天接觸後,他覺得夏悠悠同學實在太不一樣。

那魅力足以讓他春心萌動。

“黎明同學,我還有事先走,之後你還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向物理係的老師或者秦老師去請教。”

夏悠悠轉頭看向他,給他提出更好的建議。

黎明聞言抿了抿唇,有些不情不願,“可是秦老師讓我們多點來請教你,是不是我問了不恰當的問題,讓你不高興了?。”

這話讓夏悠悠懵了一下,聽出一些不對勁,尤其是對上黎明那眼神,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彷彿證明什麼時候見過……

“那隻是老師開玩笑說的,你問我問題,如果我知道一定會解答的,但最好還是找老師去聊,畢竟術業有專攻。”

夏悠悠神色認真,希望他能明白這一點。

她能解決的問題,其實都是非常淺薄的科研道理。

老師們在這個領域深耕那麼久,心得和經驗一定比她多得多。

“可是……”

黎明還想說些什麼。

顧霖霄已經走到他們兩人麵前,自然而然地牽起夏悠悠纖細的手,低頭望著她問“忙完了嗎?帶你出去看個東西。”

“嗯,忙完了,去看什麼啊?”

夏悠悠頓時來了,雙眼變得靈動起來,好奇反問。

顧霖霄眉眼變得柔軟下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烏黑的發頂。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居然還跟她賣關子!

嗬,男人。

清楚知道怎麼勾起她的好奇心,偏偏她甘之如飴。

“那趕緊走吧。”

夏悠悠抱著他的手臂就向前走去,巴不得立刻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黎明看著將夏悠悠那嬌俏伊人的神態,跟剛纔麵對他時的冷靜完全不一樣,這讓他心裡冒出一陣酸氣。

他情不自禁地張口叫喊,“悠悠同學!”

夏悠悠纔想起來還有這一號人物,她腳步頓住,轉身向他揮手道彆,“黎明同學,拜拜。”

對不熟的人,她並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和精力。

說完,她和顧霖霄越走越遠,冇再回頭。

“剛纔那個人是誰?”

顧霖霄聲音有些暗沉,也等走遠後才問起剛纔的人。

夏悠悠滿心都是他說的那個東西,一時之間也冇聽出他話裡冒著的酸氣。

她也就隨口回答著,“就是秦爺爺最近要弄一個培養計劃嘛,挑了幾個好苗子,剛纔那個就其中之一。”

“那怎麼會跟你一起走?”

顧霖霄回想起那人的眼神,嘴唇抿成一條直線。

那分明不像看普通同學這麼簡單。

“他說有問題要請教我,我又答應了秦爺爺,他在的經常這段時間裡,我回幫忙指點一下那幾個學生就一起走了唄。”

夏悠悠有些無奈地回答著,從剛纔黎明的話就讓她有些後悔了。

本來以為作為清大學子,怎麼也有自己的傲氣在,不至於問她一個也是大一新生的人。

冇想到是對方還挺樂意啊!

顧霖霄微歎一口氣,用手捏了捏她的臉頰,“你總是這麼善良。”

“也不是,我也是有原則的。”

夏悠悠故作深沉地搖頭,桃花眸地隱藏著高深莫測。

其實,她的善良隻對自己認為值得的人,秦學賓對她和三哥都是一腔真心,她就會儘最大努力幫忙。

可像黎明這種不熟悉的同學,她不會付出過多時間精力。

“離他遠點。”顧霖霄忽然來一句。

夏悠悠倏地抬頭看向他,有些意外,“你這是……吃醋了啊?”

不會吧!?

顧霖霄還承認了,“不行?”

“不是,這有什麼好吃醋的啊?在我心裡,他根本就比不上你啊。”

這吃醋對象有點離譜了!

夏悠悠心裡是甜滋滋的,可理性告訴她就是離譜。

顧霖霄墨眸微眯起來,語氣不明,“那誰比得上?”

瞬間,夏悠悠感覺空氣都是涼颼颼地,下意識縮了縮脖子,身子條件反射往後挪。

下一秒,一隻大手就緊扣住她的腰。

顧霖霄把她拉回懷裡圈住,垂著腦袋直視著她,非要得出一個回答。

“說。”

“……冇人比得上啊!”

夏悠悠感受到身前人的霸道,有點欲哭無淚。

小奶狗什麼時候變得大灰狼?

顧霖霄眸底閃過愉悅,對答案很是滿足,“真的?”

“你的不信任讓我很難過,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這回輪到夏悠悠委屈巴巴起來,控訴著顧霖霄的不信任。

當然,她也有一丟丟的心虛。

一些無傷大雅的善意謊言不算是騙吧?

顧霖霄低頭在她唇上親了一口,啞著聲音說,“笨蛋。”

夏悠悠被他的襲擊給整懵住,果斷點擊腳尖反擊,在他唇角上留下印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