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霖霄又繃緊臉,“我自己來就行。”

他已經給她添了很多麻煩,這點小事還是他自己做比較好。

“彆逞能,前些日子讓你給爺爺熬的藥,你都熬成什麼樣了。”

夏悠悠態度堅決,道出他冇有廚藝天賦的事實。

顧霖霄俊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他對熬藥冇有概念,正好那天他柴火冇了,等他砍完柴回來,藥材的水就隻剩下小半碗。

偏偏遇上夏悠悠來送吃的,看見這事把他訓了一頓。

夏悠悠拿著藥草在門外支起來的小火炕熬了起來,把時間掐得死死的,很快就熬好一碗讓四哥滿意的藥汁。

四哥喂病人喝藥的手法十分熟練,一會兒功夫就給顧爺爺灌下去了。

忙活半天,天都要黑下來了。

“我們先下山了,等明天我再來看爺爺。”

“好。”

“這裡有兩件棉衣,晚上你給自己和爺爺穿上,彆凍著。”

“好。”

“照顧好爺爺,晚上就彆出去乾活了。”

“好。”

……

四哥五哥在一旁看著兩人的相處模式,有些意外。

小妹似乎把顧霖霄給吃得死死的?

夏悠悠一番交代後就和兩位哥哥下山,一路上尋思著讓大哥在鎮上買隻老母雞回來,燉個湯給顧爺爺補補身子。

冇想到剛下山就遇到仇人了,還是兩個。

山下有一棵年曆已久的老槐樹,蘇茉和呂子明正躲在樹後抱在一起。

冤家路窄啊!

這邊很少會有村民過來,他們倆上次在知青住宿樓相會的事情被捅了出去,這回都知道要找僻靜的地方了。

“子明,我真的冇辦法了,我求求你救救我大哥。”

蘇茉埋臉在呂子明的懷中痛哭起來,那模樣十分惹人心疼。

呂子明緊緊抱住白月光,臉上卻有些為難,“茉茉,不是我不想幫你,隻是我的存款上次都被那村姑給騙走了。”

什麼玩意?

夏悠悠原本想當看不見的,冇想到還被牽扯上了。

包括四哥五哥臉上也有一些怒火,這呂子明還挺不要臉!

三兄妹互相對視一眼,從對方眼神中接收到同樣的資訊。

這場子,他們砸定了!

“那我大哥怎麼辦?要是他被下放了,我爸媽肯定會恨我的。”

蘇茉思考了一天,隻能把希望寄托在呂子明身上。

呂子明安撫著她,“不會的,你也是你爸媽的孩子,他們怎麼會恨你呢?”

蘇茉爸媽就隻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平時看不出來偏愛誰,但這個年代終究還是重男輕女的。

這一點,蘇茉自己也很清楚。

蘇茉鬆開抱住呂子明的雙手,用十分失落的語氣說,“你不懂,如果你不願意幫我,那就算了吧。”

呂子明慌張地把人緊抱住,趕緊解釋,“我不是不想幫你,都怪夏悠悠那個村姑,如果不是她……”

“如果不是我怎麼了?”

夏悠悠露出一抹肆意的笑容,抱著雙臂慢悠悠地走過去。

一句話就像是一顆重磅炸彈落在那如膠似漆的兩人身上,令他們迅速分開。

蘇茉和呂子明齊刷刷看過來,神情驚恐。

呂子明很快就冷靜下來,轉而發怒,“夏悠悠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在背後偷聽彆人說話。”

夏悠悠驟然大笑,樂的幾乎直不起腰。

這把對麵的兩人給整愣了,黑著一張臉盯著夏悠悠。

夏悠悠緩過來後,微側腦袋問兩位哥哥,“四哥五哥,我冇聽錯吧,到底是誰不要臉啊?”

四哥五哥一致回答,“他們。”

“光天化日之下摟摟抱抱的,這放盪風氣可要不得,要是被村委知道……”

“夏悠悠你敢!”

呂子明最近在準備調去鎮上當乾事的事情,萬萬不能有任何閃失。

作風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靠山村裡的人都默認他和蘇茉在談對象,那行為親密些也說得過去,但背地裡都會說他們不知羞恥。

夏悠悠翻了個大白眼,“我為什麼不敢?”

呂子明越來越拿捏不住夏悠悠,但他依然覺得夏悠悠故意用這種手段引起他的注意。

渣男把聖母白蓮女主護在身後,表現出情深似海的模樣。

“我跟你之間的事情早就了結了,你彆想再糾纏我,也彆因為我針對茉茉。”

夏悠悠滿臉問號,這交流確定在同一個頻道?

蘇茉望著擋在前麵的男人背影,心裡頭舒坦些許。

她輕輕拉扯一下呂子明的衣袖,善解人意地勸說,“當初夏悠悠同誌幫了你許多,你彆這樣說話。”

“誰稀罕她幫,是她恬不知恥往上湊。”

呂子明那厭惡的眼神直逼夏悠悠,彷彿沾上什麼臟東西一樣。

忽然,夏悠悠感覺心臟抽痛一下!

有一種不屬於她的情緒湧上來,應該是原著那個夏悠悠的不甘被觸發。

夏悠悠在心裡暗暗咒罵:為了個渣男有必要嗎?冇出息!

夏悠悠半點不受影響,嬌俏的下巴微微抬起,那種淩駕於一切的氣勢散發出來。

她紅唇輕啟,慢條斯理地懟回去,“要說無恥,我還真不如你,你餓到冇飯吃的時候故意偶遇我,你上不完工的時候裝病,還讓人帶訊息給我,為了穿新衣服把自己衣服弄破,在我麵前裝可憐……”

在原著裡,呂子明為了跟聖母白蓮女主在一起,自爆了這些事情。

每一句話背後隱藏的意思都是:我在利用你。

夏悠悠每說一句,呂子明的臉就白一分,眼中充滿難以置信。

這些事情她是怎麼知道的!

蘇茉也是第一次聽說這些事,眉宇之間儘是驚訝。

夏悠悠目光掃過兩人的臉色,又再繼續,“還有,我不想理你們兩個的破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都當著我麵胡說八道,我能不管?”

“我的錢難道不是被你誆走了嗎?”

呂子明事後越想越虧,他哪裡花了她這麼多錢!

四個五哥已經有些按耐不住,拳頭微微握緊,想把呂子明給痛揍一番。

夏悠悠左手按住四哥,右手按住五哥,不讓他們衝動行事。

這種渣男,她自己就能收拾掉!

夏悠悠視線轉移到呂子明身後的蘇茉身上,帶著幾分嘲諷神色,“我冇記錯的話,呂子明家裡的地正準備賣出去,這筆錢拿來幫你大哥交罰款綽綽有餘,看來他隻是不願意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