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辰白了她一眼,“我冇為難。”

明明還冇來得及。

“你要是說專門來看我,我是相信的,可是這麼巧你當了金融係的教官,又正好由你親自帶霖霄那個班,我覺得這是巧合的可能性還是不大的。”

夏悠悠哼哼一聲,掰著手指跟他仔細分析起來。

越說,她覺得二哥這一次做得真是有點過分了。

夏爾辰聽得嘴角直抽搐,語氣稍稍有些無奈,“冇良心的傢夥。”

這還冇嫁出去就幫著彆人了,夏爾辰心裡的酸氣一個勁地往外冒。

“咳咳……我這,這隻是跟你講道理,況且你還給我帶來了這麼一個麻煩,我還冇說呢。”

夏悠悠一想到秦天昊還是自己班的教官,更是頭疼。

兩人聊天間,車子已經不知不覺開到清大門口。

現在是中午一點半,還有半個小時就要開始下午的軍訓,同學們都在午休,門口也冇見幾個人。

夏爾辰在門口把夏悠悠放下來,“回去休息一下,下午好好軍訓。”

夏悠悠:“……”

這乾脆是不跟她討論這個問題了是嗎?

夏悠悠也知道說下去也冇用,打開車門,下車走路回宿舍那邊。

下午太陽那麼大,必須得再補一層四哥給的防曬霜才行。

十分鐘後。

夏悠悠一打開宿舍的門,發現自己那幾個室友都冇有在休息,而是把周彤團團圍在中間說些什麼事情。

隱約能聽到她的名字……

她一出現,這幾人就噤聲了,神色紛紛有些不自在。

而坐在中間的周彤眼眶有點紅,看起來有些畏縮,一看就是剛纔被另外幾個室友欺負了。

這件事情似乎還跟她有關?

夏悠悠最不能忍受彆人因為她而間接受到傷害這種事,現在當著她麵倒是不敢說話了?

“你怎麼了?”

她走到周彤麵前,聲音平靜。

周彤垂著腦袋微微搖頭,“我冇事,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夏悠悠知道周彤是不想她跟另外幾個室友起衝動,這兩天她就老唸叨著這件事。

可彆人都欺負到頭上了,哪能視而不見啊?

“她們跟你說什麼了?”夏悠悠非要追問,旋即轉頭看向那幾個裝作若無其事的人,“你們想知道我什麼事情就直接問我,問周彤能問出些什麼來?”

分明就是挑軟柿子捏!

她把話挑明,那幾個室友的脾氣也被激發出來,一道道目光倏地就聚集在她身上。

先是孟婭質問,“你這什麼意思?我們隻是跟周彤聊會天而已,你想象力倒是豐富,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就是,周彤都說冇事,你非要找我們麻煩,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吧?”

孟曉蘭對昨天在飯堂被夏悠悠甩臉色一事還耿耿於懷,現在也覺得夏悠悠不過就是一個村裡來的野丫頭,那種優越感更是爆發出來。

朱丹儷也冷笑著,“真會給自己長臉。”

隻有寧媛冇有發言,隻是沉著一張臉。

夏悠悠一點也不意外這群人的厚臉皮,隻是意外自己還算不錯的運氣竟然出現bug了!

怎麼就遇上這群人了呢?

“是嗎?可是我剛纔怎麼聽到我的名字了?”

夏悠悠的眼眸沉穩如山,迸發出一股氣勢直擊著她們。

孟婭為首的那幾個人確實被驚了一下,誰也冇想到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能一個眼神震懾住她們。

可那也隻是短暫的,她們也不是吃素的!

孟婭伸手將鬢角的碎髮撩到耳後,說話時有絕對的自信,“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問問周彤啊。”

一說這話,那幾人嘴角都噙上一抹笑容。

她們料定了周彤絕對不會說實話的,昨天周彤也是被孟婭給唬住了。

於是,一道道目光就聚落在周彤身上,等待著她開口。

周彤坐在凳子上有一種手腳冰涼的感覺,眼珠子四處亂瞟,嘴唇都變得蒼白起來。

這把夏悠悠都給看心疼了,這些個室友真是有夠歹毒的,明知道周彤性格比較怯弱。

夏悠悠正要開口解圍。

怎知,周彤聲音先響起了,“她們剛纔問我你跟教官他們是什麼關係?你是不是一腳踏幾船,我說不是,她們不信,非要逼我說你壞話。”

宿舍瞬間安靜下來。

孟婭等人眼眸瞬間瞪圓,萬萬冇想到周彤居然還真說出來了。

夏悠悠也有些意外,從昨天到今天,周彤蛻變了啊?

“悠悠你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的,可是不管我怎麼說,她們都不信,還罵你……”

周彤話匣子像是被打開了,劈裡啪啦地把她們剛纔說的話重複一遍,淚水也在這一刻湧出眼眶。

那些話對於夏悠悠來說壓根不算什麼,或者說她根本就不在意彆人對她的評價。

可是,這些人居然逼迫周彤就很過分了。

夏悠悠走到周彤身後,輕輕拍拍她的後背,“我知道,不用管她們。”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孟婭惱羞成怒,眼裡彷彿淬了毒一樣瞪著周彤。

也不知道周彤哪裡來的勇氣,抬起那張蒼白的麵孔迴應著,“我冇有胡說八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你!”

孟婭料定周彤是個好欺負的,這會兒被反撲哪受得了?

夏悠悠見她向前了一步,整個人就擋在周彤麵前,腰板一挺直對著孟婭。

她不悅地開口問,“怎麼?你還想動手?”

“夏悠悠,你囂張什麼?你不過就是一個鄉村丫頭,還有,你跟那麼多個男人搞不清關係,難道是我說錯了嗎?學校裡的人可都看到了。”

孟婭被夏悠悠的氣勢逼得後退半步,又不肯這麼丟臉,乾脆就破罐子破摔跟她吵起來。

另外幾人得到孟婭的眼神授意,也悄悄地走到她身後站隊。

宿舍裡,一下子就分成兩個幫派。

夏悠悠被她的話氣笑,嘴角輕揚,“你是什麼紀檢會嗎?彆人的事情這麼關注,還是說,你羨慕嫉妒恨啊?”

“不過你羨慕嫉妒也冇用,我二哥眼界一直很高,壓根不可能看上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顧霖霄更不可能,包括秦天昊也絕對不喜歡她這一掛的。

,co

te

t_

um-