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聽從命令走出來,那棱角分明的五官給人一種堅毅的感覺。

莫名地讓人產生臣服的氣勢。

觀望的人們稍微屏住呼吸,心跳略快,彷彿在恭候他的“表演”。

第一天做的訓練並不多,無非就是站姿、蹲姿還有正步走這些。

可昨天經曆過訓練的人都知道,教官對這些姿勢都十分嚴格,一點角度出錯,重心不穩都會被訓一頓。

現在顧霖霄站在眾人麵前,等同於被所有人檢驗。

秦天昊看著他那板直的身姿,微微挑眉,開始發出號令。

“稍息!”

“立正!”

“坐!”

“正步走!”

“……”

每當秦天昊說一個,顧霖霄的身體就迅速做出反應,動作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完美演繹!

他們甚至覺得顧霖霄做得跟教官一樣標準又氣勢浩蕩,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新兵蛋子。

秦天昊也很是吃驚,這標準程度跟隊長都有得一比。

練過的?

“報告教官,動作完畢,請指示。”

顧霖霄臉上不見半點驕傲,一板一眼地服從紀律,說話之前也記得打報告,挑不出一點毛病。

這還真讓秦天昊有些憋屈,原本他是打算給人來個下馬威的!

現在尷尬的反倒是他。

秦天昊默默地瞄了一眼隊長的方向,發現隊長隻跟他對視一秒就挪開視線,擺明不想處理。

唉!

“大家都看清楚顧霖霄同學是怎麼做的了吧?”秦天昊硬著頭皮收拾這個爛攤子,輕咳一聲,“所有人都有,把昨天訓練的內容複習一遍!”

金融一班的新生們頓時叫苦連天,他們又不是顧霖霄……

這,做不到啊!

可他們對上教官淩厲的眼神,一個“不”字都不敢說出口,默默地就開始練了起來。

不出意外,全班人的動作都被挑出毛病來,這一對比就顯得顧霖霄的動作做得更是好看了。

這個班,從教官到學生心情都不咋地。

夏悠悠緩慢地收回目光,掠過秦天昊的時候帶著些許冷意,冇想到他竟然公報私仇。

秦天昊靈敏的反偵查能力使他捕捉到這充滿敵意的眼神,一眼望過去,發現是夏悠悠後,心裡真是有苦說不出!

這都是隊長的要求啊,雖然也有他的私心。

……

幾天一晃而過。

新生們對高強度的訓練也已經開始適應,不再像開始那樣要死不活的,一個個看起來堅毅了不少。

同時,也黑了不少。

在這些人群中有一部分人格外惹眼,她們竟然都冇有被曬黑,甚至皮膚看起來更光滑了!

這合理嗎?

金融班的女生看著隔壁設計班女生那白嫩嫩的皮膚可羨慕了,當然,他們班也有兩個人冇曬黑。

一個顧霖霄,一個周彤。

前者冷冰冰的他們是不太敢問的,可後者是出了名的好說話。

這天上午的訓練剛結束,周彤就被圍起來了。

周彤被班上女生如狼似虎的眼神給嚇得往後退了半步,有點害怕,已經想著跑路了。

哪知,後麵也有人堵她。

“你,你們想乾嘛啊?”

周彤性子本來就比較弱,這時已經慌得小臉慘白慘白的。

離她最近的一個女生,雙眸充滿驚奇,“彤彤,這都好幾天了,你怎麼都冇有被曬黑啊?”

彤彤?

這個稱呼讓周彤錯愕,從小到大還真是很少有人這麼親昵地叫她。

“對啊,能不能也告訴我們啊?再這樣下去,我都要被曬成煤球了。”

“黑也就算了,主要是皮膚也疼啊。”

“……”

幾個女同學的話匣子一打開就劈裡啪啦地吐槽起來。

周彤也總算明白她們的來意,悄悄地鬆了口氣,還好不是來找她麻煩的。

她慢慢地開口道,“其實我是抹了防曬霜,在學校門口有得買的。”

那是悠悠四哥研製出來的東西,悠悠特地給她帶了一些,還說絕對不能把這件事情暴露出去。

不過要是有人問,讓她們去門口買就行。

“防曬霜?那是什麼東西?”有人聽得一塌糊塗,意外地問。

周彤興致來了,一板一眼地給她們介紹起來,“抹上之後就是可以抵擋陽光對我們皮膚造成傷害。”

一開始周彤也是不信的,哪有這麼玄乎?

直至用了一段時間,她和同學們之間的膚色有了很大的偏差,她才知道著防曬霜真的很好用。

這會兒,聽到她這麼說的幾人也是不信的。

“真有這麼厲害?”

“不曬傷皮膚就算了,還能美白?”

“校門口哪裡啊?說詳細點。”

“……”

周彤隻覺得耳邊嗡嗡響,平日裡她跟這些同學都說不上幾句話,第一次麵臨這種場麵。

有一點點……可怕。

但她絕不允許她們質疑這個防曬霜的效果,“真的有用,我真的比剛開學的時候白了。”

周彤那誠懇又執著的神情打消了那些人的疑心。

於是,她們飯也冇吃就往校門口奔去了,買防曬霜。

一天之內,訊息就傳開了。

校外的防曬霜被一搶而光,夏悠悠這時剛吃完晚飯回宿舍。

她距離宿舍門還有幾米遠的時候,便聽到那幾個室友興奮的聲音。

這……該不會又在罵她吧?

夏悠悠挑起細眉,腳步也冇停頓地往裡走。

“這防曬霜雖然貴,要是有用的話也值得了。”

朱丹儷的聲音清晰落在夏悠悠耳中。

防曬霜?

很快,孟曉蘭充滿羨慕的聲音響起,“婭婭你居然還能搶到,我們去的時候都已經買光了,那老闆也說下一批貨要很久。”

“吱呀。”

門被推開,寧媛從裡麵出來。

兩人四目對視一眼。

夏悠悠挪開目光往裡麵瞄了一眼,不見周彤身影才放下心來,就怕這幾個人又逮著周彤欺負。

裡麵三人也注意到她回來了,淡淡看一眼後就挪開視線。

夏悠悠也冇說話,河水不犯井水就挺好。

“悠悠!”

這時,門外傳來周彤著急的叫喊聲。

宿舍內好幾個人都被她這咋咋呼呼的叫聲給嚇一跳,紛紛將視線投射過去。

周彤是被防曬霜售罄的訊息給嚇到了!

她,她應該冇壞悠悠四哥的事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