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一個小時後,車子慢慢開到夏家院子巷口。

夏悠悠正要抽回自己的手,牽了那麼久,流了一手的汗。

結果,她用力也抽不出來……

她用略帶疑惑的眼神看向身旁的人,隻見他看了一眼前方的司機,也就是他現在的助理。

對方接收視線後就下車了。

夏悠悠越發看不懂目前的劇情走向,腦海中不自覺地播放著她以前看的那些霸道總裁小說。

嘖,孤男寡女獨處一空間,接下來得是浪漫劇情了吧?

夏悠悠臉上不自然地泛起一絲紅潤,心跳也不自覺地加快些許。

這可是在家門口啊,萬一又被家裡人抓包了怎麼辦?

她覺得還是得阻止顧霖霄這種想法。

“送給你。”

忽然,顧霖霄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條銀質手鍊,設計簡潔大方,線條流暢,不過表麵已經有些歲月痕跡。

他幫她戴到手腕上,一陣冰涼的觸感讓夏悠悠回過神來。

“這是?”

“爺爺說是奶奶留下來的首飾,讓我送給你。”

顧霖霄柔和的目光落在那銀質手鍊上,聲音也是格外的輕柔,指腹有些懷念地摸了一下。

夏悠悠聞言內心有些複雜,也有一點心疼他從小到大的遭遇。

他跟著顧老爺子在牛棚生活這麼多年,對奶奶估計也冇多少記憶,還有他的爸爸媽媽。

“很好看。”

夏悠悠彎下眉眼,發出稱讚。

這條銀鏈設計的很簡約,但以更早些時候的工業水平來說還算不錯了,表層還有一些雕紋。

精緻又大氣。

顧霖霄捕捉到她眼裡的亮光,嘴角也勾起來,伸手摸摸她的腦袋。

“回家吧,明天再來找你。”

夏悠悠猝不及防就被人“趕”下車了,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腦袋中那些浪漫畫麵更是繃得支離破碎。

就這?!

車門還冇關上,顧霖霄微微側頭注視著她,眉間多了一些擔憂。

“怎麼了?不舒服?”

“冇,不是……”夏悠悠整個人清醒過來,趕緊搖頭。

一想到她剛在腦補的那些畫麵和情節,她的血液都因為羞恥變得滾燙起來。

天啊,她在期待些什麼?

顧霖霄看著她同手同腳地跑進巷子裡,在轉彎處的地方更是踉蹌了一下,看起來有些急促。

他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嘴唇抿成一條直線。

另一邊。

夏悠悠慌亂逃回家裡,剛進門就跟大哥碰上。

夏爾冬看見她就意外地挑眉,“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明天纔回來,而且你臉怎麼這麼紅?”

剛纔,她好像還是跑著回來的。

“紅,紅嗎?你看錯了,大哥我坐了一路車累了,先回房間休息了。”

夏悠悠覺得自己不是一般的倒黴,剛解決了一個顧霖霄,現在又迎來大哥的追問,隻能繼續逃。

甚至她都冇給大哥回話的機會,隻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

夏爾冬眼眸微微眯起,“奇奇怪怪的。”

“大哥。”

這時,前方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夏爾冬條件反射地轉頭,便看見顧霖霄從遠處走來,神色染著幾分擔憂。

他倒不意外悠悠跟顧霖霄一起回來的,畢竟兩家住的這麼近,可是顧霖霄現在跑他家裡是怎麼回事?

“怎麼來了?”

夏爾冬很清楚,卻還是裝作不知地問了。

“學校接下來放小長假,我和悠悠今天下課比較早就提前回來了,她人呢?”顧霖霄邊說邊往門裡看一眼。

在她走後,他始終是放心不下,打算過來看看。

下一秒,一抹身影就擋住他的視線。

夏爾冬語氣仍就淡淡的,“她說坐了一路車累了,回房間休息了。”

顧霖霄聽說她確實不舒服時,眉心更是擰緊起來,早知道剛纔就讓人開慢一點。

“那……”

“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出去走走吧。”

夏爾冬對這個未來妹夫還冇完全認可,隻不過小妹喜歡,他能做的就是多把把關,看看對方可不可靠。

畢竟,小妹可是被他們寵著長大的,可不能受委屈。

“好。”

顧霖霄冇有拒絕,麵上始終是平淡的。

……

第二天。

太陽高掛在天空上時,夏悠悠才起床,整個人睡得迷迷糊糊的。

在學校那段時間,因為那幾個室友還有老師們,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奇奇怪怪的噩夢!

果然還是家裡能讓她安心。

夏悠悠洗漱一番後來到客廳,正好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我是悠悠的朋友,不過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見了,我想著假期她應該會在家就過來看看。”

那不是趙蓉蓉嘛!

算起來她們也有一兩年冇見了,自從她離開夜校後,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趙蓉蓉他爸是車間主任,忙活了大半輩子還是希望女兒以後能有一個好出路,不用乾流水線這一行,乾脆就給她請了個老師開小灶。

好在趙蓉蓉也是爭氣的,最後考了一個不錯的大學。

“這樣啊,我去看看她起來冇。”夏爾墨瞅著趙蓉蓉也不是壞人就應下來,一轉身就看見站在不遠處的小妹。

“小妹你起來啦。”

夏悠悠向他們這邊走過來,“蓉蓉,好久不見。”

趙蓉蓉一看見夏悠悠,眼眶裡的淚花都在打轉。

她激動地叫喚著,“悠悠我可想你了!”

趙蓉蓉一直覺得自己在學習方麵的天分一般,在備考的那段時間裡,她有無數次想放棄。

最後咬牙堅持下來還是因為她想成為悠悠這樣優秀的人。

夏爾墨看著兩個小姑娘湊在一起說話,他的存在感活生生降為零,也冇自討冇趣,打了個招呼就出門了。

夏悠悠則把帶到自己的房間裡,跟她聊起近況。

“我現在學的是法律專業,我自己覺得還挺適合我的。”趙蓉蓉老老實實地回答。

在這個年代,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夏悠悠肯定地點頭,“不錯,有眼光。”

趙蓉蓉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臉期待地反問,“悠悠你呢。”

“我現在學設計。”

她剛回答,趙蓉蓉就露出崇拜的目光來。

彩虹屁更是瘋狂發出,“你也太厲害了,我聽說學設計的都要腦子聰明的,這樣靈感纔會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