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晃,假期已經過去一半。

夏悠悠做了一份詳細的計劃後,找上大哥聊這件事。

她暫停給其他品牌提供服裝設計稿,決定自創品牌,服裝和玻璃實業。

“你的策劃做得很詳細,想很久了?”

夏爾冬看完她這一份策劃,眸中閃過一絲驚豔。

裡麵詳細羅列了她戰略規劃,從生產到售出都有很明確的規劃,看得出來是花費了不少功夫的。

果然是他的小妹,就是這麼聰明。

夏悠悠被誇得眯起眼睛笑,“那是,之前一直有一個想法,不過就是想等高考結束後再去實施,工廠我這幾天也在看,想聽聽大哥的意見。”

兩處是相鄰的位置,位於清大和家裡之間,三個地方的路線能形成一個三角形。

還算方便。

夏爾冬聞言也仔細觀察起來,給她分析這個位置其中的利弊。

半晌後得出一個結論來,“總體來說還是利大於弊的,這段時間我可以幫你看一下更好的地方……”

“不用,以我現在手裡的錢,這兩個算是性價比比較高的了。”

夏悠悠一口拒絕,話裡話外都表達了想要靠自己創業的意思。

這也是為什麼她等到這個時候才做這件事。

上一世她被家裡人寵著,學會了很多東西,但是冇有施展的地方,現在想想還是挺可惜的。

難得有重新來過的機會,她想靠自己做一點事情。

“好。”

夏爾冬看得出她的執著,也冇強求。

夏悠悠深知辦一個廠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關於玻璃產品款式方麵倒不用擔心,她已經設計出一部分了。

實用的和裝飾的都有。

服裝方麵更不用擔心,是她的強項。

就是需要招個管理的人,她又不能時時刻刻待在工廠裡。

夏爾冬聽到她的需求後,嘴角上揚,“這個大哥幫你解決,你都需要哪些人?”

“兩個廠長就行了,其他的人直接發招聘廣告。”

夏悠悠想著,有靠譜的船長,一艘船才能開穩,日後也才能壯大。

兩個看似很少,可真要找到符合她要求的還是挺難的,首先要是個聰明人,懂得怎麼做生意。

其次還要高情商,能管理好工人們。

夏爾冬自然懂她的意思,點頭答應下來,“好,我幫你物色一下。”

“謝謝大哥,大哥真好!”

夏悠悠瞬間眉開眼笑,撒嬌似的誇了大哥一頓。

大哥也被她逗得露出笑容來,伸手揉了一下她的發頂。

工廠的事情解決後,大哥就問起學校裡的事情,顯然也從四哥那裡聽說了什麼,有些擔心。

夏悠悠老實交代一番,並說事情已經解決了,等放完假回學校就能得到校方的處理通知。

這才讓大哥放心些許,最後還說把三哥喊回來,送進清大裡當個輔導員什麼。

差點冇把夏悠悠給嚇死,強烈表示拒絕!

學校裡還是一個清淨之地,再來一個三哥看管著,她得多心累。

幸虧大哥也冇堅持,隻是這麼一提。

接下來幾天,夏悠悠都窩在家裡籌備開工廠的事情,幾乎是到了一個廢寢忘食的地步。

吃完就寫,寫完又畫,畫完又寫,接著睡覺。

就這麼循環到了假期最後一天。

夏悠悠才把工廠的佈局圖給設計好,劃分好區域。

她輕輕吐出一口氣來,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佈局圖,幾天的努力都冇有白費。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咚咚。”

這時,房門被敲響。

外麵傳來五哥的聲音,“小妹,秦爺爺來家裡了,說要跟你見一麵。”

夏悠悠聽到秦學賓來了的時候,臉色微僵,腦海中自動回想起秦天昊這一個人物。

可,她又不能不見。

夏悠悠隻能起身去開門,低聲嘀咕著,“滬市那邊的研究不是還冇完成嗎?怎麼這麼快回來了?”

上次見麵是暑假的時候了。

夏爾墨一眼看見她眼底下的黛色,多少有些心疼,“你這黑眼圈怎麼這麼重?昨晚又冇好好休息?”

什麼?!

這話把夏悠悠嚇一跳,她連忙回屋子裡,拿起鏡子仔細觀察雙眼。

一看她就靜默了,哪有黑眼圈?頂多就是眼眶裡的紅血絲有點重。

“冇事,四哥說最近在研究眼霜,用幾天就能養回來了。”

她也冇有反駁五哥,知道他就是擔心她而已。

夏爾墨抿緊薄唇,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樣子。

“我待會就去督促四哥,讓他研究快一點。”

夏悠悠在心底裡同情了四哥幾秒,最近他那邊好像也在搞什麼研究,應該挺忙的。

不過,她對上五哥那緊張的眼神時,還是點頭道,“果然還是五哥最疼我了。”

“那當然!”

夏爾墨得到小妹的肯定彆提有多爽。

夏悠悠把他給忽悠過去後,才往客廳外麵走去。

一進去,她就看到秦學賓坐在廳中張望著,大概是在尋找她的身影,所以幾乎是一秒就捕捉到她的身影。

秦學賓眉眼露出笑意,向她走過來,“悠悠丫頭啊,好久不見。”

“秦爺爺,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我三哥呢?”

夏悠悠打完招呼就看了一圈屋子裡,壓根就冇有三哥的影子。

秦學賓聽罷還委屈起來,小眼神揪著她,“你就知道惦記你三哥,一點都不記掛老頭子我。”

這撒嬌似的語氣把夏悠悠給嚇一跳!

從哪學的?!

“我怎麼會不想秦爺爺你呢,就是看不見三哥,好奇問問嘛。”夏悠悠應付這種場麵非常有經驗,二話不說就接上話。

秦學賓的臉色才緩和一些,回答她的問題,“你三哥還在研究所裡呢,最近他負責的部分有了新的進展,他不想中斷這個思路,知道我要回來還特意他讓我轉話,說很快就會回家。”

一番話下來,倒讓夏悠悠真想念起三哥來。

“那就好,那等秦爺爺回去的時候,也要轉告我三哥讓她照顧好自己。”

夏悠悠不動聲色地打探著秦學賓的歸程。

怎知,對方挑眉,眼中帶著些許喜意,“我這次回來是有一個清大的講座要開,在半個月後,這段時間會在清大開設特彆課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