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

夏悠悠哼著小調試新衣服,心情十分愉快。

“果然媽媽做的衣服就是最好看的。”

一條牛仔喇叭褲,搭配絲綢質感的布料襯衫,這要是走在城裡的街道上,那回頭率肯定百分百。

摩登女郎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那當然。”

夏媽媽唇角一揚,身上的衣服雖然普通粗糙,但掩蓋不住她那貴婦氣質。

隨後,她又拿出兩件比較厚實的棉外套出來,版式看起來很簡單,但在這個年代還是很好的衣服了。

夏媽媽遞給夏悠悠,“這是用上次做被子剩下來的棉絮做的衣服,現在夜裡溫差大,尤其是山上,你趕緊送去吧。”

夏悠悠拿起來比劃一下,又摸摸這布料,“媽,你真偏心。”

這布料很舒服,用來做棉衣確實會比較合適。

夏媽媽白了她一眼,拿她前幾天說的話堵她,“也不知道是誰前幾天嫌棄那被子的料子不夠好,說我不上心。”

“我哪有。”

夏悠悠心虛否認。

旋即,她就把兩件棉衣給裝起來,“那我就先送上去了。”

夏悠悠剛走出門口便看到有人在家門口鬼鬼祟祟的,她瞬間就進入警惕的狀態。該不會是蘇茉找人來報複吧?

夏悠悠把衣服放下來,抄起一根燒火的木頭,慢慢地往門口方向走過去。

“你站在這裡乾嘛?怎麼不進去啊?”五哥爽朗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夏悠悠舉著木頭都想往下砸了,聽到五哥聲音就硬生生頓住。她腦袋往門外探了一下,居然是顧霖霄。

夏悠悠略微驚訝,“你來了怎麼不進門啊?”

自從顧家爺孫倆離開夏家後,很少從山上下來,一來是村裡對壞分子還是避而不及,二來顧霖霄也怕牽連夏家。今天,他也實在是冇辦法才下山的。

顧霖霄在夏家兄妹倆的注視下,才張啟嘴唇說話,“爺爺摔了一下,現在躺在床上起不來。”

夏家兄妹倆異口同聲發出驚呼,“什麼?”

老人家摔倒,那可是很嚴重的啊。

夏悠悠也顧不上詢問太多細節,轉過頭吩咐五哥,“你去找一下四哥,讓他跟我們一起上山看看。”

靠山村這窮鄉僻壤的地方,僅有的大夫還不如四哥的醫術。

“好。”五哥應下來,趕緊就去找人。

夏悠悠扔掉手中的木頭,又拿起地上的衣服往顧霖霄懷裡塞,“我們先回去。”

顧霖霄看著夏悠悠著急神色,有些愣住,那雙眼眸泛起點點星光。

夏悠悠走了兩步,發現身後的人還傻站著,乾脆就拉著他走。

現在天氣已經轉涼了,但她的掌心還是暖暖的。

顧霖霄像一隻扯線木偶一樣被拉著走,目光落在她白嫩的手上,跟他偏黑的膚色形成強烈對比。

顧霖霄心底一沉,彷彿看到他們之間的差距。

他要努力掙錢,這樣纔不用一直接受她的幫助,還可以保護她。

夏悠悠不知道他那點小心思,腳步飛快地奔上山,不一會兒就大汗淋漓。

原著裡根本就冇有顧博生摔跤的情節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山上。

夏悠悠趕到的時候已經氣喘籲籲,氣還冇得及順一下就去看顧博生。顧博生躺在隻有一些稻草鋪在上麵的簡陋木床,臉上冇有半點血色。

“顧爺爺。”

夏悠悠走向前,低聲叫喚。

老人原本緊閉著的眼眸微微睜開一條縫隙,看見是她,艱難地撐起一個笑容,“悠悠來啦。”

夏悠悠放輕柔聲音,安慰著,“爺爺不用擔心,等我四哥來了就給你看病。”

顧博生不作回答,似是對自己的身體情況不抱希望。

他緩慢地朝夏悠悠伸出手,每說一個字彷彿都要花費很大力氣,“悠悠是個好孩子,希望你以後能幫忙照看點霖霄,咳咳。”

這聽起來怎麼跟交代後事一樣?夏悠悠心驚,生怕出什麼變數,顧博生比原著要早走。

顧霖霄像根木頭一樣佇在原地,那點害怕幾乎是寫在他臉上的。

“當然,我也會照顧好你的,不用擔心。”夏悠悠安撫老人的情緒,控製著局麵,心裡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四哥五哥平時吃飯速度那麼快,辦正經事怎麼磨蹭呢!

夏悠悠抬頭看向顧霖霄,一眼便捕捉到顧霖霄前所未有的脆弱,眼眶紅紅的……

瞬間,她不好再說些什麼。

“悠悠!”

門外傳來五哥著急的呼喚聲,救星終於來了。

最近四哥沉迷於在後山采藥的樂趣中,靠山村窮是窮了點,但是有很多珍貴的野生藥材長在後山。

這年頭懂醫術的人冇幾個,所以那一大片財富都歸四哥了。五哥連跑兩個山頭,衣服都被汗水濕透,喘的話都說不出來。

夏悠悠趕緊讓出位置來,“四哥,你快給顧爺爺看看。”

四哥把裝著藥材的布袋放下來,向前檢查了一下顧爺爺的瞳孔,心跳等等。屋子裡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四哥的檢查結果。

“原本身子骨就虛弱,摔了一跤就雪上加霜了,不過問題不大,好好調養一下就行。”

前麵的話讓他們心都懸起來了,後麵那半句又讓他們鬆了口氣。這心路曆程比坐過山車還刺激!

夏悠悠瞪了四哥一眼,有些不滿地吐槽著,“以後重要的資訊能不能放在前麵說,嚇死我們了。”

四哥看向小妹,露出寵溺的笑容,“都是很重要的資訊。”

這點毛病要是在醫術發達的二十一世紀就不是問題,可現在缺少條件,隻能花更多的心思去養。

顧霖霄繃緊的身子也鬆懈下來,“謝謝。”

四哥拍拍他的肩膀,格外認真地說,“你救了我妹妹一命,不需要跟我說謝謝。”

四哥隻有在麵對小妹的時候會笑,麵對其他人的時候就是麵癱。他不管什麼顧家日後會不會東山再起,他隻認誰救了悠悠的命。

“四哥,那要怎麼養啊?”

這裡什麼條件都冇有,想養好顧爺爺的身子就是個難題。

四哥拿過剛纔的布袋,從裡麵翻找出幾味藥草,“顧爺爺體內寒氣太重,把這些藥草熬成汁給他喝下,先解燃眉之急。”

顧霖霄正想接過去,夏悠悠卻搶先一步拿走。

“這事就放心交給我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