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過後。

夏悠悠回了學校,得知清大準備舉辦一場英語比賽。

這是麵對新生們的一場英語比賽,獲獎的同學不僅可以加學分,日後還有能海外留學的機會。

現在這個年代,已經有海外留學的熱潮。

並非說大家覺得海外更好,而是對探求知識的渴望,希望能到更多的地方,學習更多知識。

拓寬眼界嘛。

況且能跟清大交換學生的學校,一定也不會差。

所以英語比賽這件事情把學生們的熱情都調動起來。

第一天,報名參加比賽的同學以及有上百個。

夏悠悠對這些並不感興趣,她還有一堆自己的事情要忙呢。

可她剛上完專業課就在門口被張橋喊到一邊去,說要跟他商量一些事情。

“夏同學啊,我們學校最近有一個英語比賽你知道了嗎?咳咳……你報名了嗎?”

一陣不好的預感讓夏悠悠眼神一凝,已經猜出張橋的來意。

她輕微搖頭,“冇有。”

張橋聽得臉上急色儘顯,“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怎麼不參加呢?”

張橋對夏悠悠是絕對信任的,畢竟這是每一個係都想搶的香餑餑,學習無短板。

“老師,我冇有留學的想法,這個機會就留給其他同學們吧。”

夏悠悠琢磨著自己還要籌備事業,到時候隻會越來越忙。

留學?上一世她就去過了。

對於想要尋求更多學術知識的人來說是深造,可她誌不在此啊。

張橋聽得直心塞,好好的一個天才竟冇有想深造的想法怎麼辦?

可他不會輕易放棄的!

各個係都在讓自己的學生去參加這個比賽,目的也是為了能給自己係掙點麵子。

設計係追求的是美學,講究靈感,在學術造詣上遠不如其他係。

夏悠悠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她如果參賽就好了。

“參加比賽也不一定是為了去留學,這是為了能讓你跟同學們有交流的機會,當然,最重要的是加學分啊。”

張橋語重心長地勸說,將她講述其中的好處。

夏悠悠都一臉淡漠,不為所動。

“老師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最近要協助秦老師上課的事情,比賽就在這個月的月底,我也抽不出時間去做準備啊。”

最近她在學校裡還是風雲人物,夏悠悠是鐵了心要一直低調行事,讓大家淡忘她號人物。

一向好脾氣的張橋在這一刻差點被氣得翻她白眼,冇時間做準備?

她高考英語差一分滿分,對這樣一個比賽壓根不需要做準備。

不過就是在推脫而已。

還好,他留了一手。

“唉,我也明白你很忙,但是我們係獲獎可能性比較大的就是你,這關乎到我們係年度評優,下一年學校撥給係裡的學習經費也會看在這個事情上酌情增加。”

有了錢,設計係就能買更多材料做各種嘗試了。

夏悠悠眼皮一跳,感覺到了非常熟悉的套路,腳步悄悄往後挪。

熟悉的賣慘套路。

張橋見她不說話,又再繼續說道,“我聽說你也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那如果你提前修完學分,提前畢業不就能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嗎?”

後麵這句話就動搖了夏悠悠的心。

她倒是冇想到這一點,如果能提前畢業,將四年時間壓縮短,確實是一件好事。

工廠後續需要她傾注很多精力,現在通訊又不發達,需要親自跑一趟的事情多了去。

“好,我可以參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夏悠悠再三斟酌之後,做出一個決定來。

張橋一喜,趕緊追問,“什麼條件?你說。”

“就是在比賽之前,還請老師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我希望我能安安靜靜的準備比賽。”

夏悠悠對他們的操作已經很有經驗,提前打好預防針。

一旦張橋把她要參賽的事情說出去,那大家肯定又會對她充滿好奇,對她的關注又會上升。

現在她已經是走到哪都成為焦點,她一點都不想獲得更多的熱度。

張橋聽著神色,有些尷尬,心虛地摸了摸鼻子,“這當然可以啊,小事一樁,你就安心準備比賽吧。”

在夏悠悠答應的一瞬間,張橋還真打算去跟教務處那群人炫耀來著。

告訴他們這個獎肯定是他們設計係的!

結果,夏悠悠把路給堵死了。

夏悠悠嘴角微揚,對張橋的保證還是信任的,最後隻道,“那麻煩老師了。”

……

傍晚。

夏悠悠回到宿舍的時候,舍友們也在討論著英語比賽的事情。

一聽才知道,整個宿舍的人都參加了。

也是,清大舉辦的這一場比賽還是很具誘惑力的,而且又隻麵對大一新生。

明顯就是要給新生們一個機會啊。

周彤一見到她就靠過來,在夏悠悠耳邊輕聲詢問,“悠悠,你參加英語比賽嗎?”

“冇。”

夏悠悠回答得很乾脆。

現在她還冇報名,確實是還冇參加。

安全起見,她決定還是等報名最後一天再去報名參加。

孟曉蘭和朱丹儷從聽到周彤發問的時候,就一直在豎著耳朵聽下她們的的對話。

打從心底不想讓夏悠悠參加!

孟曉蘭和朱丹儷在聽到夏悠悠回答“冇”的時候,暗暗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不參加啊?這個比賽是學校組織的,還隻麵對大一新生,獲獎的人不僅可以加學分,還有獎金等到大三大四的時候可以申請到海外去交流學習。”

周彤著急地把這次比賽的好處都一股勁地跟夏悠悠說了出來,實在是覺得悠悠太浪費這一次的機會了。

況且悠悠參加就絕對能獲獎的。

“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她本來就是一個有自己想法的人,你怎麼能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她身上?”

孟曉蘭倏地轉身,瞪著周彤反駁她的話。

表麵一副義正言辭,心裡則在罵周彤這個蠢貨。

明明周彤自己也參加了這個比賽,還非要夏悠悠這樣的對手,這樣她們還怎麼獲獎?

朱丹儷也站起來,也在攻擊周彤,“就是,就算你是朋友,你也不能要求彆人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