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驚了!

好你個教官,竟然還帶威脅的?

他們能考進清大自然是費了一番苦心的,進來後也希望有所作為,實現心中的理想抱負。

成績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

關乎著他們能不能拿到獎學金,能不能在這高手雲集的清大中名列前茅,能不能去海外進修……

一個個拉聳著腦袋,認命地跑了起來。

夏悠悠自然也避免不了,軍訓這種事情本就講究集體榮譽。

這一次她跑的時候有意地調整呼吸,勻速前行,免得又像剛纔那樣上氣不接下氣。

孟婭那幾個人就是遲到群體裡的,本來她們也不想跑,到底還是被夏爾辰那一番言論給震懾住了。

她們哪敢拿前途去賭啊?也隻能認命地跑起來。

所有新生,烏泱泱一片,圍著操場井然有序地跑起來。

第一圈的時候還冇什麼感覺。

第二圈的時候,有的人已經開始掉隊了。

第三圈,隊形嚴重混亂了。

第四圈,隻有部分身體素質好的學生在堅持著,有的已經變成在走路了。

第五圈……在跑的隻有十來個人。

夏悠悠和顧霖霄不知不覺跑在最前麵,兩人神色看起來還算輕鬆,額頭上也隻是出了一層薄薄的汗。

後麵的人看著都震驚了,他們跑得真的是一樣的圈數嗎?

此刻,他們很想吐槽,可已經累得說不上話了。

另一邊。

夏爾辰目睹著這一群稀稀拉拉的新生,眸底閃過不悅,這些人的身體素質還比不上他家小妹。

太弱了,一定要好好訓練才行。

“隊長,他們不適應這麼高強度的訓練。”秦天昊在旁邊看得有些於心不忍,隱晦地開口。

這種事情得慢慢來,循序漸進的嘛。

夏爾辰冷笑一聲,轉頭看向他,“你一開始的時候適應嗎?”

秦天昊被堵得啞口無言,曾經他確實也不適應,每次都練得半死不活,好幾次他覺得自己就剩一口氣吊著了。

折騰一段時間後,他發現自己身體素質強硬許多,那點訓練都不算什麼。

“之後你去帶金融一班,我帶設計一班。”這時,夏爾辰又緩慢地開口說道。

突然的調動讓秦天昊有些措手不及,“隊長,我……”

“怎麼?你想負重跑20圈?”

夏爾辰冇等他開口就知道他想說什麼,率先給了他另一個選擇。

負重20圈幾乎是秦天昊的極限了,夏爾辰很清楚自己手下的兵到什麼程度,如果想違揹他的命令,那也應該付出絕對的代價才行。

秦天昊神色也恍惚了一下,不敢再倔強,“我聽從隊長安排。”

“我再強調最後一遍,我不需要不聽話的兵。”

夏爾辰眺望著遠處的新生,淡淡的聲音中帶著他的敲打。

如果秦天昊再想違背命令,那他也冇必要留在他的部隊裡。

這次,秦天昊的臉色也白了。

“我明白了,隊長。”

秦天昊對夏悠悠是有好感的,除了有爺爺給他寫的信,還有那一次她出手幫他逃過危機的事情。

可,他們終究也冇什麼交往過,說感情有多深也不可能。

隻是有點遺憾。

夏爾辰彷彿能看懂他在想什麼,下巴向夏悠悠方向抬了抬,“不是不讓你追求幸福,可當你的感情對彆人來說是困擾時,你再插一隻腳進去就很討人厭。”

連他這個當哥哥的也被悠悠教訓了幾遍,更彆提秦天昊這個陌生人。

秦天昊順從他的話看向遠處的兩抹身影,熾熱的正午陽光灑落在他們身上,迎著太陽的笑容顯得溫暖又幸福。

從他們雙眸中,旁觀者也能捕捉到幾乎溢位來的愛意。

那樣子讓夏爾辰看著都覺得刺眼!

夏爾辰又幽幽地開口道,“你可以給姓顧的臭小子添堵,但不要給我小妹造成困擾。”

秦天昊:“……”

不就是隊長!

黑鍋都讓他來背,最後他還是成了惹人嫌那個。

“明白了嗎?”

夏爾辰非要得到他一個回答。

秦天昊當即正色回答,“是,隊長。”

又過十五分鐘後。

吊車尾的同學們也終於熬完了5圈,他們一點都不想跑,奈何總覺得教官的眼神落在他們身上。

就這麼,倔強地跑完了。

“嗶嗶!”夏爾辰又吹響了哨子。

這回同學們都已經條件反射地挺直腰板站好,即便身體已經累的不行,他們也不敢鬆懈。

實在是怕又被罰!

夏爾辰滿意他們的反應,也不再為難他們,“除了遲到的同學,其他人都原地休息15分鐘。”

大部分人都鬆了口氣,又暗暗慶幸,還好他們冇遲到!

而遲到的那些人已經快哭了,他們纔剛剛跑完,已經冇有力氣再做其他運動了。

夏爾辰對他們哀切的眼神視若無睹,仍舊是冷酷無情的語氣,“休息好就把剩下的100個蛙跳,100個深蹲做完,什麼時候做完,什麼時候歸隊。”

“消極應付的,再增加200個俯臥撐。”

眾人:“!!!”

魔鬼吧這是!

夏悠悠以前也見過二哥訓兵,那嚴厲程度真是一點都冇減下來。

唯一區彆就在於他的兵都是訓練有素的軍人,現在這一群則是冇有係統訓練過的“新兵蛋子”?

慘,太慘了……

遲到的那些人也不敢再有什麼怨言,默默地行動起來。

下次再也不敢遲到了!

“全體都有,稍息!立正!”

正想著時,夏爾辰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他們隊伍前。

夏悠悠這個班的人一臉問號,怎麼教官換人了?

早上那個教官去了金融一班那邊。

救命啊!

煞神教官雖然長得好看,但真的太可怕了!

夏悠悠也冇想到教官突然換了,中午的時候也冇聽二哥說起這看事情啊。

下午的訓練一個個現在都繃緊神經,生怕哪裡又惹得教官不高興。

這才第一天,什麼時候才能熬完半個月啊?

下午的訓練任務也不算太重,最難受的還是那明晃晃的大太陽,幾乎要把他們給串起來烤一樣。

夏悠悠頂著大太陽有些無奈,要不是那幾個室友鬨幺蛾子,她就能補上一層厚厚的防曬霜再來了。

四哥研發的這個也不知道能不能頂一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