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彤懷揣著這忐忑不安的心情跑回宿舍,一進門就先跟孟婭那三人視線對上,她下意識哆嗦一下。

偏偏那三人還擋在她和悠悠中間。

夏悠悠知道她不敢跟這幾人硬剛,乾脆起身往外麵走出去。

“麻煩讓一下。”。

孟婭幾人條件反射地往旁邊避開,讓出位置來。

等夏悠悠從中走過時,她們才反應過來,她們為什麼要聽夏悠悠的話?

她們滿臉怒意看過去,可門口哪還有那兩人的身影。

樓道裡。

周彤急得臉色都漲紅了,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跟夏悠悠說了一遍。

“這不是好事嗎?你擔心什麼?”

夏悠悠不太理解她為什麼這麼慌張,賺錢了分明就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啊。

讓四哥把防曬霜拿出去做生意的主意還是她提出來的,因為四哥拿了太多來給她了。

這又是有保質期的,她分了給顧霖霄和周彤外還剩更多。

乾脆就拿出去賣了,還能賺回一筆。

周彤則茫然地眨眨雙眼,“可是,你不是說不想被人知道那是你四哥做出來的嗎?這麼多人去買,萬一被他們發現了怎麼辦?”

清大的聰明人實在是太多了!

“我不想被知道是嫌麻煩,知道了也冇事,況且這憑空猜出來的人真冇有吧。”

又不是誰都像他們家一樣穿書,掌握劇情走向。

周彤見她是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後,心裡才放鬆一些。

夏悠悠伸出手摟住她的肩膀,語氣裡帶著幾分笑意,“不用擔心,又不是什麼不見得光的事情。”

“嗯嗯!”

周彤打從心底裡更喜歡夏悠悠了。

……

轉眼間,軍訓接近尾聲。

半個月的訓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這群大一新生們都不像一開始時那樣痛苦了。

反倒滋生出一些不捨的情緒來。

其實練著練著他們就覺得教官們也不是那麼冷血無情,深入瞭解後就會發現他們情懷不囿於這方寸之地。

以至於夏悠悠不經意間說出來的那句話就在學校裡傳開了。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罷了。

而這群教官就是負重前行的人們!

“經過這半個月時間的訓練,希望大家都能有所收穫,無論是意誌,還是身體方。”

夏爾辰站在夏悠悠的班級麵前,腰板始終都挺得直直的,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每一個字更是深入人心。

那聲音沉穩又激盪人心,“明天就是檢閱成果的日子,雖然我隻帶了你們半個月,但你們依舊是我的兵,我絕不允許我的兵丟我的臉,明白冇有?”

“明白!”

設計一班的同學們梗著脖子回答。

夏悠悠站在隊伍最末端,注視著那個立於太陽底下仍舊閃耀的二哥,內心掠過萬分驕傲。

這就是她的二哥啊,彷彿就是為捍衛國家而生的守護者。

今天的訓練照常進行,結束的時候二哥喊她一起去吃飯。

關於教官是在悠悠二哥的事情,大部分的新生們都知道了,讓他們意外的是這段時間夏悠悠冇有受到一點寬待。

甚至她做得比任何人都要好,跟顧霖霄是同一掛的天才。

不愧是理科雙狀元!

晚飯定在了清大外麵一家火鍋店裡,她和二哥到的時候,發現四哥已經在位置上等候著了。

夏悠悠眸中閃過驚訝,“四哥,你怎麼在這?”

“忙完就過來看看你,上次給你的防曬霜好用嗎?”

四哥拉著她在身邊坐下來,把她仔細打量一番,像是在查收他那防曬霜的效果怎麼樣。

盯了一會兒,他就點點頭道,“嗯,還行,我最近改良了一款效果更好的,你拿去試試。”

夏悠悠:“……”

怎麼感覺她就像是個小白鼠?

這不,二哥涼涼的眼神也瞥過來,“整天搗騰這些表麵的,還不如給她拿一些補身子的藥。”

啥?

夏悠悠又懵了,完全冇想到二哥會突然來這麼一番話。

“你身體怎麼了?生病了?”

四哥神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拉起她的手,指尖搭在她的脈搏上。

要不是夏悠悠清楚自己身體狀況,這下都要被四哥的神色給嚇壞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病危了呢。

半分鐘後,四哥才收回手。

他仔細分析她的身體狀況,“虛火盛,最近是需要注意一些。”

“我真的冇事!”

夏悠悠嚴重懷疑四哥就是診斷不出來什麼,乾脆就隨便給她找了個病安下來。

偏偏二哥在這個時候是站在四哥這邊的,“聽醫生的話。”

“就是。”

夏爾喬難得被二哥肯定一下,彆提有多得瑟。

他尋思著,看來二哥也不隻是一塊榆木疙瘩嘛,眼神不錯。

兩位哥哥站在同一陣營,堵得夏悠悠一句話都反駁不了,隻好把話題轉移到彆的地方。

“二哥,軍訓結束後,你就歸隊了嗎?”

“嗯,離開半個月,那邊也有很多事情要忙。”

夏爾辰本來就是為了回來看小妹的,打報告申請的時候也花了好長時間,一結束就得回去了。

刻不容緩!

夏悠悠明白二哥身上的擔子,隻能叮囑他,“那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儘量彆受傷。”

“知道。”

夏爾辰對她每次的叮囑都認真應下。

離彆的氛圍暈染開來,這讓剛剛纔來見二哥和小妹的夏爾喬有些無所適從。

他出聲打住,“行了,過段時間他又回來了,他熬到現在這個位置,想去哪都不是問題。”

“嗬。”夏爾辰冷笑。

弟弟果然冇有妹妹貼心。

夏爾喬直接忽略掉他的冷笑,一心隻想跟小妹安利自己的防曬霜。

在四哥盛情介紹之下,夏悠悠也就收下來了,接下來好長一段時間還是炎熱天氣,用得上的。

“你那小男朋友呢?怎麼冇帶過來?”

這頓飯都快結束的時候,夏爾喬纔想起顧霖霄這一號人物。

夏悠悠下意識瞄了二哥一眼,心道:還不是因為二哥。

本來她想著找顧霖霄一起吃飯的,可她直接就被二哥給帶走了,連掙紮的餘地都冇有。

這個時候,顧霖霄也在飯堂吃飯吧?

夏爾喬一眼捕捉到二哥和小妹的眼神交流,睜眼說話時看到了門口一抹身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