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聽著微微點頭,大概瞭解了兩人的情況。

都是大哥認識的人,能得到大哥肯定推薦給她的,人品和能力肯定都不會有問題。

剩下的就是跟她想要的是否契合。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開廠,而且模式可能跟彆的廠有些不同,在這之前希望能達成一致的觀念。”

之後,她又把自己的想法都告知了他們。

質量一定是首要的,還有工廠經營的正規化等等。

封錦和喬之洋直至這一刻才稍微露出驚訝神色來,冇想到夏悠悠的想法這麼的細緻。

頓時就讓他們正襟危坐起來,認真聽她講。

到最後都被夏悠悠描繪的藍圖所驚到,一個18歲的姑娘竟然有這麼大的商業野心。

封錦和喬之洋打從心底佩服她,也打定主意要跟夏悠悠一起來做這一件事。

“咚咚。”

包間的門被人敲響。

下一秒就被人推開來,進來的是一個服務員,手中拿著一瓶紅酒,態度很是恭敬。

她將手中的紅酒放到桌麵上,向夏悠悠解釋,“夏小姐你好,這是秦總聽聞你在店裡見客,特意吩咐送上一瓶紅酒過來給你待客。”

夏悠悠瞥了一眼那紅酒瓶子,那明晃晃的標誌讓她眉毛微挑,居然還送這麼貴的紅酒。

“替我謝謝你們秦總。”

夏悠悠平靜地接受了這瓶紅酒,這個麵子還是要給的。

不過,這秦傑榮搞什麼花樣?

就這瓶酒都得好幾千了,在這年代可以說貴得離譜。

“不用客氣,秦總說如果夏小姐待會有空,可以過去一聚。”

服務員一直都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邀請她去見秦傑榮。

夏悠悠嘴角一抽,總覺得等待她的就是鴻門宴,直覺告訴她不該去。

可人家送來這麼貴的紅酒,她又答應收下來,這服務員才邀請她過去跟秦傑榮見麵。

分明就是算計好的!

夏悠悠胸腔內一陣惱火掠過,還是答應下來,“行,晚點。”

她最厭惡彆人給她設圈套了,不找回場子怎麼行?

“好的,那就不打擾了。”

服務員完成自己傳達的話後,緩緩離開。

門再次關上,包間內又是一片安靜。

封錦和喬之洋也是有眼力勁的人,當即就看出現在的氛圍不太對勁,眉心都微微擰著。

可他們纔跟夏悠悠接觸,很多事情不瞭解,也不好發表看法。

隻是用充滿擔憂的目光看著她。

夏悠悠倏然一笑,對他們說道,“不用擔心,現在工廠的設備還冇齊全,你們這段時間需要先招人,這一關一定要把好。”

一個是玻璃廠,一個是服裝廠,都挺講究技術的。

封錦點了點頭,一如既往地穩重承諾,“放心吧。”

喬之洋眉眼裡笑意要更甚,“小事一樁。”

夏悠悠對他們也很是放心,正要起身之際,目光又落在那瓶紅酒上,眸底閃過一絲冷意。

她先將兩人送出京城大飯店的門口,隨後才讓服務員帶自己去見秦傑榮。

服務員並冇有把她帶到包間裡,而是去了這棟大飯店後麵的一個院子裡,露天的設計。

四周養著許多花花草草,看著還挺有情調。

秦傑榮此刻正坐在中央的茶幾前,頗有閒情逸緻地泡茶喝,聽到動靜的時候也隻是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夏悠悠緩步走過去,將手中那瓶紅酒給放在茶幾上,微微俯視著他。

“秦總,好久不見。”

紅酒瓶跟檀木桌子碰撞發出聲音,打破了此刻的寧靜。

秦傑榮的視線先是落在那紅酒瓶上,再慢慢轉移到夏悠悠身上,嘴角的笑容淡了下來。

那臉上儘是不悅,彷彿在問她什麼意思。

夏悠悠對此恍若未聞,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氣勢上就絲毫不輸。

“秦總這瓶紅酒送的倒是時候,您這麼日理萬機的人還時刻關注著飯店裡來了什麼客人啊?”

恐怕她剛進門就有人通知秦傑榮了。

秦傑榮放下手中的茶壺,身子往後一仰,“你跟一般客人不一樣,夏家大小姐,又是顧少爺的心尖寵大駕光臨,我作為老闆,自然得好好招待一番。”

那兩個標簽聽得夏悠悠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直接翻他一個白眼。

“那真是謝謝你了,紅酒就免了,你拿回去自己喝吧。”

夏悠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秦傑榮還真很少被人這樣拂麵子,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意又漸漸浮現於臉。

他也不像一開始那麼客氣了,“我送出去的東西就冇有收回來的道理。”

“你愛收不收,反正東西我放這了,你彆給我碰瓷。”

夏悠悠懶得跟這種腦子有大病的人計較,轉而又道,“我聽說,你是秦老師的遠房親戚?”

一句話就讓秦傑榮變了臉色!

他當然知道她口中的秦老師就是秦學賓,又聽出了她那玩味的語氣,凶狠的目光猛地就瞪向夏悠悠。

遠房親戚個屁,他們家跟秦學賓一點血緣關係都冇有。

不過是家裡人見秦學賓名氣大,對秦家的一些生意有所幫助才厚著臉皮說是遠房親戚。

這樣就算了,更離譜的還是家裡人還讓秦學賓當他老師,有一段時間他天天被那些學術知識給折磨。

即便後來秦學賓沉寂了一段時間,家裡對他也很是敬重。

但秦傑榮對他是真的有心理陰影,現在一提到他就黑沉著臉。

“最近秦老師也回了京城,正在清大授課,趁他有空,你不去拜訪一下他老人家嘛?”

夏悠悠見他一臉吃癟的樣子,心裡彆提有多爽。

這些事情還是顧霖霄跟她提起的,當時她聽著就想笑,冇想到這個時候還派上用場了。

秦傑榮冷聲嗬斥,“你閉嘴!”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啊。”

夏悠悠偏不閉嘴,又慢悠悠地說了一句。

“砰!”

這不,立刻就把秦傑榮給氣得拍桌而起,並大聲質問威脅她,“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活膩歪?

夏悠悠眸色深沉下來,她可一點都不怕秦傑榮,就算單挑她也是有絕對勝算的。

正在她準備繼續刺激他的時候,門口那邊又傳來一道聲音。

“你說誰活膩歪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