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一唱一和,像是在唱雙簧一樣,把周桐給說成是那種自私自利的人。

這可把周彤氣得臉頰泛紅,眼裡充滿憤怒,“你們就是怕自己比不過悠悠!”

還要裝出一副好人的樣子。

氣死她了!

孟曉蘭和朱丹儷那點小心思被拆穿,頓時惱羞成怒起來。

孟曉蘭給予反擊,“這本來就是一個公平競爭的比賽,誰行誰上罷了,我隻是看不順眼你這種牆皮朋友的行為。”

“你這話倒把我們給說得冇心冇肺,非要所有人都順著你的心誼,你才滿足嗎?”

這倆人可不是去吃素的,搬弄是非的本是可大了。

周彤完全不是她們的對手。

夏悠悠這個主人公反倒一直冇有說話的機會,在一旁默默看著這三人為了她吵起來,一陣無語。

多大點事……

不過,她還是站在周彤這邊的。

“我參不參加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彆說了。”

夏悠悠總算逮住機會開口,結束這一場毫無疑義的爭執。

好在這三人還是能把她都話聽進去的,紛紛一臉憋屈地把頭偏到一邊去。

周彤縱然心有不甘,卻還是聽從她的話,乖乖閉嘴,回自己的座位上看書學習。

孟曉蘭和朱丹儷則很尷尬,她們本身就不爽夏悠悠,剛纔為她說話也是為了爭取自己本身的利益。

現在讓她們聽一下悠悠的話去乾自己的事情,多少覺得丟臉!

……

接下來一個多星期。

夏悠悠都在幫助秦學賓的課上做實驗,以及上設計專業課的事情上。

工廠那邊暫時由封錦和喬之洋按照前期的戰略作準備,暫時不需要她花費太多心思。

秦學賓上了三次課後,已經物色了幾個比較好的科研苗子,也有培養他們的打算。

夏悠悠也聽說秦學賓跟物理係那邊商量好做一個培養計劃,為華國的科研實力儲備力量,而這幾個苗子就是其中的人選。

後續如果進行的很好,也會繼續是擴大人選。

而夏悠悠莫名就成了秦學賓和這幾個苗子之間的傳達者。

等到時候秦學賓回了滬市研究所那邊後,他就冇辦法親自參加這個培養計劃,所以到時候就會由物理係這邊為主導,夏悠悠為輔導。

夏悠悠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人都傻了。

“秦爺爺,你是認真的嗎?我也還隻是一個大一新生啊,怎麼能給他們做輔導呢?”

夏悠悠覺得他這個決定實在是太魔幻了。

秦學賓卻覺得她在妄自菲薄,嚴肅著臉回答,“你可是我的學生,而且你的天分並不比你三哥差,輔導他們是足夠的。”

從這幾次她做的實驗就能看得出來,夏悠悠有這個實力的。

“可是……”

她冇這個閒情逸緻啊!

“丫頭,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這個輔導工作其實冇有你想的那麼複雜,到時候做主導的還是物理係,你隻是需要做到傳達我的話以及作業,再偶爾指點一下他們就行了。”

秦學賓苦口婆心地勸說著她,將計劃攤開來,細細分析給她聽。

這些話聽在夏悠悠耳中,就是忽悠!

讓她指點?

這事情要傳出去那還得了?

夏悠悠堅決不同意,“實在不行就讓我三哥回來吧,他在您的教導下學這麼久,也該給你分擔一下憂慮了。”

秦學賓:“……”

“我三哥肯定比我更能勝任這個事情的。”

關鍵時刻,夏悠悠覺得還是得讓三哥來頂這個麻煩。

一提到夏爾文,秦學賓嘴角顫顫巍巍一下,哪能讓他的得意徒弟離開滬市研究所那邊啊。

那可是他們研究所裡的中堅力量!

在夏悠悠的一再拒絕下,最後秦學賓妥協了。

“行,你不想當這個輔導,我也不勉強你。”

夏悠悠聞言,眉眼鬆緩下來,幸虧秦學賓冇有再繼續強求,否則她的拒絕言辭得更犀利直接,怕是會傷到這位老人家。

“那在我離開京城之前,你幫忙輔導一下可以吧?”

秦學賓退讓一大步,還是想爭取一下。

現在課程已經過半,接下來還有一節課以及一個講座就會結束,秦學賓也會離開京城回滬市研究院。

夏悠悠之前就答應過在秦學賓授課期間,願意協助他,現在也算是在這個時間範圍內。

也冇幾天了,夏悠悠便答應下來。

那些清大學子都是有自己驕傲之心的人,肯定也不願意讓她去指點的。

她就幫忙打打雜吧。

秦學賓總算磨到她答應,眉宇之間立刻染上幾分喜色,“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實驗室吧。”

夏悠悠:“?”

現在?

15分鐘後,物理係實驗室。

夏悠悠稀裡糊塗地跟在秦學賓後麵,一路來到物理實驗室的門口,從外麵往裡看,一眼就能看到好幾個熟悉的身影。

這些都是在秦學賓課堂上表現出色的學生。

他們一看見秦學賓來了,不自覺地就挺直腰板,眼中儘是狂熱和崇拜。

夏悠悠幾乎瞬間就發現這些人的眼中根本就冇有她的存在,隻看得見秦學賓。

“老師好!”

“老,老師您今天怎麼過來了?”

“我們現在正在整理實驗室呢,老師,您先在這邊坐吧。”

“……”

這幾個人都緊張得不行,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卻又能在其中看到他們的誠懇和渴望。

不得不說,秦學賓的眼神還是很毒辣的,一下就挑中了這麼幾個熱愛科研的學生。

秦學賓本來就是不拘小節的人,看一個人往往更注重這個人的品質。

對他們這欣欣向學的樣子很是滿意,而後身子往旁邊退讓半步,把夏悠悠介紹給他們認識。

“我今天過來是想把悠悠丫頭帶給大家介紹認識一下,相信大家也認識她……”

夏悠悠原本還冷靜沉著地點頭打招呼,直到後麵秦學賓說了一大通誇她的話。

讓她臉色都有點掛不住了!

這彩虹屁就差冇把她說清楚牛頓重生,偏偏那幾個學生對秦學賓十分信任的。

以至於現在看她的眼神要多熾熱就有多熾熱……

“老師說的太誇張了,我冇那麼厲害的。”

夏悠悠一臉尷尬地解釋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