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務處。

清大的老師們在軍訓期間也忙前忙後了好一陣子,明天終於就是最後一天了,學生們上課進入正軌。

他們正高興著,終於輪到他們的主場了。

“最近滬市研究所那邊的水下載人火箭又有新的進展了,感覺越來越能看到希望。”負責大學物理的一位老師頗為感慨地說道。

說起這事,其他老師都激動起來。

為首的就是金融係的係主任,孟愛國。

他推動著有些下滑的眼鏡,眉眼間多了幾分驕傲,“對啊,聽說這都是多虧了之前去滬市研究所學習的一位同學提出了新的觀點,而這位同學,現在正在我們清大上學。”

“對對對,好像是叫夏悠悠?設計係的?”

老師們對這件事多少都有些耳聞。

聽到設計係時,一個個臉上都出現了些許異樣,尤其是物理係的,那叫一個可惜。

設計係的係主任挑眉,看起來頗為得意,“唉,我聽說夏悠悠同學對設計比較感興趣,物理隻是她的強項。”

老師們:“……”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

“我們清大又不是不能修雙學位,囂張什麼。”物理繫係主任冷哼一聲,打定主意要去強忍。

孟愛國也不甘示弱啊,“聽說這夏悠悠同學跟我們係的顧霖霄同學關係很好,應該也會想來金融係吧?”

這把物理繫係主任給氣得吹鬍子瞪眼!

他臉上有些鬆弛的肌肉都顫抖起來,“你們金融係都已經搶走一個理科狀元了,還想再搶走一個?”

要臉嗎?

“老李你這話說的,人才誰會嫌多啊?這不都是為了清大著想嗎?”

孟愛國背靠在椅上,笑眯眯的回答。

幾位老師在爭執之時,教務處門外傳來些許熙熙攘攘的聲音,打破了他們搶人的局麵。

他們都擰緊眉心,臉上有些許不悅。

“這麼晚了誰在教務處外麵大聲喧嘩?”孟愛國沉下臉來,大有要出去教訓人一頓的架勢。

設計繫係主任張橋倒是仁慈一些,“明天就是軍訓最後一天,年輕人激動些也正常。”

“胡鬨!這都跑到教務處來鬨了。”

孟愛國不支援他的說法,覺得必須要嚴厲警告一下這些人。

話音剛落,敲門聲響起。

半掩的門被徹底推開,門口站了好些人,為首的就是孟婭。

孟婭一開門就跟孟愛國視線對上,條件反射地喊了一聲,“爸爸。”

孟愛國怔愣住,那些訓斥的話都堵在喉嚨處,目光又轉向她身後的好些同學,眼底閃過疑惑。

“大晚上的,你們這是在乾嘛?”

“爸……孟主任,我是來找各位老師幫我主持公道的。”孟婭本還想喊爸爸的,對上孟愛國那嚴厲視線時,硬生生改了口。

從小到大,她都很怕爸爸,家裡其他人都很寵她,就爸爸很凶。

但是爸爸還是很愛她的,隻是規矩比較多。

孟愛國更是茫然,身後一眾老師聽到這話也跟著過來,望著烏泱泱的人群,神色都嚴肅起來。

以為出了什麼嚴重的事。

他們身為清大老師,為學生主持公道是必須的,這下也就把人都請進了辦公室了。

當然,隻有夏悠悠那一個宿舍的人,其他人都在外麵侯著,畢竟辦公室裡也站不下。

六人站在一群老師麵前,除了夏悠悠,其他人都有些緊張。

孟愛國態度不偏不倚地開口,“怎麼回事?”

孟婭見到爸爸後,心裡更有底氣地開口,“我之前在校外買了一個防曬霜,用了不到一個星期就用完了,這兩天我特地留意防曬霜用完時候都表麵模樣,果然發現每次都有被盜用的痕跡。”

“一瓶防曬霜事小,但是清大的學生做出這樣的偷雞摸狗之時,我覺得是學校的恥辱,必須要嚴查清楚。”

最後,孟婭的話還格外正義。

老師們聽聞這事也紛紛皺眉,讚同孟婭最後說的那句話,清大學子,怎能有做出偷雞摸狗之事的人?

“你有懷疑的人選?可有證據?”孟愛國沉著語氣問。

孟婭眼底閃過一絲喜意,抬起下巴,指向夏悠悠,“我懷疑是夏悠悠偷用了我的防曬霜,她跟我一個宿舍的,很方便盜用,而且我還在她桌麵上的一個瓶子裡找到了一模一樣的防曬霜。”

說罷,她還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瓶子來。

夏悠悠眸光微閃,心底躍出一陣怒氣,“你亂碰我東西?”

“這是證據!我不拿走,誰知道你會不會藏起來?”

孟婭那叫一個理直氣壯,並把自己買的防曬霜和夏悠悠那個一起遞給她爸,讓他鑒彆一下是不是一樣的。

事實上,味道一致。

老師們聽到“夏悠悠”這個名字時,看過去的一道道目光都變得熾熱起來,彷彿在看著一個香餑餑。

這,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張橋那是百分之一百維護自己係的學生的,出麵對不遠處的生物繫係主任喊了一聲,“餘老師,你幫忙鑒彆一下。”

“好。”

坐在角落裡的餘老師聞言起身,將兩個瓶子都放到鼻底下聞了一下,眸光亮了一些。

這配方……有點意思。

張橋見她聞入神了,嘴角抽搐一下,低聲叫喊,“餘老師。”

餘老師這纔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剛纔有點失態,“咳咳……這兩種防曬霜的成分基本一致。”

不敢說百分百,那也有百分之九十了。

“夏悠悠,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孟婭得到答案就第一時間向夏悠悠發難,恨不得把她踩死在地上那樣。

一道道微妙的目光都落在夏悠悠身上,實在是她那個瓶子上麵什麼字都冇有,而且比孟婭那個要大一些,原本應該就不是專門裝防曬霜的。

孟婭花錢買的那個,包裝還算精緻,上麵也有成分說明,看起來顯然更像正版。

夏悠悠頂著一道道目光,脊背仍舊挺得直直的,“那是我的防曬霜。”

“嗬,你還犟嘴?那你倒是說說你這防曬霜從哪來的,味道為什麼會跟我的一樣?”孟婭覺得她就是在死鴨子嘴硬,最後還不忘諷刺一句,“你可彆說這是你自己研發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