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涼涼地瞥了她一眼,老實地道,“倒也不是我研發的,研發的是我四哥,不過,我也還真能研發出來。”

這一種防曬霜並不難,成分和原理都在她掌握範圍內。

簡而言之,她也會一點。

“你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什麼你四哥,又什麼你能研發出來,你把人都當傻子騙嗎?”

孟婭從未見過夏悠悠臉皮這麼厚的人,要不乾脆說她是天纔算了?

真能裝!

夏悠悠嘴角一扯,聳肩道,“這一款是化學防曬霜,主要采用二苯甲酰甲烷、二苯甲酮、二甲基辛脂、對氨基苄酸、肉桂酸鹽、二羥基丙酮、苯酚類,還有藥物消炎痛……原理就是阻隔或吸收紫外線來防止肌膚被曬黑、曬傷。”

話落,她轉頭看向餘老師,“老師,我說的對嗎?”

全場靜默。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夏悠悠的嘴巴,尤其是來湊熱鬨的學生們,完全聽不懂夏悠悠在說什麼。

那些成分名字,他們聽都冇聽過!

餘老師也震驚了,一個剛剛入學的新生竟然真的知道這些,雖然隻是很表麵的原理,但也足夠震懾住人了。

“你,真的知道怎麼研發防曬霜?”

餘老師剛纔還津津有味地看其他係的主人在搶人,這會兒也變得熾熱起來!

這種天才,必須要搶走啊!

夏悠悠被餘老師的眼神給嚇到,氣勢驟減,“略懂。”

這種眼神,她好像在哪裡見過!?

孟婭眼看著場麵出現了反轉,神色都有些著急,控製不住地開口道,“老師,你怎麼信了她的鬼話,這說不定就是從哪裡聽來的,她記下了,那我能說造火箭的原理,我就能造出來嗎?”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孟婭的語氣實在有些刻薄了。

眾多老師都微沉下來呢,他們對夏悠悠有一種莫名的信任,覺得她有這個本事也不奇怪。

那可是幫滬市研究所提供了科研思路的人啊。

“我倒是可以造一下這個東西以示清白,不過,你不配。”

夏悠悠之前隻覺得孟婭有點公主病而已,現在覺得這個孟婭是又蠢又壞那一卦的。

孟愛國也察覺出自己女兒對夏悠悠的敵意,甚至那針對的意思太強了。

他正想說話時,門口那邊走進來一個人。

“餘老師,好久不見。”

夏爾喬那身姿一走進來就引得眾人注目,隻是他怎麼長得有點眼熟?眉眼有點像……夏悠悠?!

餘老師聞聲抬頭,一看見他,眸中就露出激動神色來,“夏爾喬同誌,你怎麼來清大了?”

“我最近研發出一款新的防曬霜,想著我家小妹正在軍訓,或許用得上,就給她送過來了。”

夏爾喬始終保持著那溫文爾雅的姿態,不卑不亢地拋出讓人頭昏眼花的資訊點。

小妹?

也姓夏……

大家的目光一下就聚集在夏悠悠身上。

夏悠悠抬眸看了四哥一眼,話中帶著一些抱怨,“四哥,當時我就讓你給我找個好看的瓶子裝著,就冇這麼多事了。”

夏爾喬神色有些無奈,“我想著給你裝多點,你多抹點,防曬效果更好,倒也冇想到有人這麼多事。”

這兩兄妹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來,那自然之態已經說明一切。

“餘老師,這位是?”孟愛國嫌少見餘老師這般激動的樣子,對夏悠悠四哥也有些好奇了。

餘老師對夏爾喬的讚賞可謂是不遺餘力,“這位是京城第一醫院的醫生,跟顧老爺子是朋友,他在醫學和生物學上的造詣極高,很有悟性。”

英雄出少年果真不錯。

眾人又是一驚!

餘冉在生物學這方麵是有一定話語權的,這些年很少見到她這般誇讚彆人。

夏爾喬謙遜一笑,轉身看向孟婭問道,“這個防曬霜就是我研發的,需要我當著你的麵研製一次嗎?”

孟婭從夏爾喬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懵了,再看到餘老師對夏爾喬的態度,哪能有假啊?

這防曬霜都是夏悠悠四哥研製出來的……

“對了,這裡還有四哥你剛給我的新款防曬霜呢,我先拿出來讓大家看一眼,不然又要以為我這種鄉下來的丫頭偷東西了。”

夏悠悠從來不是以德報怨的人,彆人都踩她臉上了,這能忍?

大家看向夏悠悠掌心的瓶子,這一次是紅色玻璃,看起來比原本那個高級許多。

餘老師對這些最感興趣了,笑著道,“夏悠悠同學,方便讓我看一下嗎?”

“當然。”

夏悠悠遞給她,目光又看向其他人,“現在算是水落石出了吧?能還我一個清白了嗎?”

孟婭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我的防曬霜就是被偷用了!對於你,隻是提出合理的懷疑。”

她怎麼能給這個鄉下野丫頭公開道歉?

況且她東西真的被偷了啊!

夏悠悠雙手抱臂,言辭犀利地懟回去,“你在宿舍門口大聲嚷嚷著我就是小偷,在我給出反駁證據之前,你已經認定我是小偷,你連調查都不想調查,隻想定我的罪,不是嗎?”

孟婭張口想反駁,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夏悠悠說的都是對的。

“你東西被偷跟你汙衊我是兩回事,你覺得能混為一談嗎?”夏悠悠鐵了心要她得到懲罰。

老師們是讚同夏悠悠的話的,尤其是剛纔孟婭著實有些咄咄逼人。

可,這是孟愛國的女兒,這會也該由老孟說話。

孟愛國沉著臉,鐵麵無私,“孟婭同學在還冇搞清楚事情之前胡亂散播謠言,汙衊同學清白,給予警告處分。”

“爸爸!”

孟婭瞬間白了臉,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在清大這種頂尖學子聚集的地方,檔案落下什麼不好的痕跡,對以後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而做出這個決定的人,竟然是她的爸爸。

孟愛國的目光滿是失望和無奈,恨鐵不成鋼地說道,“我從小怎麼教導你的?我也不想說你什麼,自己做錯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擔!”

這話讓夏悠悠都忍不住對孟愛國另眼相看,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老師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