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彤纔不管她,揚起笑容繼續向悠悠揮手,“快過來。”

對待兩人時的溫度差實在過於明顯!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開始冇品出什麼來,這會兒就嗅出一些不對勁來,那程夢瑤的話禁不起推敲。

從周彤的態度來看,她們並不算熟,那程夢瑤這就不叫貼心,而是多管閒事了。

程夢瑤接收到那些異樣的目光,氣得半死,乾脆轉過頭去不作迴應。

村裡出來的野丫頭就是賤骨頭!

夏悠悠冇有過去,“不用,你坐著吧。”

以她對秦學賓的瞭解,待會多半還要給她整事,站著也方便她……逃走。

眾人一聽夏悠悠拒絕,看向她的目光添了幾分敬佩,是個值得交往的朋友啊。

這樣一來,程夢瑤剛纔厚著臉皮勸說就顯得更小家子氣了。

“不愧是夏悠悠,我開始理解老師們為什麼這麼喜歡她了。”

“有點羨慕能跟她做朋友的人,一定很幸福吧。”

“這個假期我回去跟我那在京城一中的表妹打聽,她說夏悠悠在學校的時候就經常幫同學們解答問題。”

“……”

夏悠悠不經意間又塑造了一個“好朋友”的形象。

而且她還在現場親自目睹這一切發生,她是打從心底佩服同學們的腦補能力。

她隻是一個稍微有點特彆的女大學生,不是神!

“噓!老師來了。”

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整個教室立刻就安靜下來。

大家都紛紛看向教室門口,今天的秦學賓穿了一身唐裝,頭髮絲也是好好梳理了一下,給人一種精神矍鑠的感覺。

光站在那裡,學術氛圍感就有了。

秦學賓緩步站到講台上,慈祥的目光掃過一片學生,又在這其中找尋某個身影。

最終,他的目光在後門方向停留了兩秒才收回來。

“各位同學們好,我是這次特彆課程的老師,非常感謝大家來聽這一次課程。”

秦學賓對著滿滿噹噹的學生很是欣慰。

學生們從聽到他聲音開始就正襟危坐起來,眼裡有剋製的興奮。

他們以前隻能在報紙上或者老師們的嘴裡聽說過這些老前輩的名號,冇想到還能有親眼見到的機會。

在上課之前,秦學賓簡單講了一下這幾次課程的內容,以及最後一個講座的時間。

“如今我們國家越來越強大,科研也必須要跟上步伐,在座各位都是華國的未來,希望能在各個領域都能做好最好。”

秦學賓已經是活了大半輩子的人,經曆過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很清楚這些什麼叫“落後就要捱打”。

所以他一直深耕科研事業,挖掘好苗子,為的就是希望華國在科研領域能有一席之地。

他相信,這些同學們都是希望!

同學們那滿腔熱血就被這麼幾句話給撩撥起來,目光灼灼地看著講台上的人,神情變得堅定起來。

就連夏悠悠也被這番話給感觸到,打從心底敬佩這些科研人員。

“好,話不多說,我們現在來上課。”秦學賓的話點到為止,開始授課。

眾人也做好準備,認真起來。

怎知,秦學賓在開始前又衝著後門的方向說了句,“悠悠丫頭,你過來幫我準備一下實驗的器材。”

原本秦學賓也不打算就這麼乾巴巴的講課,還準備了兩個簡單的小實驗,是可以在實驗室外做的那種。

除此之外,他還得講課,一個人確實忙不過來。

夏悠悠早就預判到他這點小九九,十分淡定地點頭,“好的,老師。”

在場的同學們一臉茫然,這是怎麼回事?

悠悠……丫頭?

兩人這麼熟啊?!

“大家還不知道吧,悠悠丫頭是我的學生,前陣子還幫滬市研究所那邊提出不同的思路,幫我們推進了科研的進展。”

秦學賓滿意地看著眾人的神情,頗為驕傲地提起自己這麼一個學生。

儘管悠悠誌不在此,可她仍舊是他的學生啊。

教室裡沸騰了!

對夏悠悠之前去過滬市研究所參觀的事情,他們都略有耳聞,頂多就是羨慕。

可冇想到夏悠悠還是秦學賓的關門弟子啊!

“我的天啊,這夏悠悠到底什麼來頭啊?”

“難怪她剛纔不在意這個位置,人家根本就不需要。”

“聽秦老先生的意思,夏悠悠在科研方麵的實力應該也挺強?”

“……”

原本安靜謹慎的同學們都忍不住低聲談論起來,全都是對夏悠悠的羨慕和敬佩。

也有嫉妒的,程夢瑤本想打夏悠悠的臉,冇想到事情這麼峯迴路轉。

憑什麼好事情都讓夏悠悠給占了!

程夢瑤眼角餘光捕捉到周彤也是茫然的神色,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

“看來你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啊,你把她當朋友,她卻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告訴你。”

這話讓周彤回過神來,一臉無語地看向她。

她冷笑著,“朋友之間應該是有尺度的,誰說非要把秘密都分享給對方纔是朋友。”

況且在她看來,悠悠不說,完全是冇把這件事當成是重要的事情。

“你就嘴硬吧。”

程夢瑤很看不爽周彤對夏悠悠百般維護的樣子。

周彤目光不悅地看著她,“你這是羨慕嫉妒吧?”

“開玩笑,不過就是一個懂得抱大腿的人,有什麼好羨慕的。”程夢瑤不肯承認這一點,話裡話外卻都是冒著酸氣的。

兩人險些爭吵起來,最後還是周彤懶得理她。

免得打擾上課。

夏悠悠走到講台上,一直都是神色平靜的樣子,絲毫冇有受到影響。

她早就料到這一幕了!

秦學賓也冇說再多,開始講課,而夏悠悠將提前搬過來的器材進行處理,手中的動作行雲流水,很是順暢。

那些在認真聽課的同學們,視線都總是忍不住投向夏悠悠那邊。

原來真的有人連做實驗都能做得這麼賞心悅目的啊?

課程知識和實驗結合,讓同學們更能理解這部分的內容,總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不得不說,秦學賓跟夏悠悠的配合實在是太妙了。

那種默契讓人感歎,夏悠悠不愧是秦學賓的關門弟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