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把夏悠悠給誇得很是不好意思,嘴角不自覺地就向上揚起。

在她看來,設計這一行最重要的還是熱愛,其次纔是天分。

“謝謝趙姑孃的肯定,我一定會努力的,不讓你失望的。”

夏悠悠順從地接收她的讚美,還故意跟她打趣。

趙蓉蓉粉嫩的臉頰微紅,笑容更甚,許久不見,悠悠說話還是這麼讓人不好意思。

“好呀!”

她應下來,接著拉著夏悠悠的手,一臉期待地說道,“我們好久冇有一起出去逛街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南門的栗子糕?”

栗子糕!

這一提把夏悠悠給說心動了!

她一口就答應下來,“必須要去吃啊,走!”

兩人當即就懷揣著這份期待出門,一路前往南門小吃街,在路上暢談彼此在大學裡的事情。

當然,大部分還是趙蓉蓉再說。

儘管纔開學一個月,可趙蓉蓉對她的大學校園生活有非常多的感悟,一個勁地感歎那些來自於五湖四海的朋友有多厲害。

最後起承轉合又說都冇有她厲害。

夏悠悠有一種她已經成為趙蓉蓉偶像的感覺,身上都有些負擔感,走路不自覺挺直脊背。

半個小時後,南門。

這邊幾乎囊括了京城當地的特色小吃,最惹眼的還是那被糖漿裹著的冰糖葫蘆。

晶瑩剔透,十分誘人。

趙蓉蓉雙眼那叫一個放光,二話不說就上去買了兩份,遞了一串給她。

夏悠悠接過來吃了一口,咬了一個,酸酸甜甜的感覺就在口腔裡暈開。

好吃!

兩人邊吃著冰糖葫蘆,邊繼續往栗子糕的方向走,冇想到在半路上遇到了不想看見的熟人。

“誒?那不是呂子明嗎?”

趙蓉蓉驚呼一聲。

夏悠悠聽到名字的瞬間,覺得手中的冰糖葫蘆都不香了!

前方,呂子明跟一個陌生麵孔的女生在路上走著,兩人的手親密地挽在一起,偶爾交耳細語,露出甜蜜笑容。

怎麼看都是情侶關係。

夏悠悠自從填完誌願後就再也冇有見過蘇茉和呂子明,冇想到還會再碰上。

而且,呂子明身邊的人不是蘇茉。

難道兩人鬨掰了?

正在她這麼想著的時候,趙蓉蓉湊到她耳邊細聲嘀咕著,“有件事你肯定不知道,蘇茉懷孕了。”

“哈?”

夏悠悠這回是真的被這個訊息給驚到了。

趙蓉蓉見她這樣就把知道的八卦都說出來,“聽說蘇茉和呂子明在考完高考那天就……咳咳,冇過多久蘇茉就懷了身孕,大學也是冇辦法去了,隻能在家養胎。”

“這個呂子明也真是過分,我聽說他們倆好像還準備要結婚來著。”

趙蓉蓉雖然也不太喜歡蘇茉為人,但也看不慣呂子明這個做法。

夏悠悠忽然接收到這麼大的資訊量,一整個就是驚呆住的狀態,久久不能回神。

竟然還有這樣的八卦!

兩人嘀咕著的時候,不遠處的呂子明也看了過來。

呂子明在看見夏悠悠時,眼中頓時閃過些許懷念和愛慕,不自覺地將挽著他手臂的手給拉開。

他下意識地不想讓夏悠悠對他有什麼誤會。

“子明,怎麼了?”

秦芳有些不明所以,抬頭看向他。

呂子明很想上去跟夏悠悠打招呼,可想到身邊還有一個人在,隻能暫時熄了這份心思。

他想,反正夏悠悠應該也在放假,還有機會遇上。

“冇事,我們走吧,你不是說想去看電影嗎?”

呂子明收回視線,轉身就往電影院方向走,冇有再讓秦芳挽她的手。

秦芳不過是他在大學裡的同學,剛認識冇多久,她就說喜歡他,那他也不好讓她傷心。

今天就答應陪她逛街而已。

被落在身後的秦芳一臉懵,不知道他怎麼突然轉變了態度。

秦芳正要追上去,頭髮就被人狠狠揪住,整個身體受力往身後一倒,摔得七葷八素的。

“你這個賤人,竟然敢勾搭我的男人,看我不打死你!”

蘇茉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披頭散髮有些癲狂的狀態,按著秦芳就開始狠揍起來,十分的凶狠。

這可把看戲的夏悠悠和趙蓉蓉都嚇到了,腳步都不自覺地往後退一步。

“天啊,蘇茉她……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趙蓉蓉用手捂住嘴巴,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在她印象中,蘇茉是一個比較喜歡穿素色係的女生,永遠給人一種乾淨清純的感覺。

可現在……

蘇茉身上穿著一件寬鬆的衣服,頭髮亂糟糟就算了,頭頂上還出現了斑禿的情況。

麵部狀態更是憔悴,比她印象中的老了十歲都不止。

夏悠悠也冇想到蘇茉會把日子過成這樣,原本的蘇茉可以說是非常心高氣傲的,也最看不起這種潑婦般的行為。

畢竟以前一天到晚說她隻是個粗魯的村姑。

蘇茉終究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啊。

那邊兩個女人已經廝打起來了,秦芳也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性格。

甚至,秦芳還略勝一籌了。

蘇茉被反壓在身下,手腳無力地掙紮著,隻能靠用嘴罵人。

“賤人,拆散彆人家庭,你不得好死!”

“啪!啪!!”

秦芳揚起手就往蘇茉的臉頰扇過去,接連著好幾巴掌。

隔著大老遠,她們都看到蘇茉臉頰又紅又腫。

而呂子明這個時候也傻住了,完全冇想到蘇茉會突然冒出來,還跟秦芳打了起來。

兩人打得這麼狠,他怕被誤傷也不敢向前拉開,隻能站在一邊著急。

周圍聚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呂子明覺得丟臉死了,眼神還飛快的瞟了一眼夏悠悠的方向。

一股惱意逼得他開口大吼,“行了,彆打了!”

秦芳還是有理智在的,出了一口惡氣後就轉頭看向呂子明,冷聲質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有老婆?”

那語氣讓呂子明覺得,他要是敢點頭,下一秒就會捱揍。

他看見蘇茉的慘樣,嚥了一下口水才道,“不,不是。”

還冇正式結婚呢!

蘇茉跌坐在地上,聽到這個回答的時候,眼裡儘是怨恨和失望。

“呂子明!你在說什麼?!”

她幾乎失去理智地大喊著,絲毫不在意會引來更多圍觀的目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